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游戏童年

  “夏蓉!夏蓉!”

  夏蓉房间的窗户外立了几颗仙人掌,我惦着脚尖小心翼翼绕过仙人掌敲了敲窗户,随即而来还有不休的蝉叫和夏蓉爷爷正房传来的打鼾声,门口的大黄在大口大口的喘气,像刚是从田里干完农活似地。

  “嘘嘘,小声点,进来。”

  为了避免开门有吱吱的声响,夏蓉很努力的用自己的小手把门往上抬了抬,额头直浮青筋,很费力的样子。

  “夏婷婷她们几个在外面呢”

  我掳了掳我的黄色裤子,就要掉下来了,中午吃的饭也不算少。夏蓉心领神会地就跟着我出来了,门口的大黄吐着它的舌头,还有留下来的液体,愣愣看着我们。这让我想起夏文曾经告诉我为了散热,记得要把舌头吐出来,然而当我吐出舌头,却没有达到我想要的效果,到了门口我拍了拍大黄的头,表示朋友的问候,大黄便是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我们玩的是打枪游戏,游戏规则参与者分为A、B 组,猜拳决定潜伏和守营,赢的一方潜伏,输的一方守营,守营必须在规定的区域内活动,可以是一块石头、一颗树;赢的一方无限制把自己潜伏好,等待游戏开始,守营者必须出了指定的区域才可以枪杀对方,潜伏也一样,要等待对方出限定区域才可以枪杀对方,如果守营者在区域里,潜伏者出枪,潜伏者则为自杀,最后剩下谁活下来,则获胜,牺牲的战士全部在一个圈里,不能暗示。

  游戏拼的就是人多好玩,我们家四兄妹、夏蓉家四姐弟、夏昌盛、夏晓菊、夏珠珠、夏小龙、夏婷婷

  一般游戏选人都落在年纪大的孩子王身上,莫过于就是夏文、夏小龙,我们有必须分开原则,比如夏文和夏小二必须分开,我和夏蓉必须分开,还有男女原则,必须双方的男女比例是协调的,于是最后婷婷、我、夏小二、夏珠珠、夏昌盛、夏贡、夏小龙一组,赢者潜伏,倒数一分钟后进入枪战,身手敏捷的夏昌盛才用了几秒的时间就挂到芒果树上,夏贡也费力爬了上去,我藏在杂草丛里,夏小二在屋顶上,而爱耍小聪明小龙躲在茅房后面,这样便于透过泥砖缝隙观察敌方。

  我拨开挡住眼睛的几根杂草,隐约看到小杰快要出营了,小指甲还在石头上面比划,他们全部都堆坐一起,两分钟后夏文消失了,判断不出是往哪一个方向出营了,树上的千里远昌盛也没有发现,也就是说如果没有枪杀夏文,随时都会在背后被枪杀的可能,大家开始提高警惕,注意敌军出营的同时也关注身边的动态。

  “小二,砰砰。”是夏文的声音,小二死在了屋顶上,那夏文是从哪一个方向出来呢?

