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习武(2)

  然后,邹世平站起身来,围着韩秩绕圈走着。“扎马步,要头正、颈直、含胸、收腹、提肛、立腰、开胯、沉肩、收臀。”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把他的腰掰直,又用脚勾住他的脚腕,往两边拉开。“马步扎不好,就下盘无力,气息不稳。”

  看着韩秩做的倒有几分样子,便从韩秩身上抽出折扇,自己坐到一旁的阴凉处摇扇乘凉。

  七月正是一年最热的时候,如今又近晌午,不过一会儿豆大的汗纸就从顺着韩秩的脸颊流下。韩秩在家哪里吃过这种苦,此刻更是大腿,腰间,手臂酸痛。但想着刚刚话已经说出口,只能咬着牙硬撑。

  一个时辰后,坐在一旁的邹世平终于开口说了一句:“行了。”

  韩秩听到这话,当真是如释重负,马上坐在了地上。

  “谁说让你坐下了。去!喝口水,回来接着。”

  韩秩听完这话,心情可谓从山峰宕到谷底,一落千丈。平时的能言善辩,此刻却一点也不能显现,只是看着邹世平,一句话也说不出。

  邹世平却还是不饶人的说道:“二少爷若是受不了,大可以回府歇着,找几个丫鬟捏捏肩、揉揉腿,何必受这份罪。”

  这话一出,韩秩也算彻底明白了。这个邹世平是把自己当成整日在府里不学无术,只知道戏耍漂亮小丫鬟的混账东西了。不由得暗暗憋了一口气。走到一旁的水缸旁,用舀了几瓢水喝。然后,整个人翻身跳进水缸里面。

  跳进水缸整个人扎在了水里片刻,去了暑热。又从里面出来。韩秩想着‘自己从没有受过别人这份白眼,今日说什么不能叫他小瞧了。’然后带着几分气恼朝邹世平说道:“继续吧,还要干什么。”

  看见他这个样子,邹世平倒觉得这个韩二少爷倒也有点样子。说道:“继续扎马步。”

  韩秩也不多说,把身上的衣服扣子解开,将外衣脱下扔在地上。只穿着贴身的中衣,扎起了马步。

  邹世平从椅子上站起身,走到墙边,拿起了两个平日里绑腿用的沙袋,走到近处搭在了韩秩的肩上。然后自己又回到阴凉处看着他。

  邹世平看着韩秩半蹲在那里,水沿着衣服滴在地上,眉头微微皱着,脸上还气鼓鼓带着几分不忿的样子,显得滑稽又执拗。

  就这么一直站到了日近西山,邹世平才终于开口“今天就到这吧。”

  这话说完后,韩秩本想着站起来,却未想站了这么久,双腿早就已经僵了,猛地起身不成,却直接跌在了地上。此刻也顾不上双腿酸痛,只觉得不能再丢了面子,立刻就捡起了身旁的衣服,一瘸一拐的往院外走。

  “等等!”

  韩秩回头,带着怒意看着邹世平回道“干嘛!”

  “明日二公子还来吗?”

  “来!”说完又一瘸一拐的往外面走。

  几个跟着来的下人,等了多半天也不见韩秩出来。如今终于等到了人,却见韩秩浑身湿透,也不知是汗还是水。外衣握在手里,走路都不大利落,皆不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了。只等忙上前去搀着。

  韩秩被下人一扶,忽然想起邹世平还在院子里,或许正在看着自己。一股无名火涌上心头,朝着身旁的几个人吼道:“都别碰我!”

  韩夫人想着去学武,走不过两三个时辰也该结束了。就叫身边的丫鬟去韩秩院子等他。待到回来的时候,直接把他带到自己这问问情况,哪成想,这人自从出了府门,是左等也不回来右等也不回来。急的韩夫人所幸着人去大门守着。

  一群下人在府门外候了许久,才见到马车回来。马上进府给韩夫人报信。

  韩夫人等了这么久,终于听到人回来了的消息。忙起身往外走去迎他。谁知道刚走到离府门还有一段距离,就看到韩秩一副落魄样子,站在门前,抬脚进院的时候被门槛绊倒,狠狠地摔在地上。

  韩夫人见状忙疾步过去,刚走几步,就听到那里围着的一群下人嚷起来:“二少爷昏过去了。”

  等到韩秩清醒过来,是躺在自己的床上。才一睁眼,韩夫人就走上前来。看了了一会儿确定韩秩没事了,才放下心来。转而对着站在一旁被韩夫人强留下来等韩秩醒过来的韩老爷责怪道:“他自小身体不好你又不是不知晓,让你找人教他功夫,你不找个性情温和的,偏找了这个邹‘老怪’过来,你是非要了他的命?以后练武这件事都别提了?”

  “不行!”韩秩忙坐起来,“吃点苦头就不做了,岂不是让人看不起?”

  “你是韩家的二少爷,谁能瞧不起你?”韩夫人只当他是耍小孩子脾气,忙说几句话宽慰道。

  “我不是小孩子了,不能一辈子靠韩家少爷的名头活着。”

  “你……”韩夫人也没有想到韩秩会说出这样的话,一时语塞,“你们父子是要把我气死才满意。”说完,转身就走了。

  韩夫人走后,韩秩看了看韩老爷,瞬间没有了刚刚的气焰,低下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韩老爷倒是笑了笑,说了一句“臭小子。”就走了。

  这时候只剩下韩稑还在一旁,走过来颇有几分玩笑地说道“一物降一物,你也有今天。”

  “哥,我都这样了,你还幸灾乐祸。”转而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看着哥哥说:“哥,我还没吃东西呢。”

  韩稑拍了一下韩秩的头“你都要把母亲吓坏了,还知道饿。”转而又对着候在一旁的海容说:“去叫厨房做两个清淡点的菜送过来。”

  第二日,韩秩拖着酸痛的身体,还是准时去找邹世平练武。

  随后,第三日,第四日,第五日……一直连续一个月,每日韩秩都都如约,巳时而至,酉时离开。

  渐渐地,除了学习武功之外,邹世平也常常给韩秩讲一些兵法。

  如此,一年之后,韩秩却是历练的比之前沉稳了一些。一日,韩秩在邹世平的院子里练功过后,正拿着一块帕子搽汗。邹世平看着韩秩心里默默想到:‘这个孩子确有天资,不过一年时间,刀剑这些兵器已经使得颇有几分样子了,再过过便可以教他使一些长兵器。’

  韩秩看见邹世平坐在那里出神,走上前去“师父,你想什么呢?”

  听到声音后,邹世平回过神来,笑了笑。然后朝着韩秩问道:“你习武有一年多了,兵书也读了不少。那我今日问问你,习武之人为何习武?”

  韩秩想了想,说道“强身健体,扶弱济贫?”

  邹世平笑着摇摇头,“强身健体,你围着韩家大院跑两圈就好了,至于扶弱济贫,真金白银远胜于舞刀弄剑。”说完,端起一旁的茶盏,饮了一口茶,片刻后说道:“习武,不为别的只为杀人。”

  “杀人?”

  “没错,别听外面那许多沽名钓誉的说法。杀强敌,是武将的使命;杀恶人,是侠客的使命。杀人和救人不能分开,这就是习武的根本。”

第十三章、习武(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