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关于国庆的

  汽车的空间里弥漫着尴尬的气氛,秦月生反驳完以后,任雪就不再说话,她静静地看着窗外,秦月生也不知道说什么。秦月生看着李娜问道:“你是李娜吧!你怎么来了这里啊?”李娜大吃一惊,她惊讶的说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任雪淡淡的说道:“他能够说出咱们那一届百分之八十人的名字,甚至会知道你跟谁搞对象,跟谁关系好。”

  李娜问道:“为什么啊?”任雪说道:“初中的时候,我们俩就是邻班,包括你姐姐,我那时候不认识他,可是她却对我了解的超过了自己。后来我才知道,他的记忆力有一点超人,见过一面,就会知道名字这些。”秦月生看着李娜,又看了一眼任雪,他说道:“我哪有那么厉害,想太多!”任雪又说道:“这两年,几乎所有人都以为他是在天台抽烟,所以几乎将天台成为咱们学校的禁地,但是我想,他是在观察吧!”李娜说道:“他不是在追那个女孩吗?不是说他是因为那个女孩喜欢才把天台划为禁地的吗?”任雪看着秦月生,秦月生感觉后面如针刺一般,任雪说道:“哦!我才想起,原来天台除了白发魔君,还有一个她也可以踏上啊!”说她的时候,任雪仿佛是在咬牙切齿。秦月生笑了,对于这样的话,他不知道怎么接,他也不打算去接。

  只是有的人想躲,有的人却不给机会啊。任雪突然间说道:“阿生,你不打算给我一个解释吗?”秦月生无奈的笑了,他问道:“我为什么要给你呢!我们已经结束了。”

  这一趟车是注定尴尬的,只是很庆幸,自助餐厅没有那么远。进入餐厅的时候,任雪问道:“你请了吧?”秦月生点了点头。六个人坐了一个中等的桌子。当拿完东西以后,任雪突然又说道:“秦月生,我想喝酒。”秦月生说道:“下午还要报道,以后吧!”“秦月生,我想喝酒。”任雪又在重复。秦月生有一点变了脸色,他说道:“闹够了吗?”任雪却仿佛没看见一样,她又说道:“我,想,喝,酒。”肖英拼命的眨着眼睛,示意任雪不要闹过了。李娜和田螺也是各种劝,他们似乎害怕秦月生成为那个暴君。只是任雪却仿佛铁了心一样,她站起来,看着秦月生说道:“我想喝酒,行不行?”

  秦月生站起来,然后把经理叫过来说道:“有没有合适的包间,不被打扰的那种?”经理说:“先生,这是自助餐厅,我们不曾准备。”秦月生拿出来了五百块说道:“有,没有?如果没有那就去找另一家。”经理接过了现金,然后将他们带到自己的办公室,办公室准备了一张桌子,秦月生感觉这仿佛就是一个包间。

  秦月生让经理端过来两箱啤酒,又让拿过来一瓶茅台酒,秦月生说道:“来,想喝就喝,今天你怎么开心咱们怎么来。”然后将啤酒都起了,又将白酒打开,说道:“喝吧!”肖英过来说道:“月生!”秦月生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说话。任雪端过来一瓶,然后说道:“今天与各位相遇,我开心,先来一瓶。”然后端起酒瓶就开始往下喝,其实任雪的量有多少秦月生还是了解的,但是看着任雪,秦月生也知道任雪心里有火,他不打算劝,让她喝吧,喝痛快了可能就放下了吧!任雪仿佛突然间就喝多了,她又端起一瓶酒摇摇晃晃的说道:“今天,我很高兴,我与那个人终于又遇见了,我们之间不需要再逃避,我高兴。”所有人都看着秦月生,秦月生端起茅台,仿佛喝白水一样,他眼角突然间红了,他说道:“当初是你不告而别,为什么要怪我。”肖英也突然间端起一瓶酒,他说道:“月生,这一瓶我干了,我只想问你一句话。”他仰起头,也是猛灌,喝完以后,他问道:“秦月生,我不知道你的过去经历了什么,我不知道像任雪这样的还有多少,但是我只想知道你对韩韩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秦月生突然间呆了,他想起了韩韩,想起了那个自己喜欢了两年的存在,他坐了下来,又一次端起酒瓶,然后说道:“今日,与各位在此相遇,我很高兴,你们有些人与我有过交集,有些看我只是一个白发魔君。任雪、肖英、顾静、弓卉、徐静,这些都有过交集,甚至存在与任雪这样的存在。但是既然相聚,我就会尽我所能给你们一份安宁,我不想有一天被你们的那些朋友,那些有交集的人在背后骂我。”他一口气干掉,然后走到肖英跟前说道:“我会给韩韩一个交代!”然后拉起任雪,看着她昏昏欲睡,一动不动,秦月生用手轻轻的拢了一下任雪的头发说道:“让你受委屈了。”

  下午的时候,秦月生将价格又压了下去,最后以9800的价格成功签约,价格等于比别人低了一倍。但是最后弓卉还是掏了13800,进入了精品班。虽然秦龙说不需要秦月生掏钱,但是秦月生还是拿现金交了,然后让秦龙又给自己转了点钱。

  看着这原城的繁华,秦月生与任雪第一个晚自习并没有去上,秦月生跟赵邓彪打电话说了一下情况,然后就待在任雪身边。将任雪送回女生宿舍,秦月生害怕任雪吐了或者怎么了,带回男生宿舍,秦月生感觉更不合适。只是吧,在非梦画艺所在的小香港比较特殊,就只有两种存在最多,第一种是吃饭的地方,第二种就是所谓的旅馆,有上了星级的酒店,也有便宜的小旅馆。秦月生肯定不能让任雪受委屈,所以带到了酒店,只是电话刚刚打完,就看见任雪瞪着那个大眼睛看着秦月生,秦月生说道:“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任雪站起身来,秦月生这间客房在顶层呢,任雪看着这底下的繁华,然后问道:“你早知道我醒来了?”秦月生点了点头,然后在沙发上面点了一根烟说道:“既然醒了,不想再装下去了,那就问你一句,当初为什么要离开?”

第十九章 关于国庆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