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缘起

  众天人依次走出精舍,这时摩罗王子叫住了方真:“这位天人,方才向菩萨一问,觉得很有超凡脱俗之思想,敢问是哪界的天人?”

  方真看到前来问她的男子长得魁梧英俊、气宇轩昂,一双剑眉挺拔有力,散发出一股凌然正气,一身浅蓝色的绸缎衣裙显得贵气又文质彬彬,方真心想这一定是位地位高贵的天人。

  “我是色界天的司珍元君,名讳方真,您是?”

  “我是欲界天的摩罗,帝释天王的长子。”

  “哦,原来是须弥山帝释天宫的太子。”果然不出方真所料,帝释天宫统管欲界六道,位于须弥山之巅,摩罗是帝释天宫太子,也就是日后欲界之王,六道之主。

  “司珍元君此番下到欲界设的弥陀精舍,既然初次相识,可否让摩罗略尽地主之谊,前往帝释天宫品一下这须弥山之茶。”摩罗向方真作揖道。

  深居简出的方真一向不到他人家里作客,但这次她不仅没有拒绝摩罗的邀请,反而心里感到一种感名的兴奋而紧张,但她努力保持着矜持说:“既然太子邀请,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俩人离开弥陀精舍,走过几条白色龙饰雕琢的长廊,便来到了帝释天宫,所见之处都是水晶般晶莹的城墙,看起来坚固无比,高耸的城墙塔尖在这晶莹的光芒承托之下显得格外的高贵而清冷,越过银色的大宫门进去,是万尺见方的前庭院,庭院里间隔排列着郁郁葱葱的大树,四周的花草整齐有序地开放着,走过荫凉又清香的庭院,尽头的中央又有一道宫门,左侧有两道小宫门,右侧有小两道宫门,宫门里是什么景象,却望不到头。

  “正殿是天王议事的地方,正殿后面则是天王的住处,左右及后面的侧殿是天王的子女及妃子的住处。”说着,摩罗王子领着方真从右侧宫门走了进去。

  “到了,这是迎阳殿,我住的地方,请到前面亭子坐下吧。”

  “这迎阳殿还挺大,只有你一个人住吗?”方真环顾了一下四周,这迎阳殿没有刚才前天宫前庭院那么多的大树,但长着许多小灌木,花草的品种也更多样些,院子里的亭子虽也是水晶建造,但挂上了青色的纱帐,多了一份暖意。

  “在这帝释天宫,年龄满万年的子女就可以单独住一座宫殿,我母妃生有我和弟弟,我弟弟只有五千岁,现和我母妃一起住,我就一个人住,另外还有侍从和婢女,住在大殿靠后的几处房子。”说话间,婢女已经将茶水倒好。

  “司珍元君,请尝尝这茶。”

  “好。”方真把茶杯端近,轻轻闻了一下,这茶的香气是她前所未闻的,淡雅持久,沁入心扉,最可贵的是它仿佛可以安抚情绪,让人瞬间平静,只沉醉在这令人流连忘返的气味当中,她饮下了两口,“这是什么茶?我从未喝过,香气如此特别,入口顺滑。”

  “这是须弥山上的忧寻花茶,经过九蒸九晒后制成,才得以散发出这样的香气。”摩罗王子拿起茶杯对方真说。

  “原来制作这茶还如此费功夫,感谢太子让我有幸品尝到。”方真对摩罗的这番盛情感到一丝按耐不住的窃喜。

  “司珍元君客气了,我也只是以茶会友而已,我们能在弥陀精舍一同学习,也是缘分。”摩罗王子微笑说完,又喝了一口茶。

  “太子这里不仅是茶香,感觉这空气也很清新。”方真往亭子外望着,她的内心似乎并不希望今天的交流仅止喝茶,还渴望更多,方真对自己的心理行为感觉到有点尴尬和羞涩,但又抑制不住这点小冲动。

  “我这里种了不少花草,司珍元君若是感兴趣,我们可以在这花园里走走。”此时的摩罗正愁不知如何制造话题好与方真共度多一些时光,她的一句话引导了他。

  “嗯,色界天也有许多花草,可是我都没有好好欣赏过,却倒来这须弥山赏花了。”方真笑着站了起来。

  “司珍元君说笑了,我这须弥山的花草哪能与色界天的花草相比。”说着摩罗王子也紧紧跟着走出了亭子。

  “这花好与不好,都是由看花人的心情决定的。”方真低头嗅了嗅身旁的花。

  “司珍元君所言极是,这花有好的种花人来养,有好的赏花人来看,自然才会开得更艳更香。”摩罗王子附和道。

      “方才司珍元君说,色界天也有诸多花草,却没有好好欣赏,不知是何缘故?”

