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子,偕老

江北鱼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世

  宜言执手

  楔子

  “老夫问你,你既已在尘世沉浮几世,可知何为爱?”

  镜中人白衣飘飘,向老者拱手作揖,笑着摇头“愚徒不知。”

  “你还剩下一世时间,”老者拂袖,白须含愠,那一人高的铜镜坠入人间。

  “最后一世了吗?”镜中仙闭上双眼,心中释然许多。

  (一)

  是日,院中,女孩扎着两个发髻,俏皮的分了一方灿烂。她蹦跳着走进书房,嘴中喃喃有词。方才在后园中偷听见父亲读的两句诗,甚是喜欢,本以为会念念不忘,奈何口中语断,残句噎在心头,小脸憋得红彤彤的。

  镜中仙暗暗摇头,有几世自己是被这样的小孩子失手打碎的?他失声苦笑几声。

  “执子之手......唔......宜言饮酒?”女孩抿唇,至少很是押韵。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清音徐来,女孩寻声看见了他,拤腰吼道:“你这镜子好不奇怪,镜中只见你一人,别物无映,还会吟诗。”

  镜中仙笑而不语。女孩问他姓名,他摇了摇头,上一次有姓名的时候是几世之前吧,记不得了。

  “你可不许告诉我爹爹,他要是知道了,又要罚我,让我不许听诗词赋乐。这样,你既然无映他物,我以后就叫你无映吧!”

  “无映吗?”镜中仙不知该喜该悲,突然有了名字,有些不知所措。

  “怎么?不乐意了?本公主给你赐姓名是你的福气。”女孩蛮横的抬头望着无映。

  “小仙不敢,”无映蹲下身,恰与安言同高,细细打量起这个女孩。

  安言轻哼一声,也饶了无映,“本公主再给你一个机会,念一遍那句诗。”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无映念了一遍。

  “与子偕老,嗯,我还是感觉宜言饮酒顺口些。”

  “都依你。”

  这一年,镜前,安言八岁,镜后,无映少年模样。

  (二)

  是日,樱花烂漫,自有一番情趣。安言小心把铜镜移出阴寒的书房。

  “无映,好看吗?”女孩追逐着漫飞的落花,在花香中深一脚浅一脚奔跑,绕了一圈,回到铜镜旁,额上冒出细细汗珠。

  “女孩子家应当内敛,如此失态,小心嫁不出去。”无映笑嗔。

  “哦,”她垫脚从树上折下一支开的正欢的樱花,别在镜框上,端详许久,笑嘻嘻道“好看极了,我才不怕呢!不是还有你吗?”

  无映也笑了,略含苦涩,低声道,“镜中小仙,又能给你什么呢?”

  女孩突然收敛笑意,端坐在镜前,故作苍老声音,“无映,你可知我欲为何物?”

  无映嗤笑,弯下腰,吐出的气息朦胧了镜面,“为何物?”

  “镜,同你一样。”安言淡淡道。

  无映摇摇头,只当做是童言无忌,右手在镜上比划一番,“你长高了一些。”

  这一年,镜前,安言十岁,镜中,无映少年模样。

  (三)

  是日,女孩神神秘秘的步入书房。

  “无映,镜中有何物?”她问。

  “孤身一人”

  “好无聊,我给你念书吧!”安言拿出藏在背后的书,摊在桌上。无映无奈的笑笑,盘腿在镜中坐下。

  “是日,郑人......”

  “无映,这是何字?”

  “无映,这句是何句读?”

  “无映......”安言被自己弄得面红耳赤,“无映,要不你读给我听吧?”

  安言站在镜子前,一页页帮无映翻书,眸中却只有镜中那人仙气飘飘,眉眼神韵。“执子之手......”安言听到这句,连忙合上书,抢着说“我知道,我知道,下一句是宜言饮酒!”

  “笨,还是没学会!”无映佯装生气,右手向安言伸去,想摸摸那张顽皮的脸,无奈手指只落在了镜面上。

  安言冲无映吐舌。无映收回手,叹口气,“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这一年,镜前,安言十四岁,镜中,无映少年模样。

  (四)

  是日。一身嫁衣,十里红妆,女孩站在镜子前哭花了妆容。

  “无映,你可知我明日嫁人?”

  “然,白家与安家世代交好。”

  “无映,你可知我年华易老,你依旧少年?”

  “然,镜中仙当是如此。”

  “无映,你可知我已只倾心于你?”

  “然,安言亦是我心上人。”

  女孩突然晕厥,朦胧中感到怀抱有了几分暖意,紧紧地,却越发缥缈。蓦然抬首,只见无映步出镜框,冲她宠溺一笑,残影淡在碎镜上。

  曾经,安言傻傻的问过无映,“既然镜中落魄,何不出来一览人间烟火?”无映无奈的叩击镜子“镜,阴阳一体,破平衡,则镜亡。”

  阴阳一体,镜破则人亡,无映,你是不是觉得你离开,我就会释然?在你眼中,我安言是这样麻木之人?“无映,你混蛋!”安言握住一块碎镜,嫁衣染的越发红艳。

  这一年,镜前,安言十六岁,镜后,人亡。

  (五)

  “老夫再问你,何为爱?”老者召回镜中仙的残魄,问道。

  无映似笑似哭,看不出表情,依旧恭敬地作揖,道:“如果有这样一个机会,让你用千年寿命换来一刻,拥她入怀,你也会毫不犹豫伸出双手。你想幸福的拥有她,但你更希望她能够幸福,而小仙今世只是一个镜中仙。”

  “我想权倾朝野居万万人之上,那时,领文武百官去安家下聘礼,她嫁我否?

  我想富贾京城居万万金之中,那时,用百抬大轿去安家迎娶她,她嫁我否?

  可惜,只是镜中亡灵人。”

  老者抚须,眉目中满是笑意“你又怎知你的离开不是一个新的开始?”

  (六)

  安言呆呆的坐在花轿中,丧魂一般。任丫鬟在外面啰嗦。

  “小姐,我生那么大还是第一次听说铜镜会碎,也是长了奴婢的见识。”

  “小姐,前面就是白府了,莫让三公子看见你以泪浸妆。”

  安言不知道父亲是如何安排的,亦不知白府何时多出了个三公子,她也无力去想,自己到头来终归只是两家交好的工具。

  夜深了,一轮残月空留余晖,像碎镜般铺在嫁衣上。三公子站在安言面前,像是能透过盖头看见花容。良久,他轻声唤了声安言,安言心中一顿。

  “执子之手,”他故意久久的停顿。

  安言终于辨出了什么,笑了,却没压抑住两行清泪,“与子偕老。”

  “丫头,终于对了一次。”面前的少年放肆笑了,有些哽咽。

  

第一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