  过了几分钟,小杰和夏蓉也出营了,“夏蓉,砰砰。”是小龙,他透过泥砖缝隙干掉了夏蓉,对方开始有察觉,确定声音是从泥砖方向传过来的,而我也隐约感觉到晓菊有发现树上有人,大概推测出是谁,因为昌盛穿的黑色外套,今天好几个人都穿了,对方判断不出是谁,距离有点远,就当晓菊想要耍小聪明出营的时候被昌盛干掉了,我还在停留在“晓菊,砰砰”回声里的时候,树上的昌盛和夏贡被夏文背后枪杀了,估计也就是潜伏在周围,一直都没有出枪,我开始提高警惕,死在谁的手上都可以,千万不要死在自己最恨的人手里,这是我的原则,我看见小杰从芒果树划了过去,“小杰,砰砰”,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如果可以,我想要其他人枪杀小杰,就当我还沉浸在自己的悲伤,夏文直接“夏天,砰砰。”不,我还是死在了夏文的手里,“夏文,砰砰。”是夏仙仙,比起我死在最恨的人手里,夏文死在最爱的人手里是再幸福不过了,敌营还剩下小二还没有出营,而我们队还有婷婷珠珠和小龙,对方就剩下小二和仙仙,小龙还是转移地点,仙仙想要从背后袭击扑了一个空,从游戏开始到现在,一直都没有找到婷婷和珠珠,她们两姐妹到底跑去哪里了呢?不仅仅是对方找不到她们,我们自己人也找不到她们,仙仙也上树,等待小龙猎物出现,小龙就像一个无头苍蝇,撞来撞去,最重要的是,他完全不知道谁已经战亡了,就当他慢慢靠近仙仙那棵树的时候,我使劲往他使眼角色,而最终的结果,还是被树上的仙仙干掉了,我们只剩下珠珠和婷婷了,仙仙和小二潜伏一段时间后,发现都没有动机,干脆明目张胆出现寻人,在我们所能涉及到的辖区内还是找不到人,原来婷婷躲在家里看电视,电视节目还在某一个画面的时候,小二冲进她们家枪杀了婷婷,最后我们都很好奇,小二是怎么会想到婷婷在家看电视的,也无非是听到电视剧里面的声音,然后他自己也很想要看,于是发现了正在大厅里看电视的婷婷,这场战役注定是要败的,最后还有唯一一个疑问就是,珠珠会是怎么死掉的问题,是仙仙干掉了她,还是小二,然后谁都不做饭珠珠钻到水筒管道里,就当她满脸泥巴出来的时候,一下子枪杀了正在寻人的仙仙,最后小二从她家里出来的时候,她就在家门口把小二枪杀了,最后发现小二的理由也很简单,珠珠是想要回家喝水。

  首次的暴露引起夏晓菊的妈妈春花哄闹是我的错,当我看到夏水爬到橄榄树下准备下来潜伏的屁股的时候我就大喊了起来“夏水,砰砰。”于是夏水就光荣牺牲了,引来了春花的大怒,“你们几个兔崽子,大中午的吵什么,都在休息的呢。”这时候,大家就会一哄而散,哪里方便逃走就往哪里逃,我还不忘给躲在春花阿姨身后的晓菊一个白眼,就她总是被强行拉走和春花一块睡午觉。

  每当太阳落下的时候,我们总会显得异常的兴奋,而这其中的缘由我们也就心照不宣了。

  在我的童年记忆力,是没有路灯这个概念的,有电筒的情况下,我就会晃着手电筒一直奔回家,为什么要用奔,因为总感觉在后面危机四伏,有一个魔鬼张牙舞爪的等待把你吃掉,你必须拼尽全力的往前跑,在上坡、转角处,他就要追上你了,气喘吁吁的你边跑边喊“啊啊啊······”砰得就推开了大门,小黑小黄立马跑过来搭着你的腿,然后用它们的舌头使劲的舔,“走开走开。”这是我直接我的反应,一般当我推开门的那一刻,爷爷奶奶还是在大厅里看着电视,你还喘不过气来,“跑那么快干嘛?”这是奶奶的疑问,你也没有办法回答,你不能和奶奶说后面有鬼在追着我,那是不切实际的,你总是充满着疑惑,因为每一次你看着有僵尸和有鬼出现的时候,大人们却一一点表情都没有,你还是会问“奶奶你怎么不怕”我相信很多的人在小的时候都有问过这样的问题,“你怎么不害怕?”等自己长大了,就明白了。就好像小的时候,都难免会问我是怎么来到这个世上的,而绝大部分的人回忆就想到一个回答“捡来的。”

  我们偶尔晚上会去村里看电影,免费的。下午不用大人催促便争着去洗澡,六点的晚饭后约好邻居就出发,蜿蜒山路白天就不好走,更何况是晚上的,几个人一个手电筒,带头的一支,垫后的一支,其余放中间,我们唱着念着----先行先斩头,第二上高楼,第三骑白马,第四没袜穿,我至今还是弄不明白,这有什么样的意思所在?就像之前我们一直提到的“某某和某某上床吃水果OK”,我想只要是可以添加一些快乐,又管他是什么缘由呢?

