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三.闪回

  时间在我的记忆中回到了一个多月以前,凌欣然初次加我QQ的那天。

  下班后,在附近的店里随意买了点寿司外带,便回到了家。

  食而无味地吃完寿司,我隐约感觉有哪里不对。回头一看,这才发现酱料包和芥末还安安静静地躺在塑料袋里。

  呵呵……望着已经空空如也的寿司盒,我无语问苍天。

  我总是这样因为莫名其妙的思考而走神,继而做出很多无奈的事情。

  虽然只是小事一桩,但依旧对我的心情有些影响。毕竟本应美味的一餐因为我的马虎而变成了“食之无味”。尤其是对于钟爱寿司的我而言,这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好巧不巧,我的心底刚刚升起的一丝郁闷,马上就被隔壁情侣吵闹的声音拔至最高点。我捂着耳朵痛苦地闭上眼睛,待隔壁的女人摔烂了家里最后一个碗,这才缓缓地放开了死捂在耳朵上酸痛的双手。

  酸痛的其实不只是双手,还有双耳。终于松了一口气的我还没缓过神儿,又听见“砰”地一声。我条件反射地再次捂起耳朵,然而已经晚了。

  这猝不及防的最后一声,应该才是邻居家的最后一个碗碟吧。我心疼地揉了揉耳朵,长叹一声,把自己扔进沙发里,屁股无意间触压到了被我胡乱“弃尸”在沙发上的电视遥控器。

  电视打开了。

  我将身子坐正,从屁股底下掏出了这个连电池盖子都已丢失的遥控器,随手扔在了面前的茶几上。接着我一个抬头就被电视上的美丽景色所吸引了。

  那是一座不知名的南方城市的码头,此时,不管是在电视里还是电视外,天色都已近黄昏。透过阳台向窗外望去,只能看到北方城市在冬天光秃秃的树干。而电视里,却是另一番美丽的景象。

  波澜壮阔的海面上,正游曳着曳着数艘大型轮船。在夕阳的余晖下,一群群海鸥环绕着轮船的周围飞翔栖息着。而与

  之极不协调的是,楼下忽然响起了警笛的轰鸣声。

  吵死了!

  我关上电视,不满地走到阳台上望了一下,看到院子里停着一辆警车,和黑压压的人群脑袋。

  “谁家又打起来了?”我疑惑地自言自语了一句,便关上了窗户。我懒得看热闹,因为类似的事在我们这里实在太多。

  说起来我住的这个小区因为没有保安,有时会进一些小偷小摸,因此房租才如此廉价。而我家徒四壁,又因为某种原因和家里暂时断了来往,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只有一部破旧到几乎只能打字的弘基笔记本电脑,和一台历史悠久的苹果四手机,所以我完全不必担心小偷的问题。

  劫财不怕,那劫色呢?我就更不怕了。我的外貌嘛……恩……因为我不想把“丑”这个字用在自己身上,所以这么形容吧:大概八十平米不到的出租房,只有洗手间有一面镜子。而在每天上班前,我的洗漱时间不超过五分钟,梳妆台,衣柜和空的没什么区别。

  是的,我的确是女人。但应该不算是一个合格的女人。短发和黑皮肤,塌鼻梁,还有那营养不良的搓衣板身材,让我彻底与美女一词绝缘。

  现在是2017年冬天,而我依旧穿着入秋的衣服,有些衣不裹体,在公司上班时的职业装早被我脱下来挂在了鞋柜旁。现在,我依然在用那台N年前的男友送的苹果四,即便它已经破旧不堪,死机花屏等状况更是家常便饭。这样一台手机,别说是小偷了,掉在地上恐怕连收废铁的老头都不会捡的。

  这就是我,邱映孑。我是个业余侦探小说家,也是一个无比悲催的丑女加上班族。而我只是这座城市大多数百姓的一个缩影。

  关上窗户后,我百般聊赖地坐在沙发上开始玩手机。这个时候,我又看到一条来自QQ未读消息。

  凌欣然:孑,我看新闻上说,你家那个小区有人死了。你还好吗?

  我吃了一惊,立刻条件反射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四周围看了看。

  然后,我想起了楼下的警车。这时,我听到门口有按门铃的声音,打开门,两个警察站在外面,其中一个向我出示了证件。

  原来,隔壁的夫妻打架,丈夫用摔碎的碗碟割伤了妻子的大动脉,导致妻子流血过多死亡。

  这就是今天的新闻联播的内容。

  刚接受完警察问话的我,在回答了警察几个问题后,终于被“放生”。

  “谢谢你啊,如果以后需要你出庭作证,那还请配合。”其中一个警察给我留下了名片,他的姓非常特别,姓他。这个姓我听说过,但第一次遇到。

  没错,你我他的他。他重言警官。

  我惊魂未定地关上了门,坐在沙发上喘着粗气,随手抓起破烂遥控器打开电视,想要缓解一下情绪。

  原来就算是侦探作家,真的遇到案子发生在自己周围时,还是会心有余悸。

  新闻联播上,播放着刚才我听到的案子。电视画面上出现了我熟悉的小区环境,还有他重言警官,和警车,甚至蒙着白布的尸体被抬下来的场景。

  我舒了一口气,抓起手机回复凌欣然:那女的正好住我隔壁。我听到他们打架了,刚才警察来找我问话,吓死我了,就一墙之隔!

  凌欣然发了个笑脸过来:侦探作家还会害怕?

  我也笑了:为什么侦探作家就不能害怕?

  接着,我们愉快地聊了起来。

  接下来的日子,我继续着自己的无聊上班和码字生活。只有看到读者留言,和作品在书店推荐时,才会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

  而凌欣然,也依旧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我用QQ聊着天。

  直到有一天,我下班回家看到了她的留言。

  凌欣然:孑,我在你小说的简介里看到你大学时是读法医系的。那我能不能问一下,手腕上的动脉在什么位置?是不是动脉破了,人就必死无疑了?这个问题对我来说很重要……

三.闪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