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95章 在哪里见过

  “小英。”覃萍喊了她一声,看似责怪她,“你也真是的,明明知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还气什么呢?跟这些没有教养的人说话,她也听不懂的,何必浪费口舌?”

  “那是。”听到覃萍的话,覃英的怒气稍微平息了一点,她抬高头颅,高傲地看着何欢颜,“乡下来的丫头,再怎么打扮,也掩盖不住骨子里的下贱。”

  “说话别那么过分,积点口德。”何欢颜冷冷提醒她。

  眼见贺遥走过来了,她也不想跟她们争吵下去,冷淡地说了一句,“二舅母,失陪了。”

  “贺遥,我们走。”

  她正想带着贺遥离开,就听到覃萍嗤笑一声,“何欢颜,你这次回来,原来是要爬进陆家做那大室啊。这主意打得真好,真是应了那句话,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何欢颜转头,冷声问道:“二舅母,你这是什么意思?”

  覃萍冷冷一笑,“小英,你知道吗?两年前,有个人想爬到人家有妇之夫陆飞源的床上,妄想靠着人家的富贵飞上枝头变凤凰,结果却被人撞见她这不要脸的一幕,当年那个丑闻,可是轰动了梅鹤城呢。”

  当时覃英还在外面学习,对梅鹤城里发生的事情也没有太过关注。“我隐约听说过这个事情,却不知道那个女人是谁。难道……”

  何欢颜脸色发冷,“二舅母,有话就直说,用不着拐那么多弯。”

  “那时候制造出的丑闻你倒忘了。”覃萍呵笑一声,“原来你的居心在这里啊,想跟陆飞源的妻子做姐妹,日后时机成熟了,就挤掉她这位正室夫人。”

  何欢颜似乎听明白了,但还是有些疑惑。

  覃萍看向贺遥,脸上堆着不怀好意的笑容,“陆太太,你说是不是啊?”

  陆太太?

  何欢颜诧异地看了贺遥一眼,只见她脸色平淡,甚至没有任何表情。

  她竟然是陆飞源的妻子?

  这下,轮到覃英来取笑何欢颜了,“原来你就是那个不要脸的狐狸精!当初勾引人家丈夫不成,如今就用怀柔手段,想取得人家陆太太的信任,以便登堂入室是不是?真是可怕的女人,连一个傻子都不放过。”

  她又用一种同情的口吻说道:“陆太太,你真可怜。”

  “真是太可怜了。”覃萍接过话,“极少人知道,这位陆太太脑子有点问题,好不容易才嫁了个丈夫,又被有心之人挤进来破坏她的婚姻,真是可怜啊。两年前受的屈辱还不够,两年后又被同一个人欺负了。”

  贺遥的脑子……有问题?何欢颜呆愣地看了她一眼。怪不得她的神情这么呆滞。

  “姑姑,她是傻子,说了她也不懂。”覃英的语气里充满了高傲。

  何欢颜冷冷的目光落在覃英身上,冷厉地呵斥一句,“她是不是傻子,轮不着你来说话!她绝对比你这种自以为是的人聪明多了,哪像你,目中无人,鼠目寸光,不知长短!”

  “你!”覃英怒白了脸。

  何欢颜懒得再跟这种人逞口舌之利,轻轻拉住贺遥的手腕,转身离开。

  覃英在她身后骂道:“你又想闹个全城皆知的丑闻是不是!”

  何欢颜顿了下脚步,脸上闪过一抹挣扎。最后,她冷声道:“你要想借此给我制造丑闻的话,那不好意思了,我不会轻饶你的。”

  “不会轻饶我?你有那本事吗?”覃英嗤笑。

  她回头看她一眼,眸光发寒,“再加一个傅二哥怎么样?”你覃英不是喜欢傅羽凤吗?那她就拉着傅羽凤来治一治覃英这高傲的脾气。

  果然,覃英只是恨得牙痒痒的,一时没有说话。

  何欢颜不再理会她们,又继续往前走。站在林荫道上,她招了一辆出租车。

  “师傅,麻烦送她到西山陆宅。”

  西山脚下较为偏僻,那里有好几幢别墅,而陆家就在其中一幢里。

  她让贺遥坐到后座,又提前付清了车费。

  正准备关上车门离开时,贺遥抬起头看着她,表情没有那么呆滞了,轻轻说道:“何欢颜。我记得你的名字了。”说完,还弯起了唇角,很浅很浅。

  何欢颜忽然觉得有一种罪恶感。

  让一个头脑不清醒的人坐陌生人的车回去,这一路上,要是遇到危险了,她懂什么?她如何自保?

