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5章 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看她的神色就知道她忘记了,薄缙霆用指腹揉着突突狂跳的太阳穴,半响说不出一句话来。

  “薄总,昨晚我喝多了,所以不管说了请您不要放在心上。”唐初一红着小脸强装淡定的说,“还有,我觉得在清让回来之前我们还是不要再有什么交集的好。”

  因为她真的好怕再发生昨晚那样的事情,那到时候被清让知道她真的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听闻她的话,薄缙霆墨眸微微一眯,悠悠的说,“昨晚睡我的时候你可是说要跟我厮守一辈子的。”

  呃……

  听到男人的话,唐初一瞬时有种被五雷轰顶的感觉。

  卧槽!

  她居然能厚颜无耻到说出这样的话来?

  如果不是以前也曾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她真的怀疑这男人是不是在胡说八道了。

  看着扶额低头的小女人,薄缙霆唇边勾出一抹浅浅的笑容,随即又隐藏了。

  “唐初一,我不是随随便便的男人,所以,睡了我,就要负责到底。”

  话音刚落,唐初一猛地抬起头来,呆呆的盯着他问,“你……说什么?”

  “我说睡了我就要负责到底。”看她神色有些不对劲儿,薄缙霆心里一紧,忙问,“怎么了?”

  唐初一一手捂着忽然像是要炸裂般疼了起来的头,一手紧紧抓着闷得难受的心,拧着眉心艰涩的说,“好像……好像以前有人跟我说过同样的话。”

  她的话让薄缙霆瞬间愣住了,呆呆的看着她,心里震惊不已。

  虽然刚才脑海中一闪而过的画面太过模糊,模糊到她没有看清画面中的人,可是那人好像也是跟她这样说的。

  原来……她是真的把他忘了……

  是谁?

  那个人到底是谁?

  痛苦之下唐初一又习惯性的薅起了头发,薄缙霆见此一把抓住她用力揪着头发的手,心疼早已多过了震惊。

  小手被抓的有些疼,唐初一强行压下心里的震撼和不可思议,抬头看着神情奇怪的男人抽回了自己的小手,站起来说,“薄总,我……我有些不舒服,您回去吧。”

  见她确实脸色苍白的厉害,薄缙霆就让她好好休息,只是离开后不久,他又有些不放心的折返了回来。

  按了门铃半天没人来开门,因为太过担心,于是直接撬了锁进来。

  推门进来就听到从卧室内传来低低的呻吟声,男人眉心一拧,沉步快速的走到了卧室门口,推开门,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而小女人缩卷在床上,身下的浅色床单变成了刺目的红色。

  薄缙霆几步上前伸手刚要拽起女人时,女人忽然发疯似的一把推开了他,惊恐连连的朝后退了去,嘴里还惊惧的呢喃着,“不要碰我,不要碰我,不要……”

  女人的反应让薄缙霆心里惊起了滔天骇浪,愕然的看着缩在床头瑟瑟发抖的女人,薄缙霆紧捏的拳头都轻颤了起来,可以压低放柔的声音也带着些许的颤意,“初初,别怕,是我。”

  “不要碰我,求求你,不要碰我。”

  唐初一哭求的声音宛如淬了毒的匕首一样狠狠地扎在薄缙霆的心脏上,疼的他连呼吸都不敢用力。

  然而更让他惊愕的是,唐初一哭求完忽然用力的用头去撞床头,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我听话,我听话,求求你们不要再打了,我听话,我真的再也不反抗了。”

第25章 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