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八 .意外的发现

  终于挣脱黑暗,来到久违的光明。大自然的气息在这一刻显得无比珍贵。我和穆森推开玻璃门,太阳耀眼的光芒立刻汹涌而至。

  我的眼睛被毫无防备地刺出了泪水,却依旧没有躲闪,而是闭上眼,大口大口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大概走了十几步,一个大栅栏铁门出现在我们的眼前。穆森没说话,径直推开了门。

  原来门没有锁。

  “这里才是游泳池,往上两个楼层阳台的落地玻璃窗碎了,就是我要修的那扇玻璃门。”穆森指了指上方。

  “怎么一个人影都没有?”我环顾四周,下意识地寻找着凌欣然的身影。然而,周围一片寂静,仿佛一个楼面展览区,装修无比甚好,却看不出有人居住的迹象。

  穆森摇了摇头:“一般秦先生和菲佣都在,我被困在地下室之前,是菲佣帮我开的门,她告诉我二楼玻璃窗碎掉的位置,我就上去了。然后走到楼上,我听到手机铃声响了一下,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推开里面的门,在地上四处张望着,仿佛在寻找什么。

  我跟着他的脚步来到二楼,他看了一眼落地窗附近,眼神忽然变得无比欣喜:“我的手机还在!”

  他欢天喜地地跑了过去,却发现自己的手机已经关机。他看了看我,我也纳闷地看了看他,不知该说些什么。这时,我瞥见了落地窗旁的电子日历。

  原来,从我们被困到现在,竟然已经过去了三天多!

  “已经过去三天了,难怪你的手机会没电。”我解答着他的疑惑,心中却升起一种怪异的感觉。

  从言行举止来看,他似乎太过“来去自如”,就像是这里的主人……可是……纵使他说时常会来这里修理维护,我也依旧觉得有一丝不妥。

  在我逐渐焦躁的情绪中,穆森走向二楼客厅,轻车熟路地打开电源,从电视机下方抽出了一根充电线,将自己的手机插了上去。

  那种不安的情绪在我的心里越来越重。

  他看了我一眼,很快找出另外一根充电线,朝我晃了晃。半秒后我才反应过来,立刻飞奔过去给手机充电。

  “没想到这里还有这么老式的充电线啊……真是想不到。”我一边感叹,一边暗自观察穆森的表情。

  穆森掸了掸手上的灰尘:“我也是从犄角旮旯里翻出来的,别看你那手机旧,但确实几乎每家都有这个充电线,只不过不是谁都还能找得到。”

  “那我还真是幸运了……”我搭话道。余光却瞥见放在茶几上的剪刀。顿时,我忽然想起了一件十分重要的是:包裹在穆森全身的绷带还未解开!

  我看了看他,他又莫名地看了看我。绷带上那两只黑洞洞的眼睛带给人一种树袋熊倒挂在树枝上偷窥的感觉,时而让人觉得恐怖,时而令人想要发笑。

  我朝茶几上的剪刀努了努嘴:“你是不是缠得习惯了,舍不得拆下来?”

  穆森尴尬地哈哈大笑。

  一阵轻松的气氛过后,我小心翼翼地帮他拆开绷带。全身的绷带如同蛇皮一样,在我精湛的“刀工”下,一圈圈地褪去。

  在满地白色绷带的中央,赫然出现了一张令我略感惊诧的面庞。

  我发誓这一生自己从未见过比例如此怪异的五官。

  嘴唇上出现一道横线式的伤疤,应该是兔唇手术所造成的;眼睛大而无神,仿佛两只空洞的黑眼珠硬生生地镶嵌在一颗干瘪的骷髅头上。他身形壮硕,脸颊却干瘪得吓人,两腮和眼窝深深地陷了进去,鼻梁也塌成一块平地,几乎能看到两只外翻的鼻孔。

