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儿时的游戏

  南方的冬天除了霜降的日子,其他时候并没有特别冷,而我们的周末多种情况下都是在收割完的稻田上“挥霍”的。一垄垄的稻田,还有那一堆堆的稻草,我们在上面欢呼雀跃,有时候我们将稻草拿来造房,而在一两点钟的午后,我顺理成章的成了放哨员,夏文和夏小二在用稻草堆好的房里头舒服的睡午觉。

  时至今日我依然弄不明白,为什么我总表现出一副异常积极的样子?如果遇上生气的伙伴们,兴许早就把他俩那不到一米高的稻草房给掀翻。

  两点钟太阳把我小脸蛋儿晒得通红,我试图钻进稻草房,看他俩悠闲地打牌。

  “夏文,外面老热了,为什么不让我也呆在里面。”

  “去去去…一个女孩子家,怎么能和我们大男人混在一块。”

  “红桃四”夏文手里头的牌越来越少,估计快要赢了夏小二。

  “可奶奶说,我们仨以前还一块睡觉呢”我就不服夏文,他既然用了一个“小”来形容我,对于自己却用了一个“大”。

  “你不要再提那件事。”我和夏小二一同看着快要发怒的夏文。

  “大鬼,我赢了”。

  如果要用“胜利”来形容夏文那一张脸,我更情愿用我后来学会的“狰狞”,那是鬼子扫荡后狰狞的笑。

  突然夏文回头看了我一眼“你,夏天,下午我们就要开始烤番薯了,我命你回家挑一些番薯过来。”

  还是用他那强有力的食指戳我的额头,留下了一个弧形的指甲印,我那单纯的小脑袋瓜根本没有判断是非的能力,一听到烤番薯这三个字,咻的一下就奔回家了,完全不是所谓的委屈,而是高兴到家的样子。

  对于“烤番薯”,奶奶永远都持着反对的态度,每天家里用电饭锅煮出来的番薯既然无人为津。所以就用奶奶的话来说的话就是这样“既然你们都不吃番薯,也就不能拿出去浪费。”大人们永远不能理解小孩子那点心思,这根本就不是番薯的问题了,而是体验到烤番薯的乐趣。

  我蹑手蹑脚的跑到奶奶房间的窗外探了探风,当听到那如雷般的打鼾声,便安稳的进到杂货间,挑了一条条身材苗条的番薯仔,这样烤起来熟的快,我放了几条在我的风衣口袋里,完全不顾泥巴给我往后的洗衣造成的困扰,还有几条就拿在手上,又奔回宽阔的稻田上。

  这时候夏蓉.夏婷婷也来了,还有那小不点,还有王小帅等人。大家一起去找些干了的稻草还有一些树枝,开始起火,就在我们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我看见婶婶从老远的田埂的另一边向我们走过来,还没有看见我们就吆呼起来。

  “夏文、夏小二、夏天。”

  除了我用尽全力应了一声“我在这里”之外,压根没有人搭理婶婶。我看见旁边的夏文正在烤着番薯,而夏小二和王小帅正聊得不亦乐乎,直到婶婶手里牵着的牛已经挨着夏文的时候,他俩才反应过来。

  “叫你还不应。”说着还不忘戳了一下夏文的小脑袋瓜。

  “有有有….”每次看到婶婶或是奶奶教训夏文,我总有一种快活感,用现在我常听到的那句“你也有这个时候”形容再贴切不过了。

  “今天下去,我和你叔要去镇上。你给看看牛。”夏文一副不情愿的牵了过来,很臭脸的应了一句“我知道了。”就当我还沉浸在夏文被训的快感中的时候,夏文冲我喊了一声“喂,你负责管好它”,说着指了指旁边的牛。

  “为什么是我?婶又不是叫我看的”我把我的脖子伸地老长,仰视着夏文,又指了指夏小二“为什么不叫夏小二”这时候夏小二把手搭在夏文的肩膀上,应了一句“叫你去你就去,女孩子就是那么多废话。”我用力的把绳子扯了过来,把牛拉到田埂边的一棵大树下,把绳子绑在树干上,看着牛那般可怜的模样“你要怪就怪那该死的夏文,害你下午就只能在这片领域觅食了,不过也不要担心,我会弄一些稻苗给你吃的”我转身回大本营烤番薯,我明明在一个角落里放进去我的番薯,却总是找不到,一定又是可恶的夏文把我的番薯挖走了。

  我望了望天上的太阳,想着应该也有快4点钟了,吃完番薯的夏文、夏小二懒洋洋的躺在自己造好的稻草房里继续打牌,

  就在我们玩得不亦乐乎的时候,夏文又有了一个新的点子,那便是---骑牛。这样伟大的构想,全天下恐怕就夏文能想得出来了,当夏文把这个想法表达出来的时候,我脑海里首先浮现的既然是悟空蹦的一下从水里跳出来的画面,还有《西游记》响起的音乐……

  “白龙马蹄朝西

  驮着唐三藏跟着仨徒弟

  西天取经上大路

  一走就是几万里”。

  是的,就是白龙马了,只不过我们家的牛是黑色的,顶多就算个黑马吧。

  “夏天,你上去骑。”

