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她的祭日

  “好久不见。”

  在一间密室中,四壁石墙,墙上灯火微弱,却足以照亮整间密室,那是正中央放着一副银色的棺材,黑玫瑰填满了红色内壁,是那么妖艳,棺材中一个红衣女子以标准的睡姿静静地躺着,面容安详。

  一只白皙的手触碰到了她冰冷没有温度的脸。

  “对不起,这几天有点忙,一直没来看你,你不怪我吧?”声音可辩是男声,他随意地坐在了地上,背靠着棺材。

  似乎正在等着女子回应,可过了很久,迟迟没有人回应他,他干笑了笑,笑意中有自嘲的意味。

  是啊,她已经死了,竟然还等一个死人在回应他,真傻!还好这里没有人,不然一定会被笑话吧。

  如今的离昼山已和昔往不太一样,只是新一届的弟子少了些历练罢了,已经没有上一届强了,所以也在加强他们的训练,影烟阁隐退江湖已有一段时间了,虽早已是不是离昼山的对手,但最近又开始蠢蠢欲动,似乎有重出江湖之意。但这已经不重要了,如今对离昼山威胁最大的是不久之前重现江湖的血魔宗。

  血魔宗,是十几年前曾威慑整个江湖的一个宗,甚至超过如今的离昼山,当时整个江湖都不敢得罪血魔宗,否则结果也只能是一个字——死。但终究还是恶有恶报,离昼山不知如何做到的,灭了血魔宗,那时,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血魔宗的宗主也被离昼山的上一任掌门当着整个江湖上的所有门派,以活人献祭的方式,去祭祀被血魔宗害过的人,从那时起,离昼山在江湖顶端的位置也就此立足。对于离昼山坐这个位置,众多门派认为名副其实,至少不会再有这么多的杀戮,虽然有些门派会不服,会觊觎这个位置,但也不敢轻举妄动。

  而如今,血魔宗重现,有些门派也开始不安分起来,这于这个江湖来说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虽然不知道新任宗主是谁?他实力又如何?但还是不得不提防着。从目前来看,血魔宗的目标很明确,那就是离昼山。可以看出来,完全是冲着离昼山来的,是为了复仇。

  “这几天子尘家里出事了,你说会不会与血魔宗有关?还是,蓝流七?”他抬头仰望着头顶的深色石壁。

  不知自言自语了多久,他竟靠在棺材边睡着了,不知不觉中眼角出现了晶莹的泪。

  ——————————

  离昼山上,风吹落枫叶,火红的枫叶覆盖满地,为大地铺上了一层红色的地毯,十几棵红色的枫树渲染了这一块空旷的地方,这片红色的地方多了一抹白影,远望白影静静地伫立在那。

  “没想到大师兄也会偷偷跑下山来看望暗辰啊。”苏冷月从后面走来,手中拎着一坛酒,蹲下身,将酒放下。

  风骁晨只是淡淡地瞥了她一眼,没有多说什么。那块石碑一直孤零零地立在这,也只有每年的这天才会有人来,其他时间偶尔会有人来看望,因为这里“洛暗辰之墓”早已被离昼山划为禁区,若有人来探望,不论是谁,都将被离昼山掌门驱逐出离昼山,洛暗辰也曾是掌门吴苍的一个得意门生,吴苍也是看在曾经的师徒之缘上,给洛暗辰在离昼山立了墓,但是洛暗辰罪恶深重,不允许任何人来看她,久而久之,这里成为了禁区,但总有人偶尔溜进来看望她,对于洛暗辰来说,离昼山几乎每个人都冒险来看过她,但唯一的遗憾是,吴乔铭他从未来过。

  苏冷月打开酒坛,诱人的酒味散发开来,她拿出三个杯子,每个杯子上都斟满酒,抬头看向风骁晨,举起其中一杯:“师兄,今天是暗辰的祭日,我们陪她喝酒吧。”

  风骁晨沉默了一会儿,才接过酒杯饮下酒。

  苏冷月笑了笑,将一杯酒洒在地上,另一杯自己饮下,又感慨道:“好快啊,已经六年过去了,影烟阁主,你死了以后呢,你知道有多少人厌弃苏家?苏家因你受了多少罪?苏家也没欠你什么,也没有得罪你,成立影烟阁,遭到世人唾弃,这样也就算了,可为什么要连累我们苏家?我们苏家可是养你的人啊!呵,如今你罪有应得。也只愿你下一世不要再来祸害我的家人了。”

  风骁晨始终没有开口说过话,一直面无表情地站着,那是因为他心中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他很想她,可再也见不到她了。对于这个曾经出生入死的挚友,现在也只能偶尔来看她几次,他也曾早就知道她的固执,却没有及时阻止她,他总感觉愧对于她,可早就晚了,一切都已无济于事。

  ——————————

  蓝家,洛暗辰被蓝钥硬生生地拽到了一处无人的角落,手腕被拽得生疼,换了一副身躯,力量已不如从前,根本挣脱不了蓝钥。

  蓝钥将她逼到了一个死角,让她无处可逃,笑得是那么丑陋,才刚放开她,她就一脚踹在了他胸口上,脚力很大,使他连忙后退了几步。他只是诧异地看了看胸口上的脚印,显然有些愠色,但很快又笑了起来,笑声让人头皮发麻。总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好啊,敢踹本公子,今天本公子就让你好看!”语罢,蓝钥便举起一只手,正要扇过去,洛暗辰直接抓住了那只手臂,狠狠地瞪着他。

  蓝钥愣了一下,神情变了些许,已不再那么嚣张,反而多了几份惶恐,若不是这里没有人,否则蓝钥的面子就丢大了,让他以后如何见人,他堂堂的蓝家公子,竟被一个女子给打了,还还不了手,怎么都有点说不过去吧。

  两人正对峙着,突然洛暗辰胸口一阵闷痛,蓝钥抓住这个机会,一巴掌扇过去,火辣辣的痛瞬间覆盖她半张脸,她直接被扇倒在地,嘴角边多了一抹鲜血。

  “贱人,本公子把你带回来可不是被你挨打用的,你还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这里可是我蓝家的地盘!若本公子现在想弄死你,只是一句话的事,我留你一条贱命,你最好给我识相一点!”蓝钥又恢复了最初的傲慢态度,居高临下的俯视她。

  “可笑。”洛暗辰冰冷地吐出了这两个字。

  见她这个态度,蓝钥恼了:“本公子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看你等一下还怎么嚣张。”

  蓝钥立刻冲向她,整个人都覆在她身上,她一脸厌恶,迅速推开他,而他似乎来了兴趣,抱住了她。

  “放开我!滚!”洛暗辰挣扎着。

  蓝钥听着她的喊叫,更满意了,直接开始动她衣,猛然间,一只强劲而有力的手,抓住了蓝钥的肩,将他狠狠地往后拽了过去。

  蓝钥顿时摔倒在地,揉了揉被抓的生痛的肩,心中怒气冲天,看清了那个人后,更是如此。

  洛暗辰一惊。

  是他……

  

她的祭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