  我一时无语。他尴尬地笑了笑,从绷带垃圾堆里迈了出来,在离我几米远的沙发上坐下。仿佛怕吓到我一样,他把头深深低了下去:“抱歉,吓到你了吧。我天生兔唇,做完手术,出院回家的路上,自家三轮车又出了车祸,翻进沟里,之后我就成这副样子了。”他平静道,语气听不出一丝的哽咽与怨怼。

  我似乎已经忘了方才对他的戒备,开始对自己的态度而感到羞愧。

  因为出事故而毁容,这值得我如此大惊小怪吗?想来,自以为心理承受能力颇强的我,原来只是叶公好龙罢了。如此丢人。写了那么多年的悬疑恐怖小说,当真的见到在自己笔下出现过无数次的“毁容者”,竟然被吓得说不出话来。

  我在内心将自己骂了一百遍,并告诫自己:就算他的样貌令我感到不适,现在也不是害怕的时候。

  “没什么,我只是没想到,你性格那么好……”话说到最后我才意识到不合适。不过,穆森显然没有介意,而是走过来,拿起自己的手机看了看。

  我借机转移话题,企图令气氛不那么尴尬:“这么多天没回家,老婆孩子都该着急了吧?”

  穆森露出了真正意义上“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眼盯着手机漫不经心道:“我没成家。”

  我立刻就闭嘴了。是啊,看看他的脸,谁敢嫁给他呢?

  “我的手机死机了,你帮我看一下好吗?”他摇晃着手里的三星手机,惊呼道。

  我立刻跑过去,拿过他的三星旧手机,摇晃了两下,又找到开机键重启,这才恢复正常。然而,没有信号。我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同样信号微弱。

  穆森有些焦急:“这里信号一向很好呀!”

  “淡定点,我觉得当务之急是咱们先离开这里,你也别修玻璃了。”我想了想道。

  “离开这里?然后去哪?我装修费都没拿到呢……又旷工这么多天,我要怎么和老板解释……”穆森带着哭腔说。

  “去警察局。我想知道是谁用乙醚弄晕我,也想知道究竟是谁冒充我已经去世的老同学把我约到这里的。还有,你这种情况,也只有警察能向你老板解释了。”

  穆森不说话了,仿佛在低头思考我的建议。

  而我,在将目光收回时,看到了自己已经充电开机的手机,停留在已接电话的页面,信号什么的已经慢慢恢复。

  再看穆森的手机,似乎比我的还要慢些。按下一个键,要过几秒才能看到反应,这可让性急的我饱受折磨。

  忽然,我不小心点进了他的通讯录页面,在已拨电话内看到了一串熟悉的号码。

  诶?这不是我的手机号吗?

  ?!

  这是什么情况?

  我狐疑地回头看了穆森一眼,他低着头在想事情,并未注意到我的目光。

  不,在来到这栋别墅之前,我从来就不认识他。

  我将自己的手机翻到通讯录,输入了这个号码。然后,令我始料未及的一幕发生了:通讯录显示出的姓名立刻如同一记重锤,狠狠地砸向我的脑袋。

  顿时,我的脑海里回忆起凌欣然的灵堂,雪夜接到的陌生电话,穆森古怪的出现,以及凌欣然的死讯……这一切都来得太过突然,我避无可避……

  终于,我感到大脑“嗡”地一声……天旋地转。

  这是凌欣然的号码!我立刻想起了那天雪夜,她在网上留言问我关于割动脉自杀的问题,和那通神秘的电话。我认为,那陌生号码只能是凌欣然的。但打回去以后,接听的却是一个陌生男人。我努力地回忆那男人的声线,试图将它与穆森的声音做个对比,却是徒劳。他们二人的声音,毫无特点可言。那天挂断电话后,我被她发过来的家暴照片彻底分神,忘记确认那通电话究竟是不是她打来的……

  而想到这些的时候,我又陡然记起了一个事实:凌欣然不是在四年前就已经死了吗?

  我的大脑无法承受如此庞大的信息量,开始彻底陷入一片空白与混沌当中。我听到穆森在我身后倒了一杯水,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

  而我,正努力控制住双手的颤抖,却再也不敢回头看那个叫穆森的男人……

八 .意外的发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