  夏文当着大家的面指着我,我有一个无可言表的复杂心情,夏文把这样的好事让给了我。

  “可我够不着…”我无可奈何的向大家说出了自己还不够高的心声。

  “没有关系,你可以站在上面”顺着夏文的手指,我看了看上垄的田,“然后从上面跳到牛背上”我又顺着夏文的手指指的方向,看着黑马那拱起的背。大家都聚在一块,夏文在中间,我想大家是羡慕的,可我也是疑惑的“会不会从上面摔下来?”我的眼睛还是直愣愣的看着黑马。

  “不会的,我保证”我转向夏文“只是一头小牛仔”事实的情况果真是这样,黑马是婶婶家大黑刚生出来的,一副让人怜惜的牛仔,那还不懂世界的眼神尤为的动人。王小帅和夏小二托起我的两只手臂,夏文从后面把我屁股一推我就在上垄田边缘,“准备好了吗?”夏文已经将黑马牵到我的面前,“准备好了”我终于可以在万众瞩目下骑上我的黑马。

  “呀…”

  我跳到了黑马的背上,这匹黑马并没有我想象中的规矩,它发了疯的冲了出去,把我重重的摔在稻田上,整个过程持续不到3秒,迎接我的不是那艳羡的眼神,而是一张张合不拢嘴的惊讶表情,我想大家都没有想过是这样的结果,夏蓉把我扶了起来。

  “你不是说你保证的吗?”就当我想向夏文质问的时候,发现他人早已经逃得无影踪了,也是,什么时候夏文可以保证过.

  他们还在那烤番薯,我从头到尾才吃了一根。

  除了在田野上,有时候我们放学后还喜欢和同学相约在竹子林玩游戏。

  “夏文和夏子凤上床吃水果OK。”

  “你真厉害”顾蓉蓉在后面跟了上来。

  “谁让他老是欺负我。”当时我们并不理解那句话的含义,只是简单地讨厌某个人,就在竹子上刻上谁和谁上床吃水果OK,夏子凤是一个非常胖,且喜欢哭的女孩,这样将他俩放在一起在合适不过了,直到多年后,再看自己曾经刻下的字,会觉得很幼稚,为什么吃水果要在床上吃,而且还有刻个“ok “以示句子结尾。

  有时候我们也会玩参加打战游戏,规则很简单,参加游戏的人分为两队,游戏前猜拳确定输赢的一方,赢的一方藏起来,藏的区域在游戏前双方共和决定,输的一方在固定的领域里(可以是一块大石头、或是一棵树···)

  “我觉得,王晓磊、夏小龙太他妈的牛逼了,必须把他们分开来。”开口的是王小帅,他的提议得到了大家的认可,晓磊和中天也没有反驳什么,毕竟有一个人当着大家的面夸奖他们,自然是好事不过。

  大家开始分组了,六对六的战局决定下来之后,剩下一个6岁的妞妞没有人要,每一次的游戏都是这样,起不到作用的人一般都不被人选择,还担心她碍手碍脚。

  “我们要了。”同组的蓉蓉一个劲的瞪我,眼神尽是‘她会把我们暴露出来的。

  运气很好,一开始就是我们赢,我的拿手好戏就是呆着破旧的茅屋里等待猎物的出现,蓉蓉喜欢藏在大树上居高临下,所有的敌人尽在她的掌控之中,而最让我吃惊的是妞妞,她一头把自己塞进大排水管里头,因为身体足够小,完全还有移动的空间。

  老奸计滑的王小帅用他的指甲轻触大石块的边沿,这样就可以造成在远处的对方无法分清是离开了还是没有离开,而他只需要确定目标就可以一枪把对方打死,而我方的王晓磊只是一不小心腿有点痒挠了一下就暴露了自己,被王小帅打死了,就在王小帅偷偷在林间准备对下一个目标下手的时候,结果把夏蓉抢得先机。

  战败的所有人聚集在一个地方,不能暗示战友是谁把自己干掉的,最后的局面很紧张,双方牺牲的战友都在看最后谁能取得胜利,我看到了夏小龙,他躲在草丛里,我知道就是他了,只要他敢出来,我就一枪把他打死,然而我没有想到的是,那只是一个假象,夏小龙从我背后开了一枪,我就这样完美倒下了,就在小龙得意洋洋准备和战友分享胜利的时候,他们却没有想到大排水管里的妞妞,妞妞的那一声“夏小龙。”我发誓是我听过从她嘴里出来的最好听的声音,因为那预示着我们最后的胜利。

  “不算不算。妞妞不算的。”夏小龙对于这样的结局很不情愿。

  “怎么不算了,是你们不要妞妞的。”我回了一个头,才发现夏蓉早已把妞妞托起来,刚开始游戏的时候,蓉蓉可还是抱怨的态度。差不多将近5点的时候,我马上往家赶。

  “夏天”我听到了大家的呼唤。

  “我得走了,我哥哥会把我宰掉的。”

  回头又来了一句“明天继续”。

  “记得5点半的魔法咪路咪路”。

  

第六章 儿时的游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