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阶下囚

  阿修罗王召来三相将军,对他说:“三相将军,本王此次召见你,主要是因为,本王新上任,对于军事管理这些事以后还得多请教你,过去你一直跟随先王出生入死,忠心耿耿,无论是先王还是新王,我们都是最终的目的都是为了百姓着想,希望将军你能明白。”

  “大王,三相不仅是先王的将军,也是大王的将军,更是阿修罗的将军,所以不管大王有任何吩咐,三相都会服从。”

  “本王很欣慰你能这么想,本王虽然是帝释天王亲自册立的,但是毕竟先王还在天道,为保先王的性命安全和守护好我们阿修罗百姓的安全,万事都要未雨绸缪,所以我想要亲自管理阿修罗的军队,把他们培养成强大的精兵,当然了,日后我最得力的助手就是你三相大将军了。”

  “既然大王有如此雄心,三相自然会全力相助。”

  “好,那为了日后便于管理军队,请将军将兵符先交予我吧。”

  三相将军听后,一时愕然,迟疑了片刻。

  “将军刚才不是说会全力相助么,怎么了?”

  “呃......臣只是一时想起,兵符如此重要之物是不随时携带的,臣将它放在府中安全隐蔽的地方。”

  “那好,你这就去取回来给本王。”

  “是”

  三相将军快步走出阿修罗王的行宫,飞奔到常胜王的宫殿,“殿下,殿下”。

  “将军,什么事慌慌张张的?”

  “大王命臣将兵符交予他,因为兵符不在身上,我回去取之前,先来这里告知殿下,该如何是好?”

  “果然是新官上任三把火,用要用兵权来牵制我,没有了兵符,我们想再攻打天道就难上加难了......可是既然你已经答应了交出兵符,我们也不能抗旨不尊,况且以我们现在的兵力,就算有兵权在手,也不是天兵的对手,你暂且将兵符交给他,硬仗打不了,我们就打

  软仗,对付天道,我一定会想出我的办法。”

  大战告捷的帝释天王来到波旬魔王的行宫,波旬魔王正在庭院里喝着酒,见到他走过来,并未起身迎接,帝释天王直接坐在长廊的凳子上,望着院子说:“不要以为我对你是无限容忍的,我当年对你的愧疚,已经被你一点一点地消磨殆尽,六道之争,天道混乱,对你也没什么好处。”

  波旬魔王只顾继续喝着自己的酒,帝释天王转头撇了一眼他,“想必你也知道了,阿修罗王竟天已经被压在象王山下了,对于你,你再有什么作为,你的遭遇不会比他好。”

  “他只不过是向我借了一点兵器而已,用来做什么,我懒得过问,在这须弥山,我什么事都懒得管,治理天道这种大业,也就你帝释天王做得来。”

  “若你真是什么都懒得管,那就懒到底,从今日起,你若是与阿修罗为伍,那就是与我帝释为敌!休怪我不念旧情!”帝释天王说完拂袖而去。

  帝释天王继续飞往了象王山,这象王山是由无数座大小山组成的山群,专门用于关押天道所俘虏的囚犯,由天将神象王所管,外围山群自然形成一个围墙屏障,整个山群仅有一个入口,由天兵把守,此山戾气极重,天人罕至,阿修罗王竟天就被囚禁在其中一座大山下,山重亿万余吨,四面无孔而入,仅山顶一孔以进阳光和食物,帝释天王站在这座大山顶上,停留了片刻,低头对着那顶上的孔说:“竟天,明明知道不自量力,还肆意妄为,在阿修罗不好好当你的大王,却偏要来这山洞里受罪。”

  被困里面的阿修罗王竟天,听到帝释天王的声音后,立即躁狂不安起来,用力捶着洞壁愤怒地咆哮道:“帝释天!我就算战斗到死!我也不会放弃与你斗与天斗!”