  挣扎了一会,她也一起上车了。“我陪你回去吧。”

  贺遥看着她,点点头,伸出手接过她手中的袋子,“我帮你拿。”

  “谢谢你。”何欢颜微笑道。

  贺遥的视线一直落在精美的纸袋上,看了又看,她低着头问道:“可以看看是什么吗?”

  何欢颜有些意外,她随后柔声对她说道:“当然可以。”

  贺遥也没有把里面的东西弄乱,只是动作轻柔地翻着看了看,一边说道:“是小孩子的衣服啊。粉色的,青色的,有小花,有叶子。”

  “是。”何欢颜笑着应了一声。

  “这个好看。”贺遥从另一个袋子里拿出一个发圈。那个黑色的发圈被银灰色略透明的丝带缠绕着,还垂下了一小段,看上去飘逸灵动。

  她侧着头,将发圈放到右脑勺处比了比,轻轻笑着,自言自语,“应该会好看的。”

  “你喜欢吗?”何欢颜对她说:“你拿去用吧。”

  “可以吗?”贺遥轻轻问了她一句。

  何欢颜不知道她的脑子是受损到什么程度,但是看到她这种卑微又带着期待的表情,觉得还是有些心疼的。

  她笑道:“你用这个发圈束头发,很好看。你就带着吧。”

  “谢谢你。”说完之后,贺遥低着头,反反复复地看着手中的发圈。

  车内渐渐安静下来。

  何欢颜感觉车子开了很久很久,才停在一幢小洋房造型的别墅前。

  大门紧闭,按了门铃,许久都没有人来开门。她只好让司机先离开,自己陪着贺遥站在树荫下等。

  “你也没有带钥匙吗?”她一边问,一边打量着贺遥。

  贺遥一身白裙,连个随身小包都没有,看上去一穷二白的,真难想象她竟是富贵人家的太太。

  见她摇摇头,何欢颜嘀咕一句,“家里也没有人,你这个样子,陆飞源怎么放心让你独自出来?”

  她只知道陆飞源出身寒门,靠着贺家人的帮扶才有了今天的成就。在此之前,她并不知道贺遥就是陆飞源的妻子,事实上,她根本也不认识陆飞源,只听说过这个名字,因为那个所谓的“丑闻”,她才将他的名字跟他本人对得上号。

  贺遥像是没有听到她说的话,她指了指不远处的长椅,“我想去睡觉了。”

  这种情况下也能安心去睡?什么都不懂的人果真是无所畏惧了。何欢颜无奈说道:“你去吧,我就坐在这边。”

  等了大概二十分钟左右,终于有一辆红色的小车停在陆家面前了。

  一个戴着金属边框眼镜的男人走下车。他有点瘦,背稍微有点佝偻,看上去像个文弱书生。

  何欢颜对这个人没有任何的印象,但猜想他应该就是陆飞源了。想到两年前那个夜晚的所谓“丑闻”,她突然感觉一阵反胃,虽然眼前的人看上去文质彬彬。

  见她站在自家门前,陆飞源上前问道:“我是陆飞源,请问你找谁?”

  她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指了指坐在长椅上的贺遥。

  “贺遥,给你送回来了。她体质特殊,下次麻烦照料好她,别让她一个人跑出去。”顿了下,她又冷冷补了一句,“明知她身体有异样,那就应该找个人在家里照看着她,陆家不缺这笔钱吧?”

  对此,陆飞源没有说什么。看着她就要离开的样子,他道:“谢谢你了。你住哪里?需要送你吗?”

  并不想跟他有任何牵扯,她当即就拒绝了,“不用。”

  跟贺遥道别之后,她打算直走一百米,转个弯去等车。

  陆飞源忽然喊住了她,“那位小姐,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你看起来有点眼熟。”

  何欢颜刚迈出的脚步一顿。

第95章 在哪里见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