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女孩

  说起来也奇怪,鸵鸟太太那位先生,得有一个多月没回家了,房东理所当然的从她这收了下个月的房租,房东笑嘻嘻的,鸵鸟太太哭唧唧的,城里的房租太贵了,她觉得肉疼。

  不过好玩的是,常有一个女孩来家里做客,算起来那个女孩在她到了的当天晚上就来了,她说她住对门,听房东说来了个新邻居就来看看,还带了一筐苹果,鸵鸟太太觉得她十分可爱,古灵精怪的,邀请她常来家里坐,俩人一块晒太阳,腌苹果酱,她发现这个女孩不通家务,一个人住在家里一切却都井井有条,不像是她自己住着的样子,女孩说她家里人给她租了这间屋子,还给她雇了保姆,每周末都会过来打扫,鸵鸟太太问什么是保姆,女孩说是一个帮她打扫屋子的好心人,她还在她家里看到了钢琴,电话,会转的音乐盒,女孩说她父亲是音乐家,所以父亲让她从小也学一些乐器,父母住在母亲的牧场里,过田园生活,鸵鸟太太听的一愣一愣的,她好奇的按下琴键,女孩接过来为她演奏了一首她从来没听过但是很好听的曲子。

  这天鸵鸟太太觉得十分不安,先生一个月没回家了,她来到这里先生就一直没有音讯,她坐在家里削一个苹果,她把头凑的很近,刀就在她眼前,但没办法,她没法把头抬起来,有好几次她写信的时候头发蘸进墨水里,划在信纸上,那位先生还曾在回信中夸赞她在旁边画的小草简直栩栩如生,鸵鸟太太自以为这是男人的幽默,就在旁添了几株小花。

  苹果刚削好女孩就来了,她笑着把苹果塞给女孩,女孩塞给她两块糖,女孩看着先生的照片心里有很多疑问,她问:鸵鸟,你为什么住在别人的家里?鸵鸟太太想了一会,她从来没和女孩提起过那位先生,女孩继续问道,你也是帮别人打扫屋子的好心人吗?鸵鸟摇了摇头随后点了点头,那他什么时候回来?鸵鸟太太清了清嗓子说:快啦。鸵鸟太太想起先生在信里提过有位住在隔壁的老绅士,就问女孩:这层楼住了一位老绅士?我怎么从没见过他?女孩面露难色,过了一会她说,他死了。

  鸵鸟太太吓了一跳,这么说在丈夫给他写完信,算上邮寄,她刚来到这边,不到一个星期的功夫,老绅士就已经死了?她问,什么时候,女孩说那位老先生早就死了,她当初刚住在这里没多久,老绅士就被一群人抬走了,听说他平时里爱喝酒,有一天喝多了自己在家洗澡时昏睡在浴缸里,活活淹死了,过了很久都没人发现他,还是那个红鼻子的先生发现的,他的太太哭的可伤心了,没过多久就搬走了,但这都是两年前的事情了!鸵鸟太太瞪大眼睛两年前!?那那封信到底是什么时候写的?

  鸵鸟太太借口不舒服想休息让女孩离开,她赶紧翻开那封信,仔细检查信上的日期,熟悉的笔迹清清楚楚的写着是今年的十月十一日没错,她接到那封信是十月十三日早上,也有可能十二号的晚上信就到了,三天后房东接她来到这里,一切都正确,但是信里先生写的老绅士居然在两年前就已经去世了!鸵鸟太太顿时毛骨悚然,给他写信的是谁?先生现在人又在哪里?

  她噌的站起来,迈着叮叮当当的脚步赶到住在一楼的房东家,房东家的门敞开着,没有开灯,她拎着裙子蹑手蹑脚的探头看向里面,一只脚刚探进去,房东在她背后轻飘飘的说,有事吗?

女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