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0章 要多少钱

  今天没有太阳,天气凉爽舒适,何欢颜打算出去走走。跟傅羽意一起吃完早饭后,她回到自己房间,不久,接到了一条信息,是何云慈发来的,让她到雨天咖啡馆等她。

  何欢颜心知肚明,这时候咖啡馆还没有开始营业,何云慈当然不是喊她去喝咖啡的。

  雨天咖啡馆是何云慈认识的一个朋友开的,她只想找个安静而隐秘的地方跟何欢颜谈一谈。

  一坐下来,她就开口道:“说吧,你要多少钱,我给你。”一副很大方的样子。

  咖啡馆的光线偏幽暗,对面那张脸看着很冷硬,又很高傲。何欢颜眸光淡淡,“我不缺钱,我也不要你的钱。”

  “那你回来干什么?”何云慈质问道:“存心毁掉我的生活是不是?”

  她的语气又变得咄咄逼人,“你可真是聪明,明知道傅羽意看不起我,你还找了他当靠山,仗着他来奚落我。你说说,我什么时候亏待过你了?用钱把你养大,你给我的回报就是这个?”

  在钱这方面,她可能真的没有“亏待”她,但其他方面呢?

  一个母亲对女儿说这样的话,谁听了都会心堵吧?

  她淡淡回讽,“我有本事毁掉你的生活?明明可以堂堂正正地做人,你自己却选择了下贱的行当,这本来就是事实,还怕谁来奚落你?”

  还敢揭她的老底了!何云慈脸色怒白,“如果不是生活所迫,谁会出卖自己的皮肉?”

  何欢颜冷冷扯唇,“生活所迫?明明就是你自己本性懦弱且下贱,是你自己好逸恶劳贪图富贵。”

  她的眼睛亮亮的,说起一个令人钦佩的小人物,“我们村里有个男人,他没有家,常年只穿着同一套衣服,一年一年地捡垃圾来养活自己,至今他还活得好好的,生活所迫?可他站得直挺挺的。”

  “是,他是有志气,志气能当饭吃吗?还不是一辈子只能靠捡垃圾活下去。那样的生活,我可受不了。”说到志气,何云慈撩了撩头发,眼中透着不屑。

  何欢颜冷冷地瞅着她,“活着是不容易,我也吃过很多苦,但这世上也多的是方法来养活自己,还没有到绝境,你就自甘堕落,到头来还故作姿态说自己可怜,说是生活将你逼迫成这样,请问,你还要脸吗?”

  一瞬间,何云慈被她说得哑口无言,只能干发怒。“我早就厌倦了那样的生活,后来还不是为了养你才重操旧业的,你如今倒反过来责怪我!”

  六七岁的暑假,何欢颜缩在出租屋闷热的小杂物间里写作业,耳边却传来男人粗鲁的嚎叫声和女人兴奋的呻吟声,她硬着头皮把作业写完了。

  等男人离去时,她无声地走出来,看到女人裹着一张被子,用手弹了弹那两张崭新的一百块钱,一脸满足。

  她站在床尾,怯怯地说:“妈妈,我去捡瓶子换钱,你不要再做这种事情了。”

  “别喊我妈!”女人看也没看她一眼,径自摸着手上的钱,语带嘲讽,“你捡一个月的瓶子也抵不上我一小时得来的钱。”

  想起以前的事情,何欢颜一脸冷漠,“是你自己太贪心了。”

第40章 要多少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