  “竟天,你现在已经不再是阿修罗的大王,新任的王是你的儿子常有,只要你一天困在这里,六道才能享一天的太平,以后陪伴你的就是这座大山了,你好自为之吧。”说完帝释天王就离开了。

  竟天听后咬牙切齿地用力捶着洞壁,一顿发泄后,竟天已经没有力气再挣扎,呆呆地坐在阴暗冰冷的山洞里,眼里迸发着愤怒的光芒。

  帝释天王回到天宫,去了摩罗太子的迎阳殿,看到他正在院子里舞剑,关切地问道:“摩罗,伤还未全愈,为何不好好休息?”

  “哦,参见父王,儿臣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现在只是慢慢活动活动筋骨,不使力的,不碍事......来,父王,请坐。”

  “嗯,你有分寸就好,身体要紧,如果有什么不适,就再让天医给你看看。”

  “儿臣会注意的。”

  “方才刚从象王山回来。”

  “父王是去看竟天了?”

  “对,他还是那样桀骜不驯,这大山还压不住他的戾气。”

  “父王,是不是打算就这样一直把他困在山下?”

  “只要他一天不归顺天道,就一直就在那里待着。”

  “虽然父王让常有王子当了新的阿修罗王,但是他们的父王还被关押在这里,时间久了,不知会不会有什么异动。”

  “把竟天困在这里,正是我们天道的筹码,阿修罗新王一向崇尚和平,他不会轻举妄动,倒是他的兄弟,以往和他的父亲是一样的叛逆,要多提防他。”

  “父王说的是常胜王?”

  “对。”

  “他现在只不过是一个王爷,没有太多实权,估计不会对天道造成太大威胁。”

  “不可轻敌,听说他一直都与阿修罗的将军来往密切,这个将军是跟随竟天多年的人,想必也是忠心耿耿的,又是军权在握,很难保证他们会不会做出什么不可预料的事情出来。”

  “父王的担忧也是有道理的。”

  “太子,司珍元君来了。”侍卫五仗过来说道。

  “好,带她过来吧。”

  “摩罗,是谁啊?”帝释天王问道。

  “是儿臣的一个色界天的朋友。”

  “方真,来了?请坐。”摩罗起来邀请她。

  “这是我父王,帝释天王,这是色界天的司珍元君。”摩罗太子给双方介绍道。

  “参见天王。”方真起来作揖恭敬道。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帝释天王笑了笑。

  “哦,儿臣与方真是在弥陀精舍听弥勒菩萨讲法开示时认识的。”

  “原来如此。”

  “太子,这是给你的,这个是我们色界天的甘露丸,可以调理五脏,恢复元气的,你伤后刚愈吃效果是最好的。”方真递过来一瓶药丸。

  “好,谢谢。”摩罗太子开心地接过了药瓶。

  “方真姑娘真是有心了,还特意带药来看望太子。”帝释天王对方真说。

  “摩罗太子是我的朋友,他受伤了,我理应过来探望的,看到他慢慢好起来,我也就放心了。”方真略显不好意思地回答到。

  “那你们好好聊吧,本王还有事,就先走了。”

  “恭送父王。”“恭送天王。”

  “方真姑娘,我没有想到你今天会来看我。”摩罗王子看着方真说。

  “你都伤了那么多天了,我也是过年看看你好些了没有。”

  “我感觉都好得差不多了,今天舞剑都没问题了,实在不好意思,还让担心,劳烦你送药。”

  “你就别与我客气了。”

  “呵,好吧,那你最近都在忙些什么?”

  “我没什么可忙,也就是司珍坊里的一些事,平时也有碧霞帮忙的,倒是你,这一战之后,阿修罗那边还太平吗?”

  “竟天伤了我之后,就被压到象王山下了,父王让他的儿子常有王任了新王,目前还算太平吧。”

  “那就好,六道一日不太平,百姓就一日不得安定,希望这个新任的阿修罗王能够安稳地当下去。”

  “权力使人心膨胀,拥有了它之后才能真正体会使用权力的滋味,现在还不能妄下结论。”

  方真无奈地笑了笑,“你们天道的人,忧心阿修罗的事比忧心自己的事还多。”

  “天道统管六道,阿修罗天生好斗,嫉妒心极强,自然就要多费心一些,像常有王这样品性较为善良的,还真不算多的,估计过去世也是善道里的人。”

第七章 阶下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