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寻药

  “双儿,来起来,先吃点东西,再接着睡。”过了半个时辰,少年郎来到床边叫醒熟睡的小娇妻。

  双儿睡眼朦胧,迷迷糊糊的用手揉着眼睛。

  少年郎扶起双儿的后背,将枕头立起来,让双儿座靠在床边上。

  双儿真是太累太累了,如今虽说醒来,也可以说是半梦半醒着,神情迷茫恍惚着,也许她还以为自己在做梦的呢。

  少年郎摇着头轻笑着,转身将熬好的稀粥一手端着,一手用勺子喂着双儿。

  不消片刻,一碗粥就被迷糊的双儿吃完了。

  少年郎放回碗筷,扶着双儿躺下,小心翼翼的将被子盖好,捋了下双儿散落在脸上的头发,看着双儿又沉沉的睡去的样子,心里很是心疼。

  这要累到什么程度才会出现如此的表现啊。“她太累了。”少年郎心里自语。

  临近中午时分,少年郎走进房间。

  “嗯?”床是空的。

  床上原本躺着的双儿不见了踪迹。

  少年郎有些担心,连忙扔下手里的东西向外跑去,焦急的寻找着。

  心里还不停的祈祷,“可别出事才好。”

  市集大街,人影丛丛。

  少年郎一边找一边询问有没有人看见一名姑娘。

  正要询问下一个人,眼睛余光感觉不对,回头看去,可不是双儿又是谁。

  正待他要上前的时候,发现双儿走进了一家当铺。

  于是,他停下身子,悄悄跟着。

  “请问姑娘需要典当些什么?”当铺窗口的掌柜子笑脸询问。

  躲在门外的少年郎,只见双儿低着头从自己右手上取下一枚玉镯递给掌柜子。

  “这玉镯?自己记得好像双儿给自己说过,这是她母亲留给她唯一的遗物。”少年郎认得这镯子。

  “优质玉镯一只,纹银二两。”掌柜子收了玉镯看了一眼后,大声的喊道“开票。”

  “得嘞,您收好。”掌柜子将票据和银子递给双儿。

  少年郎连忙躲避。

  双儿离开当铺,在大街上走着,看着。

  买了些米和面,最后来到肉摊,向老板买了半斤的肉。

  “这不是双儿姑娘嘛,今天来买肉了,我听说你将你相公从坟里给刨出来救活了。”肉摊的老板认识双儿。

  双儿笑了笑:“莽汉大哥,我这不想买些肉给我相公补补身子嘛,他身子本就不好,再经历这种变故。。。。。。”双儿话说半截。

  肉摊老板显然也明白双儿的意思:“是该好好补补了。”莽汉嘿嘿的笑着然后又多切了一块肉加了进去。

  “这。。。。。。”双儿正要说话。

  “嘿嘿,别说话,这点肉对莽汉大哥我来说九牛一毛啊,拿去多补补身子,你也要注意身体啊。”

  双儿没在说什么,谢过肉摊老板后,就离开了。

  家里,少年郎看着提着满手东西的双儿回来。

  “相公,今天中午我给你做点好吃的。”清脆的声音夹杂着喜悦的情绪。

  少年郎听得出,她是真的很欢心。

  她当掉了她母亲的遗物,但是她却毫不伤心,因为在她的心里,那个手镯没有自己的身体健康重要。

  饭做好了,两人坐在桌前,双儿不停地往少年郎的碗里夹肉,自己却仍然吃着挖回来的野菜。

  “相公多吃点,你身体不好,要好好补补。”不停地往他碗里夹着,然后盯着他看。

  “你看着我干什么。”少年郎奇怪。

  “我要看着相公吃下去。”双儿坚定地回答。

  “好,我吃,吃给你看。”少年郎笑着摇着脑袋,将一片肉夹进嘴里。

  “你也吃,”说着也往双儿的碗里夹着肉。

  “没事,相公你吃,我刚才在街上吃过肉了。”双儿又将自己碗里的肉夹回到少年郎那里。

  “你吃的什么。”

  “我呀,在街上进到酒楼里,吃了半只烤鸭,半只肘子,还有鱼啊什么的。”双儿仰着头想着。

  “怎么都是半只啊。”少年郎问。

  “哦,这个啊,咱家不是没有那么多银子嘛,那是有一桌客人没吃完剩下的。”双儿知道自己真去吃酒楼,少年郎是不会相信的,于是想到这个办法,剩饭剩菜总可以吧。

  “哦,原来是这样啊。没事,吃过了还可以再吃的嘛。”少年郎开口想让双儿吃肉。

  双儿仍不肯吃。

  “双儿啊,你这肉做的不好吃啊。盐放多了,咸。”少年郎看着双儿。

  “咸?我尝尝。”双儿夹了一点点的肉放进嘴里品尝。

  “不咸啊?”双儿歪着脑袋疑惑的看向少年郎。

  “不咸?我吃着咸啊,那这样,你就将他吃了吧,太咸了,我吃不了。”

