下拉阅读上一章

出任务?

  十几天后。

  一大早醒来,爷爷果然又守在一边,段爷爷还是愿穿着中山装。爷爷是二战的老兵,不过好像当兵的时间也不久。段府阳原是一个店商,后来被迫入伍,随着部队打了半年多,新中国便成立了。仗虽然只打了半年,但也算是个老兵了。

  段府阳小商啊,你醒了。我让护士给你换纱布。

  爷爷刚想起身,护士就拿着药具进来了。

  段府阳这,护士来的可巧。

  护士熟练地给段民商拆下纱布,爷爷在一边就悄悄探问。

  段府阳:“护士,我这孙子什么时候能出院啊?”

  护士:“过阵子就好了。”

  听着这话,爷爷松了口气。

  段府阳:“无碍是福,是福。“

  段民商躺在床上,看着爷爷,许久,护士已经换好了纱布。

  护士:“段爷爷,医生让我通知您,等会儿去楼下的检查室。“

  段府阳:“咳咳,我知道了,知道了。“

  段府阳干咳几声。

  段民商:“爷爷,您生病了吗?“

  段府阳:”哪来的事儿,你看爷爷,爷爷身体这么硬朗,怎么会生病呢?爷爷可是老兵啊。爷爷可是老兵呀!打过日本鬼子的!“

  这是段府阳从段民商小时候起就一直对他说的话。

  段民商:”爷爷……“

  段府阳:“小商啊,爷爷去给你买早餐,你在这等着啊,爷爷一会儿就回来。”

  爷爷离开没多久,病房里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

  那是段民商的父亲,那个蓄满了满脸胡子的高个,他是段府阳的次子段岩,段岩当时穿着破旧洗到翻白的工装就冲进了病房,病房里只有段民商一个人。

  段民商起初惊喜,而随后两名便衣男子的进入便又让他失望。

  段民商:“爸……”

  段岩:“民商……这,你这……”

  段岩扶起段民商。

  段岩:“疼吗?”

  段岩的泪水在眶里打转。

  段民商:”不疼。“

  段民商看着父亲,露出一分乖巧。

  段岩:“苦了你了,孩子。”

  段岩轻拍了一下他的后背。段民商打量着守在门口的另两个人。

   段民商:“爸……您……”

  段岩:“啊,对,孩子,爸爸是跟警察同志求了好久,才能来看看你的,爸爸再多等几年就出来了,出来……照顾你们爷俩。”

  段岩回头看看那俩人,笑笑。

  段岩:“警察同志,咱不急,不急啊。”

  护士急急跑来的时候,明显被这屋里的大汉吓到。

  护士:“段民商!段爷爷出事儿了!”

  段岩:“爸!!”

  段岩听到后下意识的要冲出房门。

  警察:“段岩!”

  便衣男子们慌了,唯恐他逃脱。

  段民商:“爸!你别慌!快!快让警察同志带你去!警察叔叔对不起,我爸并无恶意,警察同……”

  段民商吓得从床上下来。

  警察:“别说了,段岩。给你的时间够多了,跟我们回去吧。”

  段岩:“警察同志,对不住,我太冲动了,对不起啊,对不起……”

  段岩被两人控制住。

  段岩:“孩子,轮到你好好照看爷爷了,一定要照顾好你们自己啊。”

  段民商和护士赶到时,爷爷被送入了急救室,医生说后天性心脏疾病。

  果然啊,那个早晨醒来,段民商就一直感觉异样。

  窗外的叶落了第五片,爷爷才睁开眼,他是真的得好好看一下这个世界了,他是真的很老了。

  段府阳:“小商……”

  段府阳颤颤的伸出手。

  段民商:“爷爷。”

  段民商一把握住,力度与温度仿佛他此时的情绪一般上升。

  段府阳:“小商啊,爷爷拜托你一件事。”

  段民商:“爷爷……您说。”

   段府阳:“爷爷在年轻的时候做生意,结识了一位官老爷,爷爷对他有恩,可惜这位老朋友不幸出了事儿,临走前把件东西托付给了我,让我好生替他保管,将来交与国家。”

  段民商:“交给国家?这是件宫里的宝物?”

  段府阳点了点头。

  段府阳:“我多次想交还给他的后代,想把这功德留与他们,但无奈,我非但没有办法找出他的子孙,如今连东西也被偷走,我现在又这幅样子。”

  段民商:“那爷爷的意思是……”

  段府阳:“你替爷爷找到这宝物,直接交给国家,越快越好。”

  段民商:“爷爷,这是件什么宝物?”

  段府阳是一方八徵耄念之宝和田青玉玺。

  段民商:“玉玺?!”

  段民商:“是……是乾隆的个……玉玺?“

  段府阳:”嗯。“

  段府阳探视了一下四周。

  段府阳:”不过,还有一件事,我手上的这一方,其实才是真正的玉玺。“

  段民商:”真正的?难道说……“

  段府阳:”没错!清朝灭亡后,内务府造办处一些下岗的凿玉师傅专门干私刻公章约营生。“

  段府阳:”有位技艺超高的丁师傅,仿刻了一方八徵耄念之宝和田青玉玺,我年轻的时候,那位老朋友就是把这仿制品交给了我。“

  段府阳:”后来在一起意外中,我手上的仿品错换成了真品。“

  段民商:”什么意外?“

  段府阳:”可有一件事很重要,我在仿品匣子下暗格中放了一个纸条,这纸条上的内容关系到咱们段家的利益,非常重要。“

  段民商:”爷爷……”

  段府阳:“所以我也拜托你了,除了找回真品外,还要把仿品拿回来。仿品一旦被大官发现,必是要毁了的,这纸条也……”

  段府阳:“现在仿品不知流入哪地,真品也被窃走。”

  段府阳:“对了,爷爷跟你说,我那位老朋友的名字叫徐详安。当时是河北一个小县城的大官,我记得他好像有一子一女。最后一次见到他们,第二个才刚出生呢,后来突然意外,他不知怎么就死了。”

  段府阳:“你爸还有几年时间才能出来照顾你,我这把老骨头也有够久了,不能好好活着照顾我的重子重孙们,为了我们段家,你可一定要把仿玉玺拿回来呀!”

  段民商:“爷爷,您放心,我知道了。”

出任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