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我们离开吧

  夜里八点多的时候,秦月生的父亲秦政回来了,秦月生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做什么工作,也不知道在哪上班,每次如果学校有什么调查,他都会让填写国务机关,至于具体是什么,秦政不会说,秦月生也没有问过。对他这样的的人来说,早已明白,有些事知道了不是一件好事,还不如装什么也不知道,反正自己什么也不知道啊。只要每天有零花钱,每天有烟抽,其他的,在乎那么多干啥。

  秦政坐在沙发上,看着秦月生,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回来了?”秦月生也只是嗯了一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父子俩的关系似乎变得有一点疏远,其实秦月生很渴望去跟父亲说一点什么,可是每次看着父亲的面孔,就感觉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秦政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然后递了一根给儿子,秦月生很奇怪的看着父亲,他感觉自己应该没有露出破绽呀,秦政说道;“虽然我不喜欢你抽烟,但是我知道你抽烟,如果连回到家都要拘谨,那么我们为什么还回来呢?”秦月生还是接过了那支烟,然后瞄了一眼“红河”,他感觉很正常,毕竟小老百姓抽红河正常,只是当他点起的那一刻,他才知道自己错了,味道与过往的那些根本不是一个级别,但是他没有表现出来,虽然父亲说不要拘谨,但是怎么可能那么坦然呢。

  秦政说道:“你母亲跟你说了吧,让你去走艺考的路线。”秦月生一直以为,家族里面,关心学习的应该只是母亲,父亲从他记事起,就没有问过他的成绩,也没有像其他家长一样,因为成绩对孩子拳打脚踢,他只是点了点头,还处于比较惊讶的时间。秦政接着说道;“其实你学习好不好我心里有数,虽然这些年缺乏对你的管理,但是你的一举一动,不论你做了什么,其实我都知道。让你学习艺术不是为了让你有什么艺术细胞,只是西汾,你应该与它有一个告别了。”

  秦月生听到这儿,他有一点不开心了,他反问道:“为什么,为什么我要离开西河?为什么你这些年不闻不问,然后现在就要我离开?”秦政也变了脸色,他吼道:“为什么?你问我为什么。这两年你在学校做了什么,你真的以为我什么也不知道吗?你不离开,你还想干什么?继续给我染着这一撮白毛回来吗?还是等着我去监狱看你呢?”怒吼的声音已经将秦母也招了过来,她一把拉住秦政,然后说道:“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吗?非要吵架吗?”秦政挣脱开来,然后转过身子回了卧室。

  秦月生也是面目大变,他低着头,一言不发。秦母给秦月生倒了一杯水,然后说道:“生儿,不要怪你的父亲他凶你,其实,他也是为了你好。”

  秦月生看着母亲问道:“妈,我的所作所为你们都知道?”秦母点了点头,她说道:“这几年,总有你父亲的朋友给他打电话,要么说的是你打架,要么说的是你进了局子。你从来不跟家里说这些,即使进去你也没有打过电话,你可以不跟我们说,可我们不得不去关心你啊。每一次,你父亲都是去一次次打电话,给那些老同学,老朋友说好话,西河市局的魏副局长,那个是你父亲当初的老同学。你以为自己一帆风顺真的那么容易吗?”秦月生听到这儿,他低着头说道:“妈,对不起,让你们操心了。”秦月生也是这才知道,原来过去那些人说自己背后有雷子撑腰是真的,而且还是一个副局长。

  秦母又说道:“常在河边走,怎能不湿鞋。你父亲一直害怕,害怕有一天你真的进去,害怕有一天你错了无法回头,害怕你们老秦家几百年的名字毁于一旦。害怕有一天你没有考上大学,然后结束自己的学生生涯,害怕有一天你娶不下媳妇,害怕自己没办法给列祖列宗一个回复。”秦月生听完以后,转身向卧室走去,他对秦母说道:“妈,我需要静静,明天早上我给您回复,您放心,我不是孩子了。”

  注定是一个失眠的夜,注定是一个无法进入的梦。秦月生并没有上床,他坐在卧室的沙发上,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与烟,他拨通了那个一直萦绕于心底的电话,等待的时间里,他点起了那支烟,黑暗的房间里,那点红光显得格外刺眼,电话接通了,依旧是熟悉的语调:“喂,月生,怎么了?”“韩韩,今天我在家呢,就不去接你了,你待会直接回家,带上泽荣,不然你一个人会害怕的,钥匙你带了吧?”对面的韩韩笑道:“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怎么这么不放心啊?”秦月生问道:“韩韩,你说我们是不是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怎么了,怎么突然间说离开呢?”秦月生突然语塞,他不知道如何去告诉韩韩,关于今天发生的事情。于是他说道:“明天吧,明天中午我去接你,咱们去相府吃饭,边吃边聊吧?”韩韩说道:“明天中午泽荣生日,我就不能陪你吃饭了,要不你到时候过来吧,顺便准备生日礼物。”秦月生答应了。

  秦月生走到窗台边,他俯视着周围的一切,看着这座城市,他在自问:“父亲真的错了吗?”其实他内心很清楚,常在河边走,怎么可能不湿鞋,自己又不是浪里白条,怎么可能会一直一帆风顺呢?难道真的有一天,非要越陷越深吗?到时候老父老母伤心流泪,韩韩呢?自己真的舍得离开她吗?舍得让她做别人的女朋友吗?似乎所有的答案都是否定的?其实他在有了可以保护自己,有了可以照顾韩韩的资本时,就想离开了,可能是真的没有选择,可能习惯了这样霸道的生活方式。

