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时光如画(2)

  韩秩听她这么说,也笑了起来。从书架上抱了一摞书“你看看这些吧,都是些杂书,打发一下时光。你又不考状元,用不着每日读那些经史子集,之乎者也。”

  “你都看过了?”

  “粗略翻了翻。”

  “那我也去读读,看看是不是我把你的书都读一遍,就像你一样能言善辩,巧舌如簧了。”

  韩秩笑着摇了摇头,若让别人看到,嬛儿这般嬉笑模样,哪个能信这与那个待人寡淡的石家大小姐是一个人。

  当日下午,穆岱雪来了韩家,因着婚期已定,韩家下人也知这是将来的二少奶奶,故更加礼遇了几分,早早地来了府门口迎接,只盼可以巴结上这个未来主子。

  几个下人正在府门迎着,刚远远的看到车马的影子。就听有人说道“这个车,可是穆家的?”

  再一回头看,韩秩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

  下人连忙回道“看时辰,该是没错的。”

  待车马过来,是鸢儿先从马车上下来,随后穆岱雪从马车里出来,被鸢儿扶着,踩着落马石凳下来。刚下马车就看到韩秩站在门口,迎着自己走过来。

  韩秩看到穆岱雪从马车里出来,因着春日里还有着几分寒意,又在外面披了桃红色的披风,穆岱雪本就生的皮肤白皙,更衬得娇柔。饶是两人相识多年,但见美人如画,也是不免心动。

  穆岱雪见韩秩在春日里穿的有些单薄,想必在门口已经站了一会,语气中不免有了几分责怪“怎么也不多穿些,在门口站着冷了吧?”

  “我想看看子建可曾欺我,也就想不到这些事情了?”

  韩秩这话说的没头没脑,穆岱雪也一时不解其意,便疑惑的看着他。

  韩秩又接着说道“今日见到你便知,‘瑰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用来形容女子,毫不为过。”

  穆岱雪听到此处,可知韩秩这是在用曹植的《洛神赋》来夸自己,心下也自有几分欣喜,嘴上却说道“都说‘江南有二乔,河北甄宓俏。’我可比不了。”又看到两个人在门外站着说了许久,还想着韩秩衣服单薄,便又玩笑地说道“你可是要我一直陪着你在门外站着?”

  韩秩这才反应过来“是我不好,走吧,我还有东西要给你看。”

  说着二人便进了韩府,待到了韩秩书房,韩秩走到字画缸前找了找,拿出了一个卷轴,在桌子上展开。“小雪,你来看看我画的如何?”

  穆岱雪走过去一看,落日红霞下,一个女孩坐在海棠树下,海棠花瓣飘舞,女孩只是静静的在树下,眼睛半合,似是在打盹,仔细看又像在细嗅花香。此时穆岱雪的眼镜定在这女孩身上,这女孩……是自己。不禁抬头看着韩秩,“你画的是我?”再仔细看,这女孩穿的衣服和自己的一件袄裙一模一样。浅笑着说道“你喜欢我穿这件衣服?”

  韩秩走到穆岱雪身边,用手将她偎在自己怀里“与衣服无关,我喜欢你。”然后看到穆岱雪将头埋在自己怀里,甚是可爱,又说“我还没想好在这画上提什么字,你有什么提议?”

  穆岱雪知道韩秩不该无字可提,如今迟迟不能落笔,更见用心。“即是你的画,自然还是要你来想提什么字,字画皆出一人,才算齐齐整整。”

  其实,韩秩早先是自己想了一些诗句的,但总觉得不是很好,故才拖到现在想问问穆岱雪。如今穆岱雪如此说,无妨,其实刚刚见到穆岱雪韩秩就想到了一句诗正是合适。就说“我记得你之前说过,总是见我给你写草书多些,不如今天我用行楷在上面提字如何?”

  “不用。”韩秩曾说过自己写行楷是因为家人喜欢,如果写行楷是他人的希冀,那么在自己面前,他只需要做自己就好。“我还是喜欢你的草书,灵动飘逸。”

  “好。”说着,韩秩在画的一边提上‘红粉青娥映楚云,桃花马上石榴裙。’

  穆岱雪看着韩秩写下了这句诗。反问道“韩秩,那次你哥哥成亲的晚上,你醉酒之后许诺我的话,你可还记得?”

  想起那次酒醉胡闹,韩秩也自觉窘态可笑,却还是回道“记得,我说过你若是嫁给我,你便是想要天上的星星,我都给你摘来。”

  “现在想来你这话实在是唬人的,哪有人能摘得到天上的星星。若我让你履行诺言,反倒显得我无理取闹。”

  韩秩听穆岱雪这么说,也笑了起来。“你现在才反应过来,也晚了些。那你说说这天上的星星我是摘不到了,你想让我如何?”

  穆岱雪等的就是韩秩这句话,如今他既然问了,可谓是正中下怀。缓缓道“要你如何,这倒让我为难了,韩少爷一诺,我可要好好想想”接着故意看看韩秩的画,说道“不若如此,以后每年海棠花开,你都去采一支最漂亮的送来给我。”

  “只是如此?”韩秩没想到穆岱雪的要求就是这样。

  “你可别以为这简单,若是我发现不是最漂亮的,可是要罚你的。”

  “好。”说着,把穆岱雪抱在自己怀里“你把我的心都拿走了,我这个人要打要罚,我这条命,予取予夺,都你作主。”说着慢慢像穆岱雪靠过去。

  穆岱雪见到韩秩的脸在自己面前越靠越近,紧张的整个人僵在了那里,动弹不得。只好本能的闭上自己的眼镜,随之而来的感受到自己唇间温热。

  正在此时,从外面传来了海容的声音“表小姐来了,少爷在书房陪穆小姐呢。”

  待到石颖嬛进去书房,见韩秩在书架前理书,穆岱雪在桌子前低头卷画,两靥红霞。不禁疑惑,正要开口说些什么。却被海容先说道“少爷,老爷房里传话过来,说让你过去。”

  父亲极少在这个时候回来,又叫自己过去,韩秩想了想,自己最近实在没做什么荒唐事。便问海容“可说了是什么事情?”

  “没有,只说老爷叫少爷过去,有事要问。”如此一说,韩秩心里更加没底。

  穆岱雪悄悄问道“你可是又惹祸了?”

  韩秩一脸茫然的摇了摇头。心里想着,罢了罢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就朝着石颖嬛说“嬛儿,你先坐会儿,我去去就回。”然后又看向穆岱雪“你先和嬛儿说会儿话。”然后长吁一口气,出门去了。

第二十六章、时光如画(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