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0章 为什么哭

  “待会吃了饭我就回去了。”傅羽意说道。

  这满月酒本来是打算操办一场家宴,喊些亲近点的亲朋好友过来,但因为是卫家年轻这代的第一个男孙,因而这酒席还是办得隆重了些。

  “随你吧。”老爷子看着厅子里黑压压的人,“我也不喜欢太过喧闹,你大舅说要办,那就办吧。”

  卫家人脉广,酒席上有各界人士,当然也有人趁此机会提起生意上的事情,傅羽意无心于此,只淡淡应付。他四处望了一眼,没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他找来高照问道:“她呢?”

  高照再怎么没觉悟也知道他问的人是谁,“回去了。”

  “回去了?”傅羽意冷眉一扫,“你不知道叫她等等?”

  高照耸耸肩,一脸无奈,“又要我背锅啊?傅老板,我可是苦口婆心地劝过了,让她随便吃点东西再等你一起离开,可她不愿意,连话也不多说几句。我看她心情很低落,也不好勉强她。”

  言下之意,他尽力了,别再因此而流放他了。

  傅羽意又问,“余白晴带她离开的?”

  “那倒没有。他爸还在这里,他怎么敢走?”余白晴最畏惧的,还是他自个的父亲。

  傅羽意敛了眸光,淡声道:“知道了。”

  “那……”高照咧着嘴,搓搓手,一脸谄媚,“下乡的事情……”

  “照旧。”话里没有商量的余地。

  听到这,高照都要气死了,亏大家平时还称兄道弟的,竟然这么不讲义气。他手往前一指,“你舅在那呢!”

  “你姐也在那呢。”傅羽意说的是高容。

  高照挺直了腰脊,“那我说起来还是你舅呢!”

  “你是大宝小宝的小舅舅,可不是我的小舅舅。”傅羽意说着就将鸡腿夹到他碗里,“多吃几个鸡腿,蓄好体力进村去。”

  还是逃不了下乡的命运,高照皮笑肉不笑地说:“多谢傅老板。”

  随意吃了两口饭,傅羽意跟卫老爷子打了招呼就驱车离开了。傅宅静悄悄的,他停好车,直接搭上电梯,一路直往何欢颜的房间走去。

  七楼。

  何欢颜缩在浅樱色的被子底下,身子蜷缩着,一片沉默。熟悉的傅家,陌生的房间,毫无归属感。她听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也知道来人是谁,但她不想理会。

  傅羽意松了松衬衫的两个扣子,走近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她默然无声。

  他翻过她的身,见她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双眼却是通红的。他坐在床沿,问道:“为什么哭?”

  何欢颜没有看他,闷闷地回了一声,“我没哭。”嗓音很淡很淡,不想说太多。

  傅羽意将她右侧的头发撩到耳后,“告诉我为什么哭。”

  她拉紧被子,目光望着天花板,“我说了我没哭。”

  他极有耐心,穷追不舍,“那你的眼睛怎么红了?”

  被他问得烦了,她回一句,“我眼红关你什么事!”

  他俯下头,在她耳边低笑道:“当初跟我过夜,痛得死去活来都没见你哭,如今还有什么事情会惹得你掉泪?”

第30章 为什么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