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3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

  我叫李清芷,我爹是江南都督,我娘是世家女,典型的大家闺秀。

  我爹特别爱我娘,曾许过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承诺。在这种世家,男人三妻四妾是再正常不过了,像我爹一样只有我娘一个妻子的才是罕见。

  我是早生儿,才生下来的时候身体羸弱,幸好一个云游的僧人救了我,也是很久以后我娘才告诉我的,那个救我的僧人说过,红墙高瓦,非我所倚。

  那时我们都不相信,因为新帝登基,废除了选秀制,而我爹和我娘的感情更是是我相信,我未来的夫婿是可以我自己选择的。

  是啊,谁也没有想到,当时的一句话,竟一语成戳。

  我爹娘疼我,什么都随我,还好我虽然性子活泼,但世家子弟学的礼仪女儿家的女红我都会,这也是入宫后我唯一庆幸的。

  三年,民间盛传宸妃被废,同年月,选秀制恢复。

  那一年的秀女中,我的名字赫赫在列。

  天不遂人愿,我被封为李美人,三日之后入宫。

  入宫前我曾抱着我娘哭得天昏地暗,我知道,那种一生一世一双人对我来说已经是奢望了,我再也不可能拥有爹娘那种爱情,深宫,那个吃人的地方,可能进去了就再也……

  我知道这些,爹娘更了解。

  我进宫那日,大雨倾盆,像我的心情一样,阴冷绝望。

  我生病了,那场病来势汹汹,不过庆幸的是,因为生病,我被撤掉了绿头牌,躲过了刚入宫秀女都要经历的侍寝。

  我的病转好已经是三个月后了,那时,进宫的姐妹多多少少被提了封号,只有我,还是个美人。

  我住的只是偏殿,我的病好了,也就意味着我要去向主殿的楚贵人请安了。

  不,不是楚贵人了,是叁淑媛请安。

  叁淑媛,叁这个字,我没有什么印象,不知道到底有什么好的,不过都是圣意,我也不敢多想。

  从丫鬟口中得知,这是个隆恩正盛的主子,刚入宫的这批秀女中,唯独她,在短短三个月内,从从七品的贵人,升到从三品的淑媛,当真受宠。

  这宫里人,不是没有一辈子,见不到圣上,一辈子,都是初入宫的封号的。

  像我一样,入宫三个月,除了初入宫那天走过这皇城的路,就没有踏出过这雨轩阁一步,或许,宫里除了送饭的小太监,都没有人记得还有我这一号人吧。

  我心里想着,不免有了几分悲凉。

  不过,这样也好,一辈子,无恩无宠,也没有人惦记着杀死我。

  我生得并不美,只能用清秀一词来形容,在宫里,我这样没容貌,没才情,没依仗的小美人,对谁来说,都不是威胁。

  但是我运气一直不好,从圣旨到李府的那一刻起,我就有了这种感觉。

  我去请安的这日,叁淑媛正好在气头上,我也是后来从丫鬟口中才知道的,那日,也是和我同一批入宫的王宝林在御花园偶遇皇上,皇上同她去了她的宫里。

  “贱人,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德行,也敢和我抢陛下。贱人,贱人。”

  我和丫鬟到门外的时候,就听到了瓷器破碎的声音,紧接着是丫鬟劝慰的声音:“主子,你别气坏了身子,那王宝林算个什么东西,不过从六品的小宝林,怎么能和主子你比……入宫不过三个月,已经是淑媛了,……主子你别生气,过不了多久,你有了孩子,谁还敢和你抢陛下。”

  这样大逆不道的话,怎么能说得出来,这是死罪啊。

  我的腿一软,身后的丫鬟叫出声:“美人,你没事吧?”

  我还来不及训斥她一句,门帘被拉来了。

  出来的是一袭紫色衣服的宫女,一等宫女。

  “主子,是雨轩阁的李美人。”

  那个丫鬟朝里面的人说到。wenwen这声音,就是刚才讲话的宫女,竟然是一等宫女。

  我心里又是一凉,这个皇城,怎么会如此。

  “请进来吧。”温温柔柔的声音传出来。

  “美人,美人。”身后的丫鬟知儿喊我。

  我回神,忙跟着进去。

  里面很暖和,真的很暖和,不像外面,现在是冬天,外面寒风瑟瑟的。

  我不敢多看,低着头和丫鬟走过去,行礼请安:“嫔妾见过叁淑媛。”

  “呵,紫云,若我没记错,美人怕是不能自称“嫔妾”吧。”

  依旧是温温柔柔的声音,听得我却一怔。

  我突然抬头望了软榻上的人,她一袭红色罗裙,明明不是特别的美,可她的那双眼睛,太好看了,太动人了。

  当今皇后才能穿的红色。

  她已经受宠如此了吗?