  失眠的时候,感觉夜格外的漫长,一晚上,秦月生都没有睡着,只是桌子上的破旧水杯里多了太多的烟头,秦月生就坐在沙发上,一句话不说,眼角的红血丝让人有一点害怕。

  早晨六点钟的时候,他推开了的门,看见了在厨房里忙碌的母亲,他说道:“妈,我就不吃饭了,关于学习艺术的事情就这么定了吧,至于具体学什么,我回去跟蔡叔聊聊,去哪学什么的,到时候我看看吧。今天学校那边还有点事情,我就先走了。”说完之后,推开门就出去了。

  盛夏的时间里,可能只有早上是最舒服的,不会有早风的刺骨,不会有午间的炎热。两个小时的路程,不算近,但是也没有那么远,他插着耳机,听着那熟悉的旋律:“是否就这样说了再见,我们却再也回不去那一面,是谁说了谎言,爱了不一样。曾经太过深爱,是谁失去自己……”

  秦月生上午是不去学校的,有老蔡的原因,也有自己的任性,用他的话说:“我去了学校也是在篮球场,难道我要大清早的去打篮球吗?”而且,即使是在学校,篮球场有秦月生的时候,操场上面除了老师会说几句,剩下的也是静谧。

  他回到家里,这是父母多少年前置办下的房子,三室一厅,由着秦月生造呢。一晚上没睡觉,又赶了两小时的路程,他终于感觉到了睡意。这一睡就到了十点多,起来洗了个澡,然后就去学校。

  赶着下课的铃声,他进入了他的班级260,有几个熟悉的人略微打了一下招呼,然后拉着韩韩到了操场。他问道:“韩韩,这节课逃吧,咱们就在操场聊聊天,好不好?”韩韩看着他眼角的红血丝说道:“这节是老蔡的课,还是打个招呼吧。”秦月生拿出手机,给老蔡发了个短信,然后扬起手机说道:“现在可以了吗?”

  静谧的操场,视觉里的那么多人,仿佛有一点不可思议。韩韩问道:“现在可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为什么突然间要离开呢?”秦月生从口袋里掏出烟,却没有点上,而是递给了韩韩,他说道:“韩韩,咱们认识多久了呢?”韩韩看着他说道:“一年多,快两年了吧。应该是快六百天了吧。你怎么突然说这个呢?”秦月生说道:“594天,从陌生到熟悉,我还记得你被毛胖子表白时,脸红的模样,那时候,我喜欢上了你。”韩韩看着他,说道:“我也还记得那天,他表白时,我仿佛快要哭的模样,只是那时候所有的人都在看笑话,只有你与秋明站了出来,然后挨了揍。英雄救美不成,反而赔了夫人又折兵。”

  秦月生还是点起了烟,他说道:“那一夜,你心碎的模样让我心疼,然后没办法,因为你的眼泪,我与老段不得不去混,挨过打,受过罪,一次次磨难,我成为了这高二的大哥,却不得不与老段分道扬镳。”说道这儿的时候,秦月生卡顿了,他使劲的抽了一口烟,然后说道:“我恨,恨我们没有选择,恨我成为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其实,许多人羡慕我的风光,却从不知道我多累。昨天我家老爷子跟我说让我学习艺术,离开西汾。”韩韩看着他说道:“是时候离开了,在这里你已经失去了自己,那我呢?”韩韩问道:“那我呢,你也要离开我吗?”秦月生摇了摇头说道:“跟我一起走吧,把你留在这里,我也不放心啊。”韩韩笑道:“我也想离开,可是这里我还有太多放不下的,比如弟弟,比如父母。我不像你,这个城市没有那么多在乎的。即使真的要走,我也需要跟我爸妈说说啊。”秦月生感觉困意又席卷而来,他问道:“我可以在你腿上躺一会吗?”韩韩将他拉住,然后放在自己腿上,秦月生笑着问;“你就不怕别人误会吗?”韩韩白了他一眼说道:“两年了从我们认识到现在,你觉得别人需要误会吗?每天你接送我上学,抽屉里的零食,这些,需要去误会?”秦月生笑了,他感觉这是这些年里最开心的一次。

  韩韩看着睡着的秦月生,嘴里嘟囔道:“其实,你对我的心意我懂,只是我一直找不到心动的感觉,对不起。”秦月生睡着的时候,仿佛孩子一样安静,韩韩也感觉自己很开心,很轻松,不管别人怎么说着这个所谓的暴君,秦月生也没有逼过她做任何不喜欢的事情。记得刚开始混起来的时候,秦月生的抽屉里,每天都有许多粉红色的信封,还有许多零食香烟,秦月生每次都是将那些信封扔在垃圾箱里,然后将零食放在她的书桌里,香烟也是给了那些小混混,在不厌其烦以后,他干脆撤了自己的书桌,把自己所有的东西都扔在了家里,要用什么或者要干什么,都是在自己这边拿东西。而自己也是那时候成为了所谓的“大嫂”,她没有承认过,但是秦月生也没有解释过什么,用他的话说:“有这个身份在这个学校没有人再会去表白,没有人会在打扰你,打扰我们。”

第五章 我们离开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