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女军人?

  当北京胡同里的人民都在欢呼北京申奥成功的时候,段民商坐在网吧里,查着“八徽耄念之宝”的资料。

  网页上申奥成功的消息铺天盖地地飞来,所幸找到了背景资料,网页上指明,玉玺流于民间。

   2005年的时候某地官员得手后又意外失踪,至今下落不明,详看这场意外,其实是官员出国前后遭遇窃贼,网页上详细点明了“八徽耄念之宝”和田青玉玺的做工制程,但未有出现提及赝品之事。

  段民商又查了下河北20世纪中期的大官,发现仅是徐姓就有几百个,一一排除后,剩下的最可能的就是这二十几个了。

  其中沧州、保定占多,虽然还有较少的几个分布在其他地区,但是,凭直觉,段民商就确定是沧州或保定,爷爷年轻的时候去过保定,但沧州可真的确是段民商意识里的确认。

  明天就动身去沧州。

  段民商关了机,回到街上,加入申奥成功的狂欢。

  第二天。

  段民商坐上了通往沧州的火车,行李只有一个包。

  他找定位子后,车上还有许多站着没座的人,推推搡搡,他拿出本书,开始阅读起来。

  栗利:“不好意思,借过一下。”

  突然听到一个女声,一个女人挤开了一直站在段民商旁边蹭着的人,直往段民商位子里扑,然后旁若无人地把自己的包卸下抱在怀里。

  见状,段民商要怒不得怒,这位还没同意呢,于是他稍有故意地说道。

  段民商:“不好意思,姑娘,你……”

  栗利:“快把你的包收到里面来。”

   那姑娘却悄小声地靠近了他。

  他才注意到自己的背包一直朝着人群,于是赶紧收回来,仔细检查。

  栗利:“丢了什么没有?“

  段民商:“钱……”

  段民商脸都青了,幽幽地转过来。

  栗利:“多少钱?”

  段民商:“……整个钱包。”

  栗利:“……”

  两个人面面相觑,姑娘斜眼撇了一下过道,那小偷早就不见了。

  段民商低下头,为什么又是小偷,小偷已经把他害这么惨了,那姑娘拍了拍他的肩。

  栗利:“没事儿,算了。”

  段民商抬头,看着她。

  段民商:“谢谢你,虽然钱还是没了,不过谢谢你肯提醒我。”

  段民商挠挠头。

  段民商:“你好,我叫段民商。”

   栗利:“栗利,我姓栗,板栗的栗。”

  段民商:“真的?板栗我挺爱吃的。”

  栗利:“我也喜欢。”

  栗利终于笑了一次。

  栗利:“你去沧州?“

  段民商:“嗯。”

  栗利:“北京人?”

  段民商:“嗯。”

  栗利:“那,你是去玩儿?”

  段民商:“不,我去找人。”

  栗利:“找什么人?”

  段民商:“老朋友。”

  栗利:“噢噢。”

  栗利点了几下头,扭头看着窗外。

  段民商:“你呢?”

  栗利:“我?”

  栗利转过来,指了指自己。

  栗利:“我吗?”

  段民商:“你不是北京人。”

  栗利:“嗯。”

  栗利:“我是沧州的。”

  她挺直了身板,很直,严肃的模样。

  栗利:“到北京工作。”

  段民商:“那你是干什么的?”

  栗利:“我曾经是一名军人。”

  段民商:“曾经?”

  段民商:“是,出了什么事么?”

  火车开动了。

  栗利:“打了一架,开除了。”

  段民商未泛波澜,他拉上背包拉链。

  段民商:“相信你是正确的。”

  栗利看着他的眼睛。

  栗利:“谢谢。”

  她离开北京,就要回到沧州,回到家乡,其余的事,她什么也不知道。

  到了沧州,下了火车,接近下午了。

  栗利:“你要去找你朋友了?”

  栗利一副很酷的表情,但并不是有意,而是她的性格。

  段民商:“是,但是……说实话,我不知道他在哪。”

  栗利:“你第一次来沧州?”

  栗利:“你没叫你朋友来接你吗?”

  段民商:“事实上,他并不知道我来找他。”

  栗利:“你……”

  栗利无奈。

  栗利:“沧州这么大,你怎么找,你又没钱了,你晚上怎么办?”

  段民商:“还没想好。”

  两个人傻傻地站在原地。

  段民商:“我可以住旅馆,但是……”

  段民商有些难为情。

  段民商:“栗利,你能借给我些钱吗?”

  栗利仔细盘算了下。

  栗利:“不行,我不能把钱借你,但你今晚可以先住我家。”

  段民商:“真的吗?”

  段民商:“谢谢你了!”

  段民商高兴的不得了。

  栗利:“嗯,走吧。”

  栗利觉得自己捡了个流浪可怜人。

女军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