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绝夏

  “病入膏肓,无药可医?您是不是看错了。要不您在看看”少年郎看似表现的很平静,实则不断颤抖的身体出卖了他的内心。

  “不必了,老夫刚才已经反复检查了四五遍了,每次的诊断结果都一样。”

  “不可能,你将话讲清楚。”少年郎有些激动的抓着华大夫的身体,紧紧地,紧紧地。

  “咳咳”被少年郎抓的太紧,华大夫有些气闷,咳了几下。

  少年郎听到声音,反应过来,自己太冲动了,松开华大夫。

  “哎。你们这对夫妻啊,好不容易,她将你从鬼门关拉了回来,可转眼。。。。。。时也命也。”华大夫一直在叹息。

  “要是早上个三天,不,两天,老夫都能救下她,可是如今。。。。。。无力回天啊。”

  “双儿她到底得的什么病?怎么会突然就病重了。”少年郎问着。

  “哎。这说起来,与你有关。”

  “与我有关?”

  “你可知她之前替你去寻药的事。”

  “知道。难道是那时候染得病。可是这几天她给我煎药什么的照顾我,我看她身体没事啊。”少年郎疑惑。

  “没事?那只是她不想让你知道而已。”华大夫斜眼没好气的看了一眼少年郎。

  “这。。。。。。”少年郎无话可说。

  “那次远出,路途遥远,风餐露宿不说,就单说这天气,正值旺夏,她却没日没夜的赶路,历经酷暑的暴晒,再说说她去的地方,那里是大雪山,气候截然相反,寒冰刺股,风雪交加啊。”

  这一来一回,谁能受得了,再经历了两种截然相反的气候变化,她的身体早就垮掉了。

  本来嘛,就算如此,以老夫的医术还是能救回来的,可是你可知,你这次的假死,让她两天两夜的在你坟前守灵,身体本就已经跨了,再进过这样的事情,劳累过度,才导致的如今的结果。

  “假死?怎么回事?”

  “她没告诉你?也罢,事情是这样的。。。。。。”

  “该死,我这个堂哥难道就非要致我于死地吗?可恶。”少年郎听完狠狠地一拍桌子。

  “难道双儿真的就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吗?”少年郎不死心。

  华大夫摇摇头。

  “放在两日前,还行,如今,哎,这么给你讲吧,她体内如今是三股气,除了本人自身的气外,另外的两股,一股是热气,一股是寒气,这两股气就像两方阵营对立。而战场就她自身的气。

  双两股气形成两军对垒之势,这时候她的身体虽弱,但相对是平衡的。只要用心的医治,就没什么大问题。

  可是再加上她这两日的过度劳累,是自身的气不平稳,就像是战场的环境发生了骤变,致使对垒的两军都着急,于是都开始发兵,战争爆发。

  她的身体忽冷忽热就是因为两种气在战斗形成的结果。她的身体如今就是战场。

  两种气的战争迅速的破坏着她的五脏六腑,如今她的五脏六腑早已不堪重负了。

  老夫只能开一些延缓的药,你给她服用,能减少她的痛楚。”

  “那,双儿她,还有多少时间。”

  “最多不过半月。”

  “这么少?”

  “节哀。”

  独自伤心了好一会儿:“先生,那治脚的方法,我想换第二种。”

  “什么?你要用第二种?你可知道,以她如今的身体,有八成的机会会承受不住。”

  “没错,是第二种,我都明白,可是我不想让双儿的最后时光在床上度过。”少年郎坚定的说到。

  “哎,好吧,你等着,下午我将药配好就来给她治疗。”华大夫无奈。

  “不,您只要告诉我如何做就行,双儿的脚我来挖。”

  “你来?你忍心吗?下得了手?”华大夫看着少年郎提出问题的关键。

  “我。。。。。。”少年郎有些犹豫,说真的,他不忍心。他下不去刀。

  “算了,还是我来吧。”华大夫看得出他的犹豫。

  “不,我来,也一定是我。我行。”突然,少年郎坚定的抬起头目光坚定不移的望着华大夫。

  华大夫看了他半天,确定了他的决心,也明白了他的用意。

  “好,下午来取药。”说完扭头就离开了。

  他必须亲自来,如果她没坚持住,自己就在她身边,他不想外人打扰他们的最后时光。

  喝了华大夫开的药方,果然,效果显著,双儿醒了过来,表面看起来的确是好多了。

  “双儿,你怎么那么傻,你的脚都成这样了,也不告诉我。”少年郎心疼的指责着双儿。

  “相公,我。。。。。。”双儿被少年郎责问的低下头。

  “知道错了?”

