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2章 为什么这么对我?

  唐温婉的话让唐国柱眉心一蹙,还未说话唐温婉又接着道,“如果安导就是唐温婉,把,你有想她想做什么吗?”

  “她做什么?!”还不等唐国柱开口,王静茹就尖叫着吼了出来,“她唐初一能活到现在是我仁慈!就算她现在成了赫赫有名的安导,她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导演而已,难不成她还想拿鸡蛋碰石头?”

  对王静茹这个典型的头发长见识短的女人唐温婉不想搭理她,只是定定的看着唐国柱。

  半响,唐国柱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眸光一沉,问道,“如果她就是唐初一你准备怎么办?”

  “那就要看爸爸您是不是还在乎这个女儿了?”唐温婉温柔一笑,拨弄了一下眼前垂落下来的头发,又低头吃起了东西。

  一旁被忽视的王静茹忽然冷笑一声,“你爸爸怎么会在乎她,如果真在乎她当初又怎么会任由你欺负她呢。”

  “妈,我什么时候欺负过唐初一了?”即便是在家人面前,唐温婉也不愿承认这些对她来说是子虚乌有的罪名。

  虽然她的声音依旧轻轻柔柔的,可是凉薄的眼神让王静茹知道她生气了,赶忙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妈妈说错话了,宝贝不要生气了啊。”

  沉默半响的唐国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呼出后,冷冷的说,“我只有一个女儿,就是你。”

  有了他的这句话,唐温婉满意的笑了笑说,“那这件事爸爸就别操心了,我自己会看着处理的,还有哥哥再过些时间要回来了,我希望爸爸我在解决完唐初一之前您能阻止我哥。”

  听闻女儿的话,唐国柱这才恍然想起儿子当初是如何对唐初一的,顿时眉心一拧,点了点头,语气有些沉冷的说,“你放心,这次我不会再看着你哥胡来了。”

  话虽如此说着,可是唐国柱心里对儿子还是有些不放心,想到他曾对唐初一做过的那些荒唐的事情,心里就惆怅不已。

  彼时,湖景湾。

  皎洁的月色下,露天阳台上,女人披头散发的席地而坐在和,左手握着酒瓶,右手消瘦的指间夹着一根快要燃尽的烟,脚边更是横七竖八的酒瓶跟扔的到处的烟头。

  夜风袭来,吹起女人的头发,露出苍白的小脸上挂着两行清泪。

  举起酒瓶,仰头,灌下一大口烈酒,女人呛得眼泪流的越发的凶猛了。

  “哐当”一声,酒瓶用力的砸在地上,溅起的碎片划破女人的脸颊,可她好似感觉不到一般,任由鲜血从脸颊上滑下来。

  “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对我?”

  唐初一用后脑勺用力的撞着后面的墙壁,忽然发现墙壁变得柔软了,而且还有股淡淡的清冽味道。

  醉眼朦胧的唐初一眉心微蹙一下,转过了头来。

  “咦?”看着眼前的男人惊讶不已,“薄总?您怎么在我家?”

  “为了别人这样伤害自己值得吗?”看着小女人脸上挂着的泪痕,想到她刚才近乎自残的行为,薄缙霆的眉头拧的死死的,眸中尽是不悦之色,“唐初一,你是我薄缙霆捧在手心里的女人!”

第22章 为什么这么对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