  “相公要是咸,那我就去重新做一下。”说完端着盘子就要起身。

  少年郎看到此计不行,只好败下阵来。

  “嗯,我突然又觉得不咸了。”

  “不过,咱们要一起吃,你不吃,我也不吃。”少年郎使出杀手锏。

  双儿明白过来。

  两眼感动的看着少年郎声音略有哽咽的回了声“嗯。”

  吃完饭,双儿正在收拾碗筷。

  少年郎突然问道:“对了,怎么不见你娘给你留的那个手镯了,我记得你一直戴在手上的。”

  双儿明显的停顿了一下收拾碗筷的动作,然后又恢复正常:“哦,手镯啊,我怕戴着不小心会碰碎,就收起来了。”低着头,继续默默的收拾碗筷,动作明显加快了不少。

  “原来收起来了,我还以为丢了呢。”少年郎像是自语。

  本来,少年郎是想要找个活计养家的,奈何拗不过双儿,只能听她的话在家用功读书,希望早日出人头地。

  这七八日下来,少年郎除了读书之外,就是和双儿如胶似漆。

  可是不知道为何,他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了,感觉自己越来越没精神。

  。。。。。。

  “公子,之前就听说那长陵被他的小娘子从坟里给救活了,您这些天怎么也不着急呢”一个狗腿子屁颠屁颠的跟着一个手拿扇子的公子哥。

  “癞子,着什么急啊,不用我们动手,他也没几日可活,”公子哥扇子一张一合。

  “哦?为什么,难道公子又有别的打算。”癞子好奇。

  “哼,前些时候拿回他的家产,那时候他就已经进了阎罗殿了,更何况得到他手中祖上传下来的那个玉如意。他更是必死无疑。”

  “早在那之前,我就让人在他的饭菜里下了含笑半步癫。”

  “含笑半步癫?”癞子没听过。

  “哼,你懂什么,这含笑半步癫是我从一个行脚商人那里买来的,据说这种药无色无味,而且服用后查不出任何的中毒迹象,只会让人越来越虚弱,直到最后时刻,就会发现原来身体的各个内脏皆以损伤,无力回天。”

  “公子,那岂不是神药。”癞子两眼冒光。

  “自然是,不过可惜,这世上再也没有这种神药了。”

  “没有了?”

  “对,这是那个行脚商人经过多年的经验研制而出的,当年我为怕走漏风声将他。。。。。。”说到这,用手掌在脖子前做了一个横拉的动作。

  “可是,我看那长陵没什么事似的啊。”

  “这个啊就是这个药的厉害之处,它的药效是慢性的延迟药。也就是说,当药理发作的时候,你根本无从查起,因为你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中的毒。因为时隔的时间太久,有时候需要一年时间,有时候甚至需要几年的时间才会发作。”公子哥得意的向身边的人介绍。

  “那公子怎么确定药效的发作呢。”

  “那天埋他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他的药效已经发作有一月多了,所以他的身子才会那么弱,照这个形式来看,也就这几日,药效就会全面爆发,他已经进入到阎罗殿门楼了。”

  “高,公子实在是高,杀人于无形啊。”

  “哈哈哈哈”公子哥扇子呼哧呼哧的扇着凉风。

  。。。。。。

  正在看书的少年郎突然仰头倒下,昏迷不醒。

  “相公,我给你做了一碗莲子羹,你来尝尝。。。。。。相公,你怎么了。”刚进门,就发现躺在地上的少年郎。

  “相公,你别吓我啊,我就去找大夫。。。。。。”

  “大夫,我相公怎么样了,怎么会突然晕倒呢。”

  “这。。。。。。”

  “大夫,有话您就直说,我挺得住。”双儿看出来了,自家相公恐怕情况不容乐观。

  “那好吧,他的五脏六腑皆受损严重,坚持不了多久了。”

  “什么?不可能的啊,这几日相公的身子明明有好转了啊,怎么会啊,不可能。”双儿如遭雷劈,喃喃自语。

  过了好一会儿,“大夫,求求您,救救我家相公吧,我给您做牛做马都行。”双儿双膝跪下拉着大夫的衣襟磕着头。

  “这。。。。。老朽医术有限,无能为力啊,不过也许,华大夫那里可能会有一线生机。”

  “华大夫?”

