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我有一个哥哥

  毛龙面目变得开始狰狞,但是他显然在犹豫,他看了看自己的弟弟,又看了看秦月生,他已经猜到了秦月生的身份,他知道自己如果一动不动,秦龙也不会放过他,可能按照这几年的贡献,保住自己的生命,可是自己的弟弟却一定会付出足够的代价,虽然不会死,可也一定不好受,他在犹豫,自己是不是要抓住秦月生然后让秦龙投鼠忌器呢?他想,可是他不敢。

  毛龙又一次跪在秦月生面前,他爬在地上,如一条哈巴狗一般,不住的祈求:“秦少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放我弟弟一马吧,我给您磕头了。”毛胖子呆住了,他那个一直以为顶天立地的哥哥,竟然跪倒在地上,段秋明也呆住了,那个他曾经认为自己很了解的人,却仿佛又多了一层神圣的面纱。韩韩虽然有一点吃惊,但是她一直相信,这个陪伴在自己身边的人,一定有底牌。此刻,最淡定的就是苗条了,他还是在自己的餐桌前,一直吃着,有些事,知道太多不好,如果他想让你知道,如果不想,知道了只会让自己受伤更快。

  秦月生也摸了一把冷汗,他不怕自己受伤,可是他害怕不经意里让韩韩受伤。而如果仔细看,苗条不吃饭的左手,始终埋在餐布底下,他的手里,是一截刚才趁乱砸碎的酒瓶。毛龙带来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只看见刚刚洋洋得意的大哥如今却跪在地上。其中有一个人想冲过去表现一下,他身边的另一个人马上拦住,转了几下头,说道:“不要过去,那个白发青年不简单。”

  秦月生站起来,他走到毛龙跟前说道;“我从没有打算把毛胖子怎么样,我只是想要一个交代,一个两年前踩在我头上的交代,一个让我的女人曾经害怕的交代,我过分吗?”秦龙木然的摇了摇头说道:“秦少,您如果要什么交代,我没意见,我也不敢有意见,但是他是我弟弟,我希望秦少您放他一马。”说完之后,立刻就要磕头。秦月生一把拦住,他也开始动摇。秦月生说道:“我也曾经有一个哥哥,他给了我最骄傲的后背,我没有受过委屈,因为我想要的,他就会倾其所有的去获得。我理解你,但是有些问题你逃不了,我也逃不过。”

  秦月生的电话突然响起,他只是看了一眼,然后说道:“有些人来了,在上面等我们呢。”毛龙他突然感觉腿一软,他已经猜到那个人是谁。秦月生走到韩韩面前说道:“亲爱的,我一个叔叔来了,咱们上去见一见吧,好不好?”韩韩点了点头,秦月生又看着老段,看着苗条说道:“你们俩,陪我也上去一趟吧!”苗条摇了摇手说道:“生哥,今天就算了吧,上去人太多,别人会以为咱怯场的。”然后拉了一下段秋明说道:“老段,好久没有一起喝过酒了,不知道给不给我这个机会呢?”段秋明看了一眼秦月生,又看了一眼毛胖子,他很想见上面那位大人物,但是他也知道,今天不论以什么样的身份上去都入不了人的眼,至于毛胖子,只能靠他自己了。于是他说道;“谁怕谁,就这个包间,谁先跑谁孙子。”然后冲秦月生摇了摇头。与苗条勾着肩膀坐在刚才的位置说道:“月生,你请啊,兄弟我可是一穷二白了。”秦月生笑着应道;“铆劲了喝,待会我下来,咱们三兄弟接着喝。”

  然后拉着韩韩,冲毛龙点了点头,秦月生拉着韩韩在前,毛龙在中间,毛胖子也跟着走了上去。走到888号包间的时候,门口有两个穿黑衣服的大汉,秦月生看着他们,喊了一句三哥,大哥。那个稍微黑一点的说道;“这就是弟妹吧,来的匆忙,也忘记带东西了,就这块护身符吧,前些天陪龙叔去五台求得,就这个吧,希望弟妹不要嫌弃。”韩韩摇了摇头,就要绕到秦月生背后,秦月生一把拉住,在她耳边说道:“这是三哥,你不收,这样会让他感觉打脸的。”韩韩没办法收下,然后说了句:“谢谢三哥。”秦月生看着另一个白脸大汉,说道;“大哥,你不表示一下吗?”大汉有一点尴尬,显然不习惯这样,他连忙说道:“别闹了,龙叔还有贵客呢。”秦月生摇了摇头,然后朝前面走去,他说道:“大哥,估计你也没有带什么好东西,待会我出来的时候,如果你还是不表示表示,今晚咱俩可是得好好练练。”大汉突然间后退,嘴里嘟囔道;“就知道遇见你没好事。完了完了,老婆本又得攒两年了。”毛龙感觉自己心跳都快停下了,这两个在道上被人誉为黑龙白虎的两兄弟,竟然与这个人都这么熟悉,他也感觉自己很幸运,刚才没有动手,听那白虎的意思,秦月生可是比自己都猛啊。

