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门牌村落

七鸴鸴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过年了

  谁都没有料到十多年后,那个初中辍学的王小帅成为班里最富有的人。

  年初二同学聚会那天,他开着一辆最新款的路虎,一身豹纹装束,副驾驶席坐着面容姣好的妻子,后座上一对儿女在嬉闹,俨然一副人生赢家的派头。听说他的老婆是一个大学生,虽算不上名牌学校,但论学历,高中没有毕业的王小帅算是高攀了。

  “大家随便吃,随便喝,今晚我买单!”

  有钱的人向来阔气,不禁想起心仪男生王晓磊谈起他老爸。“我老爸从不参加同学会,他觉得聚会无非就是同学间的相互攀比,更重要的原因是他混得实在太差。”按照王晓磊这说法,毕业后混得不尽人意的我的确不该出现在这里,然而相反的是,我表现得异常积极,“兴许有更差的!”我心里暗自思忖着。

  “夏天,你倒是来得早,和你聊个事”。我和王小帅算不上熟悉,上次见面是几个月前他生日,王晓磊拉着几个同学去他店里为他庆生,我们坐在一起谈天论地,老同学见面最惯常无非是吹吹过去的“辉煌”事迹,只不过当时忽略了坐在王小帅大腿上、尚小的女儿小机灵,我想王小帅找我无非就是小机灵的事情,前几日王晓磊提起过。

  “就在你们回去的那天下午,旁边超市老板寻上门,说我家闺女偷东西。当时小机灵就站在一旁,手里拿着几只玩具糖,垂头丧气的样子,我和她妈都不相信,每月虽有控制她的零花钱,但相比同龄人绝对够用,后经盘问,方知她竟学你跑超市偷糖果,安装在角落的摄像头她全然不知。”王小帅并未觉得话题沉重,轻松得就好像聊村里的八卦趣闻。我小时那会,比较热衷偷口香糖,体积小,不易被察觉,随手就顺进口袋,完了,还能大摇大摆走出店。

  “你们是想象不到,几个大人站在监控前面,观摩一个小孩犯事的全过程,然而小机灵那笨手笨脚,几次想拿又不敢那的样子,真让人哭笑不得。当然事后我还是给了她一定的教育。”

  话匣子一打开,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聊起来,话题由几年前的社会打拼,转换成婆媳问题。除此之外,没有到场的同学自然成为大家重点关注的对象,今年最大八卦落到了儿时最要好的玩伴身上,无非就是高考失利后,匆忙嫁人的她,几年后遭遇丈夫出轨,一人拉扯一个孩子的心酸故事,其实这几年并未没有试图联系过她,只是对方总避而不见罢了,人生变幻莫测,说不定在下一个路口,你们就走散了。我记得上一次见到她,还是在村口闲逛之时,她的老公骑着摩托载着她回娘家探亲,手里抱着一个,后座上坐着一个。

  隔壁架起了两桌麻将台,抢不到话筒唱歌的同学早早已经转场,剩下几个在硬撑着喝酒玩筛子的,像我们凡事不擅长的人,躲在一旁刷起手机来,这场看似热闹的聚会,倒像印证了“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内心不免尴尬,这人越大,过年越是没有意思了!分不清到底是时代变了,还是人变了,小时的过年不是这般气氛的……

  儿时过年的愉悦感是从年三十前一天,大人们忙着准备祭祀用品开始的,各家各户宰杀牲畜,待到第二天早晨,唤上街坊邻居成群结队出门祭拜,八九点钟便能听到此起彼伏的鞭炮声,大人是高兴的,总等上几天不用劳作的日子,可以整日泡在麻将馆里,小孩的快乐过之而无不及,有红包收是首要前提。在祭祀的过程中,家长十分忌讳不尊重神灵这件事,然而对于小孩而言,还不具备辨别祭品与食物的能力,堂妹就曾趁人没留意的时候,将祭拜祖宗的酒水全部倒入自己的可乐瓶中,躲在角落喝了起来,等到婶婶马晓凤发现之时,她已是微醺状态。

  当时我倒是没有顾上太多,虔心跪拜在庙堂前许起愿来。

  “我的老祖宗,我最亲爱的老祖宗,我在这里许下三个愿望!明年数学考100分、和夏蓉、夏婷婷友谊天长地久、王晓磊爱我到海枯石烂。”

  在整个祭拜结束之后,小孩子轮流洗澡换上新衣服,我之所以喜欢这个习俗,并不是来自新衣服的诱惑,而是接连两天无须冲凉,老父亲夏富贵与老母亲杨梅梅已准备好了黑色短裙配靴子,对于剪着一头利落短发,身材微胖的我,这身衣服的确显得违和。

  最要命的是,穿上这套衣服,不仅是衣服,连你整个人都属于杨梅梅的,无论你要做什么,你首要考虑是保证不会弄脏衣服,我特不喜欢这种感觉,这表现出来的一举一动的端庄模样,都不符合几岁小姑娘该有的活泼。

  于是我总想着趁着大人们在忙着做年夜饭的空挡溜出去,然后骑上自行车到处溜达,我对自己的车技向来自信,后座乘载的最高记录保证在三个乘客的水准,在那一条两个人碰头都要侧身的羊肠小道上奔驰,小道两旁的狗尾巴草一闪而过,我奋力前行,只是非常不幸的是,当我越过众多乱石之时,坐在最后面的堂妹夏敏顺势被抛下了车,我回头一看,那哭腔叫人毛骨悚然,不出意料,我回家必被一顿毒打。

  年三十的午饭后,村里锣鼓队聚齐开始闹元宵,男女老少的跟着锣鼓队从祠堂闹到村尾,每次要出发前,奶奶顾英就会在我的头上抹上橄榄油,这样我一头又短又黑就显得更加的油亮了,拿不准还可以滑死几只蚂蚁。

  村里锣鼓队并不是谁都可以进,也讲究个选拔,比如在前面开路的一定是人高马大的,打鼓的定要够有力,最好可以顶死野猪的那种,还有配合奏乐的、剩下没有身份的人,统称为“等”,在队伍外围拿着小旗帜,也就为了充个场面,这事我大哥夏文、二哥夏小二最喜欢做。在锣鼓队里我找到了王晓磊,他在队伍的最前面,举着首旗十分抢眼,每年还未等到正式走场,我和夏婷婷、夏蓉早早就守在祠堂。

  在赌桌上水平的高低是衡量你是否能够过个好年的标准,我不擅长赢钱这事,打小就开始的。在那无数个日日夜夜,我就这样把藏在皮箱里的红包钱,一张张送到夏文的手里;夏文在每一个过年都显得神通广大,管是打牌还是麻将,自有他赢钱的一招,完全不顾及旁边边哭边赌的妹妹。有时候输得兜里只剩下几块钱,我便跑到楼上双手合十的做祈祷,“老祖宗,您就让我大显身手吧!”小时候好像深谙有得必有失这句话!每每祈祷之时,便有一个声音久久在耳边回响,那个声音在说,如果你要赢钱的话,你要相应的付出代价,“付出代价?那就让王晓磊被其他女同学抢走。“为了赢那十几块钱,我真是连王晓磊都压进去了,可见诚意之足。

第一章 过年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