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韩府大寿(1)

  转眼时至十月十三正是秋末冬初,此时街边的树叶大多已经变成了萧瑟的黄叶,等待一个时刻随风而落。也只不同的是,锣鼓之声,高朋映室。整个天津卫的热闹今日全聚在了城东韩府。

  前一天夜里,韩家仆人便在韩家大院的大小甬道上,洒满小米和大米,取其颜色称之为步步生金,步步生银。清晨时刻,韩四爷便带领一家老小去祠堂,叩拜先人福泽庇佑。而后,韩稑、韩秩二人至花厅给父亲拜寿叩头,韩四爷便对两个儿子嘱咐一番,也一表自己的殷切期盼。随后,其他各院子侄拜寿,自家仆人拜寿,凡拜寿者,韩四爷也慷慨必赏。

  自家的人拜完寿后,天已是大亮。一早请好的戏班早早开唱。韩四爷带着两个儿子、管家以及平时较为器重的几个手下人,在花园南面的翠竹花厅接待宾客。所来女眷,自有老妈子和丫鬟引至花园北边专门招待女客的牡丹花厅由母亲招呼。韩家所经营的天成号海运各个分号以及韩家经营的其他的银号、典当行、粮行、布匹行林林总总共两百多位掌柜,被引至东院由父亲吩咐好的专人招待。

  说是招待,其实大多有专门的各个管家负责,主家只需要不时寒暄几句,便足以了。晌午时分,人已到了多半,韩秩也和哥哥在旁边闲聊了起来。说着说着韩秩倚着身后的柱子忽然仰着头笑了起来。

  韩稑见此问道“自己笑什么呢?”

  “我忽然想起了,前几天客栈的那个老头,他说‘城东韩家,金玉做梁’。饶是听他们外面的人胡说,半分也不可信。”

  韩稑已经十五,正在随着父亲学做生意。自是比这个弟弟了解家里的情况。“绰霖,其实他说的也不算是错。”

  听哥哥这么说,倒是也一下来了精神“此话怎讲,哥哥说来听听?难道咱家的房梁看似木头,实则里面藏着金子?若是如此,改天我定要见识一下。”

  若是别人,韩稑还不信,可是自己这个弟弟确是一个霸王样的角色,哪里有什么事是他决不敢干的,今日若不拦着他,一会儿他就敢拿着榔头敲开房子的大梁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休得胡闹,这是祖宗传下来的老宅,你若把它拆了,看父亲不动怒,到时你的小命怕是都要没半条。”转而又说道“若说金玉,便有些俗了。咱们韩府最珍贵的当是这些木材,放眼韩府目之所及门无论内外院,或房屋或大门,皆是红木;所有房梁房柱皆是降香黄檀;木质桌椅板凳、条案、花架皆是小叶紫檀;所有衣柜衣箱皆是小叶樟。这些东西的价值大多比之金玉更甚,且有价无市。”韩稑说着,眼神中也透着满满的骄傲,就好像在带着自己的弟弟重新认识这个自小到大待着的地方。

  这一番话说完,韩秩也甚是惊讶,正要继续问的时候。过来一个小厮“两位少爷,穆家老爷来了,老爷叫二位少爷过去。”

  “知道了,即刻便到。”韩稑回答道

  一般宾客其实父亲在那里寒暄几句也就足以了,并不需要专门遣人来叫自己弟兄二人过去。韩秩便好奇问道“哥,这是哪个穆老爷?”

  “父亲既叫我们过去,想必不会是第二位了。边走边说吧。”

  二人一边走着,韩稑同时给自己的弟弟说道“来的这位应该是正兴德的穆老爷,这穆家靠做粮食生意发家,后在布匹、银号、典当、土地、茶叶、珠宝等等行业均有涉猎。不过,近十几年,他家的正兴德茶行生意很不错,已经渐渐超过其他。所以,如今大多只说是正兴德穆家。但是,这穆老爷一家,乃是回民,所以很多习惯与汉人不同,一会你莫要失了礼数。”

  一路下来韩稑事无巨细,样样嘱托,韩秩也记了个七七八八。同时也觉得自己的这个哥哥近日来变得又啰嗦了不少。

  穿过甬道,便远远地看到花厅中,一个男子约莫五十岁左右的样子,较之汉人鼻梁高挺,五官深邃。却又不似洋人,原来回民便是这个样子的。韩秩心中默默想到,那么……上次与市集上遇到的人大概也应该是个回民吧。

  “绍礼、绰霖,还不来见过穆老板。”说话的人也就是韩老爷。听说,韩老爷年少时本志不在家业,一心是要入仕报国的,也学了满腹孔孟之言、治国安邦之道。无奈当年韩家老太爷点名偏要小儿子接手家业,才弃文从商。诗书浸染之下,自是翩翩君子之气。又加多年世事磨练,沉稳气度自不必说。

  听到父亲召唤,兄弟二人疾步向前,给穆老板作了一揖。

  “这便是两位公子。韩兄有福,日后有这两个孩子,天成号自是要更上一层楼了。”说完笑着看了看眼前二人,然后也唤自己的女儿。“岱雪,过来见过两位公子。”只看向穆老板说话的方向,透过花厅的屏风有两个人影顺着小桥走过来。走在前面的自然该是,穆家的小姐,穆岱雪。

  这穆老板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长子不是正室所生,乃是婚前和通房丫鬟所生,不过这个丫鬟,未有名分便离世了,这件事本也不算什么,但口耳相传之间,就变了样子,渐渐成为了他人对穆家的谈资。因此,这个儿子在穆家处境十分尴尬,也便不养在穆家大宅里,据说是自小养在了徽州的别院。偏倒是这个女儿正房嫡出,也甚是乖巧懂事,颇得穆老爷的喜爱,自小便受教了许多陶朱之术。(陶朱公即范蠡。被后人尊称为“商圣”。)故许多人皆传,这穆家的家业将来是要由穆小姐找一位女婿入赘,一起操持的。

  也正因坊间有着许多的传闻,倒是让韩秩好奇不已,想着这样一个小姐,必然是高高在上、颐指气使,今日便见识见识,或者捉弄一下也无不可。

  韩秩还在想着,人却已经走过来了。“岱雪见过两位公子。”穆岱雪今日穿着藕荷色凤尾裙,确是灵动俏皮。按规矩韩秩不该直视穆岱雪,偏韩秩自小并不把男女之防看的很重,又实在是好奇,便想仔细看一看。只是偷偷看一眼,在默默将头低下,一般绝不会被人发现。但抬头却刚巧装上了穆岱雪的也看向自己。二人不禁皆是一惊。

第三章、韩府大寿(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