  秦月生推门进入,却发现自己的叔叔都不是坐在主位,主位上的是一个白脸的中年的男子,头发微白,肚子鼓鼓的,以秦月生的估计,这个人应该是当官的,至于什么位置,应该高于科级,至少都应该是副局。秦月生还在打量的时候,就听见自己是叔叔说话了:“发什么呆呢?还不赶紧过来。”那是应该看起来年龄不大的人,看起来挺帅,一头精明的短发仿佛刚洗一样,秦月生走了过去,秦月生的叔叔秦龙一把拉住说道;“这是你魏叔叔,你爸的老同学了。”秦月生连忙说道;“魏叔叔好。”那个魏副局长马上站起来说道:“这应该是我们之间的第一次对话了吧?”秦月生赶紧说道;“以前小子不懂事,给魏叔叔添麻烦了。我敬您一杯。”秦月生拿起跟前的那杯酒,仰起头,一饮而尽,还倒了一下杯底,显示一滴不剩。

  魏副局长点了点头说道:“都是一家人,说什么麻烦不麻烦呢、让人爸知道了,我又得挨批了。”秦月生拉着韩韩,向秦龙和魏副局长说道:“两位叔叔,这是韩韩。”魏副局长看了一眼韩韩,与秦龙目光一碰,笑着说道:“秦龙啊,这小子在问咱们两把老骨头要见面礼呢。”秦龙笑着说道;“唉,小子大了,没办法啊,谁让他是老秦家的人啊,给吧。”

  韩韩娇羞的躲在秦月生的背后,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秦月生看着秦龙,说道:“龙叔,你可不要像三哥一样拿个护身符忽悠我家韩韩,我说不定下个月就去看看,到时候如果是假的,可是要陪三哥好好练练了。”

  秦龙摸了摸额头,笑着说道:“你叔叔我怎么会那样做呢,你要相信我,这友谊的小船可以说翻就翻,但是这亲情的巨轮可是不能倒塌。”心里却不禁骂道:黑龙这败家玩意,这次可是要赔钱了。

  秦龙想了一会,然后在包里拿出一块玉佩说道:“出来也没有带什么好东西,这是前两年在滇都得到的,就送给你家小丫头吧!”秦龙笑着接过来对韩韩说道:“韩韩,这是龙叔,可是要叫人的。”韩韩乖巧的叫了一句:“叔叔好!”魏副局长看了一眼,没办法也给了一对紫檀佛珠,然后悄然告退,有些事,他在就会破坏规则。

  秦龙说道:“现在应该解决正事了吧!”秦月生点了点头,有时候可以开玩笑,可是有时候,却必须认真。秦龙走到毛龙跟前,看着他,说道:“阿龙,你跟我多久了?”

  毛龙说道:“整整三年半!”

  秦龙转过来问道:“那你知道你今天在做什么吗?”

  毛龙跪在地上说道:“知道!”

  秦龙看着他,说不清楚什么样的感觉,他问道:“阿龙,你跟我也有三年多了,我问你,遇见这样的情况,我们应该怎么做?”

  毛龙沉默良久,然后低声说道:“将罪魁祸首断臂,将其余帮众主谋断手。”

  韩韩忍不住发出了声音,她有一点不可思议,秦月生将她手拉住说道:“一切有我,放心吧!”

  秦龙背过身,然后说道:“阿龙,给我一个理由吧!”毛龙不语,沉默良久,然后说道:“大哥,断臂送命三刀六洞我都认,但是我只想求大哥一件事,可以吗?”毛龙接着说道:“大哥,胖子是我唯一的弟弟,我不能让他有任何危险,我求您,放他一马。”

  秦龙点起一支烟,然后说道:“阿龙,什么是规矩?”

  毛龙头磕在地上,一句话不说。毛胖子也突然间扑到在地,他爬到秦月生面前,说道:“生哥,千错万错是我的错,你们不要动我哥好不好?生哥。”

  看着这一幕,秦月生也点起一支烟,他看着秦龙说道:“龙叔,事情是我的事,我是不是也应该有权利决定呢?”秦龙看着他,然后转过头,提高声调道:“什么是规矩?”

  秦月生看着他,看着这个不敢对视的叔叔,他说道:“其实,我也应该有一个哥哥!”

  秦龙一句话不说,身体却开始轻微颤抖,显然是情绪在飘荡。秦月生继续说道:“两个星期后,我会去原城学习艺术,我需要一个管家!”

  然后他又看着毛胖子说道:“我告诉你什么是规矩,是如钢的纪律,是只对强者的改变,今年下半年准备复习吧,如果明年你考不上大学,那么明年我会让你们兄弟俩有一个飘进黄浦江。”

  秦月生说完,拉着韩韩走出了那扇门,不往会看,他知道,如果自己犹豫了,那么这两个人可能就真的完了。

第九章 我有一个哥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