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6章 藏在心底的

  何欢颜此时有点哭笑不得。一个一米八五的大男人让她这个一米六五的小女子背他?恐怕她的脊椎都要被他压垮了。

  “你背我。”傅羽意又这样说。整个身躯贴着她的背,双手还搂在她的脖子上。

  “你别趁着醉酒就跟我耍无赖。”何欢颜无奈道:“我背不动你。”

  他仍是从身后搂着她,不放手。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他醉酒的样子,也是到这时才知道,醉酒后的他原来还会这么顽固。她换了个折中的方法,“要不我扶你?”

  “不。”傅羽意坚决地拒绝了。

  “可我真的背不动你呀。”何欢颜从他双臂中解脱出来,仰头看着他,“傅羽意,你到底要不要回房?你不回去,那我就走了。”

  “不许走。”他拉着她的手,不让她离开。

  “走也不是,背又背不了你,我还能怎么办?”她很无奈。

  “我可以背你。”话音刚落,傅羽意就一把将她背起。

  她回过神时,整个人已经趴在他背上了。没想到醉酒的傅三少是这么闹腾,她揉了揉眉心。“放我下来,我自己走。”

  挣脱不下来时,她只好说:“傅羽意,那你要走稳一点。”

  “放心,不会让你摔倒的。”他回道。

  不会让她摔倒……听着这似醉话又不似醉话的言语,何欢颜有些许怔愣。心,竟有几许发暖。

  傅羽意背着她,一路安稳地回到了他的房间。为了证明他所言不虚,进门时他又强调了一句,“我不仅能走得稳,跑得也稳。”

  于是说完之后,他就背着她跑进了卧室。

  经他这样一跑,何欢颜有些吓一跳。她简直不敢相信,这是平日里那个冷静沉稳的傅三少吗?所以这是不是他隐藏起来的性情?

  她出言制止他,“好了。你别再跑了,不然我都要头晕了。”

  傅羽意这才慢慢停了下来,又把她放下。

  高大的身躯忽然有些不稳,她扶了他一下。“都叫你别跑了,先去坐一会。”

  他坐到床边。忽然抬头对她说道:“我要画画。”

  她愣道:“画画?”

  他点头,“画画。”

  “傅三少真是多才多艺。”她摆摆手,也任由他去了,“那你去书房画吧。”

  “在这里就行。”傅羽意坐在床边的地板上,拿过床头柜的铅笔和白色信纸,低着头,当真就在纸上描绘起来。

  她站在一旁,看着他那专注的侧脸,又开始思考起一个问题,不知道他是真醉还是假醉。

  没多久,他立起白纸,给她看,“画好了。”

  不得不说,他画出来的图像十分生动。白纸上画的是夜色中的紫荆树,除了叶子之外,还有丝线一样的东西飘着,像装饰着羽毛的风铃,缓缓飘动。

  “好看吗?”傅羽意问她。

  何欢颜凭心而论,“好看。”

  他扬起唇角,将白纸递给她,“看得出画的是什么吗?”

  她回道:“不就是紫荆树?”

  他又问,“还有呢?”

  除了紫荆树,她再也看不出还有其他东西了。

  “三少是意识流画派,我看不懂。”她将白纸放到床头柜上,又拿过他手中的铅笔,“快起来。”

  “那是——藏在心底的。”若有似无的声音从傅羽意口中说出。

第46章 藏在心底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