  “大胆,淑媛也是你能直视的吗?”

  “按宫规,李美人还是自行去外面站一个时辰吧。”

  “淑媛,”我喊,还来不及再说什么,身后的一只手拉住了我的衣袖,瑟瑟发抖,我看到了。

  外面渐渐下起了鹅毛大雪,我感觉身体越来越冷,快坚持不住了,我觉得。

  “陛下驾到。”太监的声音响起。

  我晕倒前入目的是那抹红色。

  我昏睡了三天三夜,这场病,我得到了皇后的特赦,不用去请安了,好好养身体。

  不知是好还是坏,我知道,我怕是一辈子会被贴上“生病”的标签,再难见到任何人了。

  这深宫,我就要这样过完一生。

  才醒来的那几天,我一直郁郁寡欢。

  我晕倒的那天,陛下并未看到过我,因为我被叁淑媛身边的那个大宫女拿毛裘给遮住送回了雨轩阁。

  我也是天之骄女,前半生在宫外,在家里,在江南,我也过活得肆意潇洒,无忧无虑。

  这时,我突然想到了那个僧人的话,红墙高瓦,非我所倚。

  我才十五年华。

  很多年后我想,如果重新来过,我还会在庭院里荡秋千吗?

  因为这时的我,青灯古佛相伴,我想,我还是愿意的。

  那时候我在这深宫已经两年了,十七岁了。

  后来我才知道,那时候,宫里盛宠的不再是当年的叁淑媛,如今的叁妃,而是另外一个嫔位的妃子。

  也才知道,那天,已经是叁妃的主殿里的那个美人,就在御花园,同陛下一起看雪景的时候说了一句:“陛下,臣妾有些冷,不如我们回去吧。”

  被送回了宫里后的很多天后,她自杀上吊,陛下才过来见她一面的。

  “荡高点,再荡高点。”我朝下面的知儿说到。

  荡得好高,然后我就看到了身着明黄色龙袍的陛下。

  我明显看到他措愣的表情。

  我赶快下去,很急,但还好,他没有进来。

  第二天,他却来了。

  却是一袭玄色的衣袍。

  再然后,他每日都会来雨轩阁看我,就那样静静的看着我,有时候,我感觉他不是在看我,但那时,他总是唤我“清儿”。

  超乎所有人的预料,那个“生病”了两年的李美人,我,成了陛下的朱砂痣。

  不过几日,我便成了贵妃,怡贵妃。

  速度如此之快,我都不敢相信。

  一年,两年,我依旧那个盛宠的怡贵妃。

  明明一切都很好的,很好的。

  直到那一日,我无意间听到了宫女的讨论,“怡贵妃啊?你们不知道,她和以前的宸妃娘娘几乎一模一样。”

  “是啊是啊,我也远远看到过一次,太像了。”

  “嘘,你们不想活了,陛下下令,不准提有关宸妃娘娘的任何事。”

  “娘娘,你别听他们胡说。”

  知儿安慰我。

  我想笑,却笑不出来。

  我想起来了,那个雷鸣电闪的雨夜,他匆匆赶来,说的是:“我知你怕,就来了。”

  可明明,我没有同他说过,我怕雷明闪电啊!

  还有他说他最喜欢我穿上那套红色的罗裙,可明明,我喜欢的是素雅的罗裙啊。

  还有那些个夜晚,我听到他口中喊着“芷儿”。

  原来是那个字啊,“稚”和“芷”,连音都不差。

  还有叁妃那双灵动的眼睛,薛贵仪那个性子,还有……

  “娘娘,你怎么了?你怎么哭了?”

  我一直在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假装我不知道。

  可我最怕的一天还是来了。

  他说:“是我对不起你,你走吧,天涯海角,你想去哪便去哪。”

  “不,不,我只想留在陛下身边,哪里也不想去。”

  “走吧,走吧。”他拿下她紧握住他衣袖的手,最后说到。

  我知道,那一年,他带回来了一个小女娃,四岁多,眉眼间却像极了他,他给她封号,忆栀。

  我知道,那个“栀”是“稚”,不是“芷”。

  那一年,我来到了了山寺,最能一眼望到皇城的地方。

  我的庭院里有个秋千,我去荡啊荡,可那个人,却再没有出现过。

  

03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