  “我平时的多数时间都花在了色界天的宝物上了。”

  “宝物?”

  “没错,我在色界天,专管各类珍宝物件,所以色界天王给了我这个阶品,司珍元君。”

  “既然你我已是朋友,可以叫我方真”

  “是,方真姑娘。”直接叫了她的名字,摩罗有点不好意思地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和方真静静地待在一起的感觉十分美妙,虽然双方并没有过多深入的交流,但心里却感觉很亲近很安心,今日一别后不知再以什么理由才能再见面。

  “呃......方真姑娘,十日后,弥勒菩萨会再来精舍讲法开示,不知你是否还会再来?”

  “嗯,应该会来的,这须弥山也是个不错的地方,兴许听完法会,还能来你这讨杯好茶。”方真说完,有点惊讶自己的主动,只好笑了笑以缓内心的尴尬。

  “方真姑娘说笑了,姑娘能来赏脸,已是我的荣幸。”

  说话间,两人已经不知不觉把这花园绕了一圈了,又走到了亭子前。

  “太子,谢谢你的茶,还有带我赏了花,那......那我也该回去了。”方真抬头看了一眼摩罗,正好迎上了他那灼热的目光,心里顿感小鹿乱撞,不知所措,而此时的摩罗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控,赶紧回过神来。

  “呃......那我送你到宫门外吧。”

  “好。”

  从亭子到大宫门,两里长的路,两人默默地走着,走得很慢,两人不时用余光偷偷观察着对方,却又没有说一句话。

  “到了。”方真转过身来说道,但不敢抬头看他的眼睛。

  “嗯,那我们十日后再见。”说完摩罗看着方真腾云而去,方真回到了色界天的住处芳华苑。

  “元君,你回来了。”司珍坊天女碧霞看到方真回来,马上走到门口。

  “嗯,碧霞,有什么事么?”

  “今天你不在,天王派人送来了一件宝物,叫寒冰塔,据说是无色界天王的赠品,我已经将它收在司珍坊里了。”

  “好的。”

  “那碧霞就先回住处了。”

  “嗯。”

  次日,方真照常来到了司珍坊。

  “元君,你来了,昨天放下的寒冰塔,还没有上锁宝印,呐,给你。”

  “这寒冰塔有什么作用?天王需要放在司珍坊来保管。”方真双手举着寒冰塔问道并仔细观察了一下这寒冰塔,塔座完全可以由一只手托起,塔身晶莹剔透,共有七层,像冰块一样冰冷。

  “碧霞也不是很清楚,天王派来的人也没有详细说。”

  “也罢,改日我见到天王,再问他便是。”说完,方真拿着寒冰塔走进了储宝间,里面保管着各种色界天里重要的宝物,根据大小分存在一排排的不同大小的褐色格子里,每个格子都被上了锁宝印,身为司珍坊的掌管人,所有格子的锁宝印,都只有方真能打开。方真打开了其中一个空格子,将寒冰塔放了进去,并用自己的法力上了锁宝印。

  方真走出储宝间,在司珍坊的正厅圆桌坐下,碧霞递上来一杯茶,“元君,请用茶。”

  方真闻了闻茶的气味,想起了昨日在摩罗王子宫殿里喝的忧寻花茶。

  “碧霞,我们色界天可有忧寻花茶?”方真喝了一口茶后问道。

  “元君,这茶我没有听说过,改日去给你打听一下,如果有的话,我再给元君寻来,元君,这忧寻花茶有何特别之处?”

  “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香,喝着也舒服。”

  “元君,莫不是昨日在须弥山喝过这茶?”

  “你怎么知道?”

  “嘻嘻,元君昨天去了须弥山,今天又问道,我也是猜的。”

  “人小鬼大。”方真瞥了一眼碧霞笑道。

  碧霞退下后,方真端着茶杯,心中不禁升起了一丝思念的惆怅,突然间很想去这色界天宫花园看看,于是套上了薄霞衣,走出了司珍坊,腾云落下了花园。

第二章 缘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