  我们家住的比较远,一般去到的时候就有很多的人在那里等候了,这是露天的,放映的一般都是抗日救国的影片,提供的椅子很矮,在后面的根本就看不见,在由于场地有限,不是很平躺的一块地,有的起伏,一不小心椅子没有放好还会摔下去,小一点的都让家人的爸爸或是爷爷放在肩膀上,也许你会看不到,但你一定听得好,音响放很大声,你能够很好的感受抗日的激情。

  有一些动人的地方你会发现一些大人们也会哭,我就见过王晓磊的爸爸哭过,在我印象中他总是很严肃的样子,可是他现在竟然哭了,而王晓磊在旁边什么反应都没有,真是个不孝子,我这样想着,电影放完了,等大家都散场了之后,我发现刚才栩栩如生的电影只是一块布,是的,就是一块很大的白布,真的是太神奇了。现在回想起来,我知道那是投映的一种,而除了放映电影,有时候还会有皮影戏,跟着节奏接着配音觉得特别的有意思,不过结束后天也就更黑了,我记得有一次,夏文的手电筒丢了,刚开始是点火把,晚上的风也不小啊,一小子就吹灭了,幸好有夏小龙,他在后面我们一拨人在前面,勉勉强强看得见,这件事就这样告了一段落。

  每一个小孩都在期待中秋,这其实的道理当然是因为在中秋有柚子和月饼,一些与所谓的“但愿人长久,千里同婵娟”没有太大的关联,每一天都在家里呆着,没有月圆团聚的意外欢喜,所有的一些欢喜只是与我们有关的吃和玩,吃完晚饭后的6点钟,你就可以看到每家每户把桌子和椅子搬到门口,然后老奶奶们拿着一把蒲扇开始享受黄昏的夜色与微风,爷爷和隔壁叔公大厅看着中央《新闻联播》,小孩子们被催去洗澡,待到晚上八点钟左右,各式花样的月饼就会摆出来,有用精美的盒子装着的,有用泥窑子装的,还有各种馅的。

  站在旁边的夏文、夏小二和我都会在心里盘算着今晚哪一些月饼吃不完,明天可以带去学校,这只是一个前奏,你看着桌上各种月饼和柚子不能吃才显得难受,传统中要晒晒月光,就像白天要晒晒阳光一样,晒过的月饼和柚子会更好吃,在柚子顶端开一个小口,然后往里插上一根香,如果香还没有烧完调皮小孩就把柚子吃了,月亮里的有一个砍树的哥哥就会在晚上你睡着的时候把你的耳朵割掉,还有每家每户的孩子都会比柚子,谁家的柚子越大就越有面子,每当这个时候,三兄妹会开始抢柚子,然后所有的小孩都会跑出家聚在一块,比谁家的柚子最大,如果夏文输掉的话,也意味着我不用比了,奶奶开始和我们讲嫦娥姐姐的故事,月亮有一个砍树的男人叫吴刚,如果在中秋当晚捡到掉下来的叶子,用叶子包一粒米,明天早上起来就可以变成一缸米,可是吴刚砍树的叶子是掉到哪里了呢?

  真正属于我们的中秋当然是游戏,夜晚的游戏会显得特别的有意思,在童年的印象中,除了人小鬼大的释小龙,不可缺少的当然是僵尸大片,也就活生生的被我们搬到了现实的生活中,就是小孩们特别喜欢的僵尸游戏,游戏的就是正反两方,僵尸和人类,作为人类的一方一定会有属于自己的僵尸符,用来抵御僵尸入侵的自我保护,而这些符的制作绝大部分的由我来完成的,然后由伟大的人类用来制服僵尸,无非就是一些废旧的纸张,如果想要僵尸不进攻人类,就往他们的额头贴上一道符,当时没有特别有粘性的东西,于是就用每一个人的口水,所以你经常可以在这样的游戏中看到作为人类的婷婷将自己一大片的口水混合一片的废纸黏在夏文或者的夏小二的额头上,并且是心甘情愿的被黏上的,没有任何的异议,当婷婷的口水干了以后,就可以见到小二僵尸继续出来害人,而这个时候,夏蓉再用自己的口水混合纸张又可以把小二给制服,我喜欢这样的游戏,这样把自己的口水往夏文额头一抹,同一方的人不但不会责骂你,还会夸你真棒,可事物都是相对的,就像我们的游戏,当我变成僵尸的时候,我还是一样要接受夏小二他们的口水,可我们就这样的抹来抹去,不亦乐乎。

第八章 游戏童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