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五.逃出生天

  我看到穆森的手剧烈地抖了一下,眼神飞快地从报纸上惨烈的现场照片移开了。奇怪,他不是早就看过这份报纸了吗?而且这份报纸还是他拿给我的。

  那他激动什么?我并不好判断他的情绪究竟出于恐慌抑或兴奋,总之惹人怀疑。

  报纸上沾满了灰尘。我将它放了下来,习惯性地掸了掸手,朝穆森那里挪了下身子。而穆森似乎下意识地回避我,他不自觉地又挪了一下与我拉开了一段距离。

  “你怎么了?”我看着他的手,关切地问。

  穆森看了我一下,然后摇了摇头。这时的他,已经慢慢平复下来,手也不再抖了。面对他已经变得坦然的眼神,我一时不知该问什么。出于职业的敏感,我总觉得这个人不那么简单。

  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们二人都陷入了无休止的沉默。那张老旧的报纸安静地躺在地上,仿佛一具千年古尸,干巴巴的躯体轻飘飘的,发出岁月和腐烂的气味。还不时地被不知从哪刮来的阵阵阴风吹得哗啦啦作响。

  “我想出去。”他的喉咙干巴巴的。

  我又何尝不是呢。

  不管把我关在这里的人出于何种居心,无论凌欣然是否还活着,或者接下来即将面对什么,我首先要完成的,是活着走出这间地下室。

  只有逃出去才有机会搞清楚一切谜团。

  “我需要你帮我。”我握了握穆森的手。

  穆森抬起头,他唯一没有被绷带包裹住的小眼睛,依旧黑漆漆的,茫然而幽深地望着我。

  “好,现在咱们分工,在周围找找有没有可以用的工具,尖锐一些的。找到了就直接拿着,然后敲敲墙壁和地板,看看后没有松动的地方。尤其注意找找你刚才过来时候的那个门。”

  穆森张了张口,仿佛想说什么,却又咽了回去。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这房子确实是你装修的,但都过去那么多年了,他也许偷偷改造过。而且你刚才来的时候,那个楼梯和通往这里的那个密道,你不是也毫无印象吗?”我提醒道。

  穆森想了一会儿,叹道:“也是。有几个有钱人不防人呢!”

  “楼梯不会自己消失。我看到你一步步走过来时是仰卧的姿势,但那个门按道理来讲却不太可能是在天花板上……因为我看到的你是和我视线平行的,不过我又仔细回忆了一下,我那时的姿势虽然是仰卧,但其实上半身已经直起来了,也就是说,我应该是在墙壁较靠上的位置看到你和台阶的,而不是天花板……”我自顾自地推理着。

  穆森突然一拍巴掌:“对啊!我记得下最后一个台阶的时候,好像还差点摔倒,因为不知怎么搞得,最后一个台阶好像特别高,我脚底一下就好像踩空了似的……然后我一爬起来,就看到你了。再回头,身后就是白墙,台阶不见了。”

  “在我们注意力都集中在对方身上的时候,那个机关的门,也就是白墙落了下来,台阶就消失了。”我越来越觉得自己的推断是正确的。

  寻遍四周,我没找到任何可以防身和使用的尖锐用具,而穆森却不知从哪里捡来了一把螺丝刀。我狐疑地看着他,他却将螺丝刀递给了我:“你拿着吧,还可以防身用。”

  “谢谢。”我迟疑了一下,还是接过了那把崭新的螺丝刀。

  由于太新,螺丝刀把手上居然有些许生涩感,似乎它从未使用过。

  “你在哪捡的?”我继续沿着墙壁敲敲打打,装作不经意地问道。

  “哦,灵堂屋附近。”穆森随口答道。

  我下意识地朝那方向看去,那房间的门半虚掩着,仿佛有一阵阴风从我耳边吹过。透过尚未关严的门,我仿佛看到了凌欣然的照片孤零零地放在那里,亦如同学生时代的她,孤独地站在喧闹的操场上,一脸落寞的模样。

  我一面心不在焉地胡思乱想着,一面将视线所及的墙壁都敲打了一遍,没有发现任何空隙。然后,我开始把目标转向地面。如果地面还是这样,那我想,就只剩下天花板了。但如果天花板也还是没有可疑的地方呢?

  那,我就不知道了。不知我已经在这里被困了多久,饥饿口渴,恐慌等一些列绝望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而体力和脑力的消耗殆尽也使得我的老毛病低血糖症开始发作。

  一旦低血糖,我的大脑便无法思考。

  现在,该怎么办?我虚弱地看了看穆森,他依旧不放弃地反复敲打。我深吸了一口气,却开始感觉得胸闷气短。

  地下室空气不好,从小身体差,器官脆弱的我,大概开始缺氧了。加上不吃不喝,体力透支。

  怎么办呢?

  我像个死人一样半瘫着靠在墙壁上,喘着粗气。

  “你不舒服吗?快坐下来休息会儿,没事还有我呢。好在这里也不是很大。”穆森将我搀扶到不远处灯光稍暗一些的地方。

  我的视线有些模糊,看着穆森走进了那个阴森的灵堂房间,不知从哪里拿来了一些水果,摆放在我面前。

  等等,这些该不会是……祭品?

  我摆了摆手:“这些可不能吃,都不知道放了多久,会中毒的。”

  穆森却不以为然地拿起一个香蕉,大大咧咧地剥了皮,露出嫩黄色的果肉。然后,他困难地张开嘴,将香蕉一口全部塞进了那个被绷带包裹得几乎只露出一个黑洞的嘴巴。

  那一刻我看到了他的牙齿,洁白无瑕,并不像是一个装修工人的牙。当然,我承认这个推测太过武断。有些人牙齿白是天生的。

  “你看,这香蕉一点也没发黑,估计是有人换过的。”穆森的话让我暂时放心。于是我不再顾忌什么,狼吞虎咽地吃掉了摆在我面前的所有水果。

  打了个饱嗝,我的体力和脑力逐渐恢复。然而,这并不能减轻我心中的疑惑。反之,身体的疼痛消失了,心里的恐惧也就随之而来。

  “你难道不觉得奇怪吗?香蕉一般放两天就坏了,如果刚才的水果一点都没坏,那么说明昨天有人来过。在把我们关到这里之前。”

  “可这里……”穆森看了看周围:“咱们喊了那么半天都没人回应,应该已经没人住了吧……”

  “你当初安的是隔音墙吗?”我看着他问。

  “是。不过刚才看了墙壁,已经不是我当初装修时用的材料了。换成了普通的。也就是说现在是没有隔音效果的。”

  穆森说着随手敲了敲他腰部位置的墙壁,却随即脸色突变:“这块是空心的!”

  我连忙站起身敲了敲,果不其然。和其他声音比,这块墙壁的声音很空洞。

  “把螺丝刀给我。”穆森道。

  接下来,我站在原地,看着他一下下地将那块墙费力地凿开,弄出了一个洞。然后,那里竟然出现了一堆电线。正在我失望之时,穆森的手看似不经意地在里面摸了一下,像是碰到了什么开关,在我身后,一扇门突然打开了。

  出现在眼前的,正是那排我们“期待已久”的台阶。

五.逃出生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