  “是的,城东外五里地有个茅草屋,华大夫就在那里,好了,老朽告辞。”

  。。。。。。

  “华大夫,您就救救我相公吧,”

  “哎,也罢,我就随你去看看吧”

  。。。。。。

  “怎么样,华大夫,如何救我相公。”

  “救是能救,不过,这药却是。。。。。。”

  “什么药,只要您说出来,我一定能找到。”

  “其他的要都好说,我哪里就有,其中的几味药,山中也能寻得到,只是其中的一味主药难寻啊。”

  “华大夫,您说,是什么药”双儿焦急。

  “是雪山的雪莲。”

  “雪莲?华大夫,您告诉我到哪里可以找得到,我去找。”

  “这个。。。。。。雪莲只生长在北方的雪山之中,而且是可遇而不可求之物啊。”

  “我一定会找到的。”双儿内心下定决心。

  。。。。。。

  接下来几日,双儿进山采药,没日没夜。

  “大妈,这几日辛苦您帮我照顾我相公了。”

  “没事,你真的要去北方?”大妈笑容下去,变得凝重。

  “是的,为了我相公,我一定要去。”

  “哎,可怜的孩子,命怎么这么苦啊。”

  “孩子,北方路途遥远,你走那得走到及时去啊,这样,你去将王老头的那匹马借来代步,能节省好多时间。”

  “不行,那匹马是王大爷唯一的一匹,这次路途太远,要是出个事,我怎么给王大爷交代啊。”

  “没事,我去给你借。”

  王大爷抚摸着眼前的老马:“老伙计,这次一别恐怕无期了,路上记得帮我照顾好这孩子,这孩子命苦啊。”

  “大妈,我走了,麻烦您照顾好我家相公了。”

  “你放心去吧,我会过来帮忙的。放心吧”王大爷朝着马屁股一拍,老马向着远方奔去。

  。。。。。。

  路途遥远,夏日烈日灼灼,正值晌午,一只马儿向着北方奔去。

  几日后,突逢暴雨,连下三日,可是马儿没有停歇,冒雨前行。

  就在即将到达雪山的时候,老马终于倒下了,它不能再照顾她了。

  她开始徒步前行,奔袭雪山。

  气温开始降低,越来越冷。

  到了,她来到了雪山,开始翻山越岭的寻找雪莲。

  她不能倒下,她坚持着,冒着风雪前行,日夜寻走与雪山的各个角落。

  功夫不负有心人,她——找到了。

  一刻不停歇的往回赶,途中遇到好心的人,能搭载一段顺丰的马车,没有了,就徒步行走,鞋子早就烂了,她不在乎,脚掌早就与鞋底粘黏在一起了,她也不在乎,她只在乎赶路回家。

  他,在等她。

  。。。。。。

  月余。

  “相公,喝药。”双儿喂着少年郎喝药。

  少年郎这一个多月时而昏迷,时而清醒,脑袋昏昏沉沉。

  十几日后,少年郎终于能下地走路了,他再一次活了。

  。。。。。。

  “公子,不好了,长陵那厮又活了。”

  “怎么回事,怎么又活了。”

  “是那小娘子,去了北方找来了天山的雪莲,为他续了命了。”

  “混蛋,可恶,MD”紧接着就是茶杯椅子摔碎的声音。

  一日后,

  “你去找人,想办法让长陵将这颗药丸吃下去。”

  “公子,这是什么?”

  “只要他吃下这颗药丸,就必死无疑。”

  “这是?”

  “告诉你也无妨,这是假死丹。”

  “什么东西?”

  “今儿爷就让你长长见识,这假死丹是从域外带回来的,是保命的救命仙丹。”

  “公子怎么让那长陵书生吃这种救命的仙丹呢。”

  “你懂什么,这假死丹,人吃了之后,就会陷入假死的状态,这种状态可维持三日时间。人就像是真的死了一样,哪怕是神仙也看不出丝毫的端倪。”

  “你说,如果长陵吃了的话会怎么样啊”

  “这要是他吃了,就会假死亡,然后。。。。。。对,然后我们就像先前那样将他埋了,而且这次要让那个小娘子亲自确认,这样就算到时候三日之期过了,他也不是会在坟墓里闷死。”

  “癞子,不错嘛,长进了啊。”

  “嘿嘿嘿,谢公子夸奖。”

  。。。。。。

  “一会儿,等到那小娘子再来抓药的时候,你将这颗药丸夹在其中,这是五十两银子收好了。”

  “好的好的,保证没人发现。”

  。。。。。。

第二章 寻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