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纸上谈兵(1)

  韩夫人回府后,总想着吴清如的嘱托,便去找了韩老爷商量:只说母亲早逝,两个孩子难免触景生情,想把他们接到韩府小住些时日。

  心里却也打算着,这嬛儿与绰霖年岁相近,若是多接触些,日后便是亲上加亲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如果真可以如此,让嬛儿在自己身边,也算不辜负故人所托了。

  韩老爷对自己夫人可谓是事事依从,哪有不答应的道理。

  石夫人去世一个月后,石霁峰、石颖嬛便在一个晌午被接到了韩府。

  韩府的十几个丫鬟小厮从一早就在门口礼数周全的候着,只等着表少爷和表小姐来了,迎进府中。所以,马车行至韩府门前时,这些人自然是撩车帘的撩车帘,搀扶人的赶忙上前搀扶,其中的一个小厮也早早的跪在地上好方便主子们下车。“表少爷,表小姐一路上舟车劳顿了。夫人已经在牡丹花厅等着了。”随后,便带着他们入府进入西院,朝牡丹花厅走去。

  进入牡丹花厅,见韩夫人早已经在门口等着了。石霁峰、石颖嬛连忙行了礼,“拜见姑母。”

  韩夫人见到两个孩子,想到他们皆是幼年丧母,亦觉得可怜。连忙将他们搀了起来。“快别多礼了,都是自家人。”随后,便与两个孩子说起了些家常,左不过是识了多少字,现下在念些什么书罢了。

  韩夫人问着,石霁峰便一一答着,也不拘泥。倒是石颖嬛不大说话,却也不失礼,看到姑母和哥哥聊天问到自己,便说一两句,其他时候只是默默应着。

  韩夫人不禁心下感慨,自从这个外甥女出生后,清如的身子便不大好,逢年过节也不怎么出来见人,因着石颖嬛是个女孩子年纪又小,所以总是在家陪着母亲。便是自己这个亲姑姑也没有怎么见过。今日来时见她相貌少说也有六七分像她母亲,自是大家女儿的温婉恬静,如今看来,这性格怕也像了十之八九。

  想着便有些出神,直到外面进来了一个丫鬟说是穆家小姐来了。韩夫人方才回过神和二人说道“家中来人了,我先去看看。让绍礼和绰霖来陪你们一会,你们年纪相当,自然能聊的上来。”转而吩咐道“叫两位少爷过来。”然后自己才离开,去见穆岱雪。

  待到韩夫人到时,穆岱雪已经在翠竹花厅了。见到韩夫人,穆岱雪福身行了一礼。“今日岱雪冒昧到访,叨扰韩夫人了。”

  “穆小姐说的哪里的话,今日到访,可是有事?”

  “到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不过前些日子到了一批新茶,父亲让我挑一些来送给二公子,也多谢他上次赠予墨宝。”

  韩夫人虽不大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情,但既然来了,也只得应承着。“穆老爷和穆小姐实在是太客气了。正巧今日绰霖的表哥表妹来了,他和绍礼正和他们聊天,不如你也过来一起,你们年纪都相仿,定能聊得来。”

  “不必了。把茶叶交给二少爷后,还要回去和父亲复命。”

  韩夫人和穆岱雪正说着一个下人跑过来,急急忙忙的样子,让二人不禁疑惑。随后忙说道“夫人快过去看看吧,二少爷和表少爷闹起来了。”

  听完这话,穆岱雪倒是一时走不了了。开口和韩夫人说道:“我和您一起过去看看吧。上次二少爷陪我逛园子,倒也熟识了一些,也能帮着劝一劝。”

  “麻烦穆小姐了。”随后,二人一起往牡丹花厅走过去。还未走到远远就听到吵闹声。

  “你别拿那些话来蒙我,你……你这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你就是欺负人。”只见韩稑将韩秩紧紧拉住,却还是挡不住他嘴里一直说着。

  “韩绰霖,这是‘礼’是祖宗传下来的,你罔顾礼法,你这是大逆不道。”一旁的石颖嬛吓得不行,也只得一边拦着哥哥,一便止不住的流泪。

  韩夫人见韩秩和石霁峰身上都是土,明显是刚刚打起来了。走过去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一会儿的功夫,就成这样了。”

  但在一旁的奴才们也是手足无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刚刚两个主子还在说话,忽然就打起来了。

  还是韩稑过来回了母亲,原来四人原本聊天聊得好好得,韩秩忽然说要带石霁峰和石颖嬛去逛园子,说着拉着石颖嬛就往外跑。石霁峰见他拉着自己妹妹,认为男女有别,便上去说了两句。本来韩秩并没有发作,转而说道,要去府外玩。石霁峰却道,女子不宜外出抛头露面,不让自己妹妹去。韩秩便觉得不忿争执了起来,原本只说说两句,不料说着说着就动起了手。奴才们也是一惊,又拦又劝,弄的好不热闹。

  韩夫人这才明白了,也只怪自己只生了两个儿子,家中没有其他姐妹,所以,就没有和韩秩专门说过这些。今日,怕是闹了笑话。可是此刻,却一时不知该怎么和韩秩解释。这下不免犯难。

  穆岱雪听完后也大概知道了。这两次见到韩秩,心里也有了底。这韩秩是有几分纨绔的样子的,但是,好在心思质朴,是可以讲通道理的。便走到赌气坐在墙角的韩秩身边说道“这是怎么了,怎么和石少爷动起手了。”

  “他打量着嬛儿小,就欺负她。我看不惯他这欺负人的样子。”

  穆岱雪听他说完,不禁笑了笑。

  韩秩看她笑,便又有几分恼火。“你笑什么?你不信我?”

  “别说我不信你,怕是没有人会信你。这石少爷是石小姐的亲哥哥,怎么会欺负她。”

  “我……”韩秩不禁哑然。

  穆岱雪又道“我倒是看到了,二少爷你在自家院子里,欺负客人。这说起来,我倒不禁忧心,我今日好心来探望,可也会被你韩二少爷以如此‘待客之道’相对?”

  韩秩听到她这么说,急忙道“我没有。我……我和你说不通。”说完,便气冲冲地站起来走了。

第八章、纸上谈兵(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