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大雪之下(2)

  身子已经暖了过来,见自己的弟弟如此说,也不再理会。转而朝内屋去。

  石申甫连忙跟上,到床边,轻声说道“清如,姐姐来了。”

  吴氏听得此,缓缓睁开眼睛,见是自幼相识的石慕寒,强撑着在脸上挤出几分笑意“怎么这个时候来了,仔细着了风寒。”

  韩夫人见床上躺着的人,面无血色,比纸还要白上几分;说起话来也是气若游丝。又想起幼时同在闺中嬉笑玩闹犹在昨日,怎么忽然一个好好的人就成了这副模样。心中钝痛,不禁就要落泪。但是,又不愿惹得吴氏伤心,只得说道“近日家中无事,便过来坐坐。”

  吴氏最是心思细腻之人,雪夜拜访,只说来看看,饶是小孩子也尚且不信。况且,自己的身子,怎会自己不知道。定是刚知道消息,便急忙赶来了。心下不免感触良多。“申甫,慕寒难得过来,我也有许多体己话要和她说,你就先去歇着吧。”

  石老爷见此,亦是不忍,便出了房门。

  待石申甫走后,吴氏又叫丫鬟们不必近前侍候,只剩下两人留在房中。

  “上次见不是还好好得?席儒生辰你没有来,申甫只说是老毛病犯了。我想着你体寒,这些年确实多半时间都是离不开药的,便没当回事情,怎么这次就这么厉害了。”说着便再也忍不住,落下几滴泪来。

  吴清如伸手用手指的指腹拭去了她脸上的泪痕,又摸了摸她的头。“我的身子你还不知道吗,这些年可是没少折腾我,这次大概也是最后一次了。”

  这话说完,更添了韩夫人的几分伤心“说什么胡话,这世上哪有什么好大夫是咱们石家请不来的,哪有什么药是咱们石家用不起的。你只管遵从医嘱,万勿多思。”

  “自然如此。但是慕寒我此刻满肚子的话要说,满心的事要嘱托。其他的事,也便罢了,只一件事情,我实在放心不下托付给别人,也唯有你。”

  “你只管说,我听着。”

  “我嫁进石家也快十五年了。膝下有两个孩子,霁峰好说,终究是大了些,又是个男孩子。申甫只有他一个儿子,将来多半是要继承家业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你那个弟弟,这石家家业怕是比他命都重要,他自会悉心教导。可是嬛(xuan)儿就不同了,她一个女孩子,才只有七岁。我去了,将来申甫续弦再娶,若继母不是个好相与的必是要受委屈。”吴氏的身子早已是虚透了,哪能一次说这么多的话,说着,便止不住的咳了起来。

  韩夫人连忙帮她顺气“我都懂,你别急。”

  “无妨,你让我说完,不然总不放心。这个孩子看起来柔柔弱弱地,心里确是拗脾气。若是受了什么委屈,也定是不肯说的。惟有把她托付给你,我知道以咱们俩的情分,你会庇护她。若有一日,她到了嫁人的年纪,莫听申甫的,什么门当户对并不打紧,必要给他找一个志趣相投,懂得怜惜她的人。”

  听到此当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韩夫人只得握住她的手,原本就低着的头,又点了点:“我都懂,你放心。今日晚了,你好好歇着,有事咱们明日再说。”

  以吴清如此刻的身体本就撑不住说这么多的话,不一会儿就睡了过去。韩夫人坐在床边的一个凳子上,看着此刻如一片羽毛一样周围人有什么大的动作都要颤三颤的吴清如。不禁思绪翻涌,此刻在床上病弱的面容和记忆中清秀的脸庞慢慢重叠。

第六章、大雪之下(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