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韩秩遭斥(1)

  韩秩走后,穆岱雪便和石颖嬛闲聊了起来。石颖嬛淡淡的话也不多,好在穆岱雪机敏又善于打理人情,倒也不算尴尬。二人正在屋中坐着,却听到园子里有了几分喧闹。也不知出了何事,两人便一同出去看看。

  却是海容回来了,明显是不知从什么地方急忙赶过来的,一进院子就把在韩秩身边伺候的几名丫鬟小厮都喊了过来“岚儿、翠梅、桐鹰、庭桦,你们都把手下的事情放下,老爷和少爷发了好大的脾气,此刻还在书房斥责。夫人此刻也不知道去哪了,你们快在府里找一找,让夫人去劝一劝。”

  海容把这些话一说完,几人连忙四散开去找韩夫人。

  穆岱雪一听这话也知道不好,疾步上前叫住了海容。“海容,才这么一会儿,怎么就发起脾气了。”

  海容见穆岱雪着急,急忙回到“小的在院中等着少爷,并没有一起进书房,所以并不准确知道怎么了。但是,一开始是听到老爷问少爷以后的打算,也不知道怎么,忽然就……”

  如此,穆岱雪心里已经大致明白了。这段时间,自己从来不敢主动在韩秩面前提这件事,如今他既然和韩老爷说了,可见是决定了。

  石颖嬛见穆岱雪听完海容的话,虽也急切,但却还有几分了然的模样,忙问道“穆姐姐,到底怎么了,你可知道?”

  韩老爷如此大怒,虽是情理之中,但也可以说在意料之外。穆岱雪一时也没有办法。却又想到或许……不是此事,也未可知。想到这里便没有将韩秩的想法直接告诉石颖嬛。“我们还是过去看看吧,到了自然就知道怎么回事情了。”

  再说此时韩老爷院中,奴才们都在韩老爷发怒之前,就被韩秩命去院中候着,此刻也没有人敢进去劝阻。

  “逆子,你自小顽劣,如今长大越发不知道天高地厚了。整天没有半分稳重,沙场生死也是你胡闹的?”韩老爷明显是气急了,想着韩秩这孩子从小恣意妄为惯了,哪里知道如今世道如何,几十年来朝廷且战且败,随后便是割地赔款,暂求安宁,循环往复,至今未休。而今哪家不知从军百死一生,若非朝廷强征,推脱不过,又或者家道艰辛,想着左右军中还有三餐温饱,不至饿死,再无人家送子从军。

  韩秩跪在地上,一言不发,只是一双眼睛看着自己的父亲。目中的坚定,是平时多爱玩闹的韩秩少有的。

  韩老爷见韩绰霖不再像刚刚那样屡屡出言顶撞,以为已有转机,便用温和了些许的语气劝道“绰霖,你听父亲说,为父并非不知家国大义之人,可是孩子,人世间的路千千万万条,你给自己选的这条几乎是一条死路。你可不畏死,你想过你的母亲吗?自小你母亲便宠你,你的孝道总不该是让她白发人送黑发人吧。你再想想穆家小姐,你们已经定下了婚约,你若死了,她便是你韩绰霖的未亡人,你是让她自降身价随便嫁了碌碌一生,还是让她守你一辈子。”

  韩老爷这一席话说完,韩秩如坠冰窟,是从内到外彻底的寒凉。确实,这些自己从未想过。可韩秩也知道自己并没有错,家国至此,决不能再人人自危。于是,在地上狠狠地叩了一个头“父亲,儿子不孝,但如今山河颓败一如洪流过堤,非万钧之势实难阻也。绰霖不愿做亡国之奴,何况眼睁睁看着非我族类,掠我河山,欺我百姓。绰霖做不到。”

  “冥顽不灵。”韩老爷见劝不动他,从书桌上拿起一个画轴,指向韩绰霖“今日你若是成了残废,我韩家也不怕养你一世。我再问你,可否知错?可还执拗?”

  “护卫家国,若成执念,绰霖无错。”

  韩老爷手执画轴,一棍打到了韩秩身上,饶是韩秩习武的身体,也不免痛的头上一层冷汗。“可否知错,可还执拗?”

  “绰霖无错。”话音刚落,又是一棍落在身上。

  此刻院中,奴才们从未见过韩老爷如此盛怒,都跪在门口连道“老爷息怒,老爷息怒。”

  穆岱雪和石颖嬛至此,二人也没有想到会严重到这种地步。石颖嬛推开门便闯了进去,穆岱雪跟在后面,还没进门便被外面的下人拉住了。

  石颖嬛进去便愣住了,只觉得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连忙跪在了地上,说道“姑父,你饶了绰霖哥哥吧。”

  韩秩此时已经没了力气趴在地上,只听得石颖嬛的声音,有些艰难的说“嬛儿,你出去,听话。”

  石颖嬛听见韩秩已没了气力,只以为韩秩快被打死了,不由得哭了出来“嬛儿求求您了,饶了绰霖哥哥。”

  韩老爷见此场景,忙唤下人“来人,把表小姐带出去。”

  外面的人听见,只得赶忙进去想搀扶起石颖嬛。却不想,此时穆岱雪挣脱开,也跑进了屋中跪下。却在此时,韩夫人赶到了,见此场景,忙跑过去看了看自己倒在地上的儿子,随后把屋外的海容唤了进来“快扶少爷回去,请个郎中过来,仔细瞧瞧。”又和其他人吩咐“两个小姐受惊了,也扶下去吧。”

  众人听得夫人如此说,又看看老爷并未出言阻止,便忙照做了。众人散去后,韩夫人看着站在一旁的韩老爷,不禁气恼,说道“孩子做错了什么,罚一罚,斥责两句也就罢了,你今日这是做什么。”

  韩老爷见此,知道实在是动了韩夫人的心尖,气势也弱了几分。过去扶着自己夫人坐下,一五一十的说了今天的事情。

  当天晚上,郎中诊治后,韩秩身上都是皮肉之伤,索性并没有伤及筋骨,仔细包扎后,又开了助眠的药物,免得伤口疼痛晚上睡不着,影响精神。韩秩喝下药后,便睡了过去,整夜都是韩夫人寸步不离的在陪着。

  韩夫人坐在一旁看着自己的儿子,虽然已经喝药睡了过去,但眉头还是微微的皱着,看来伤口还是疼的。所谓打在儿身,痛在娘心。韩夫人只好用自己的手附在韩秩的额头,用手指去轻轻抚过韩秩的眉头。似乎若是韩秩眉头舒展,身上便也不痛了。心里想着,绰霖这个傻孩子,什么事情一家人是不能好好说的,偏要犟,偏要和他父亲拗着来。

第二十七章、韩秩遭斥(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