  “知道了。”双儿闷声回答。

  “嗯,知道错了就好,那我罚你,你可不满。”少年郎步步紧逼。

  “双儿愿罚。”双儿低着头,心里有些委屈的。

  “好,那我就罚你将这盘肉全都吃掉。”少年郎转身拿出准备好的饭菜。

  “啊?”双儿愣住了,没想到竟是这样的“惩罚”。

  “怎么,想要反悔?说好的接受任何惩罚的,不许反悔,而且反悔无效。给我吃完。”少年郎故意板着个脸。

  看到少年郎故意板着脸的样子,双儿“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不许笑,赶紧吃。”

  “相公,我们一起吃。”

  “这是罚你的,不是罚我,赶紧给我吃。”

  拗不过少年郎,双儿点点头,就要拿筷子。

  “别动,我来喂你。”少年郎不让双儿动,让她好好的做靠在床头上。

  用筷子夹着送进她的小嘴,双儿脸颊通红的微微的张开那两片有些发白干裂的红唇。

  “相公也吃,不然我就不接受惩罚了。”吃了一口,双儿撒娇道。

  “好,听你的,我们一起吃。。。。。。”

  吃完饭休息一会儿后,少年郎从外面端进来一盆热水,然后将一包药粉洒在盆里,放在床边。

  “脚受伤早些时候不告诉我快快的治疗,如今想要再治疗,可有的罪受了。”少年郎蹲下身子将脸盆放好,坐在床边。

  “等下我要用刀将你脚底结痂长出的新肉挖去,去污,过程很疼,你要忍住。”

  “挖肉?能不能不治啊。”双儿听到挖肉,吓得蜷缩起身子。

  少年郎身子前倾将双儿抱在怀里“不行,华大夫说了,要是不治,外边是结痂看起来好了,实则内部已经溃烂不堪,时间久了,整条腿就废了,还会危及生命。

  你们发现这些天虽然你的脚结痂了,但是,你一走路却仍然奇疼无比吗。就是因为里面已经溃烂了。必须治疗,不然你下不了地的。没事的,很快就好,别怕,有我在。”

  少年郎一边解释着,一边拍打着双儿的后背进行安慰。

  “那。。。。。。好吧。会很疼吧”双儿只能答应治疗,不过还是有些害怕的缩了缩脖子。

  “没事的,有我在,一会儿啊,你坐在床边趴到我肩上,要是疼,你就咬着我,这样就不疼了。”少年郎出谋划策。

  “呵呵,相公又开玩笑了,我怎么能咬你呢。”双儿笑了。

  “来,坐好,我们开始了。”让双儿坐在床边,双脚放在热水盆里。自己蹲下身子,手里拿着一把刀。

  看着眼前的肿大的脚,他好难下手,不过,这一遭必须进行,强逼着自己,少年郎狠狠地咬着下嘴唇,心一狠,拿着刀,开始将脚底的那一层茧子踢掉。

  “啊。。。。。。”疼痛瞬间传遍全身。

  双儿的尖叫带给少年郎更大的心里压力。

  但是他不能停,要继续,嘴唇都被他咬出血了,他还咬着,并且,咬的更狠了。

  双儿疼的弓起身子,正好趴在少年郎的肩膀。

  双儿嘴里不停地喊叫着,喊叫着,冷汗不断的从身体里冒出。

  不自觉的,顺其自然的一口咬下,咬在少年郎的肩膀。

  不只是双儿疼的冒冷汗,少年郎也在冒冷汗,他是压力太大,自己急出的冷汗。他感觉自己快要坚持不住了。

  就在这关键时候,肩膀传来一阵疼痛。

  他立马清醒过来,然后继续治疗。

  肩膀不断地传来痛感,耳边不断地传出双儿疼痛的呻吟声。

  他的心更痛,没错,疼的是双儿的身体,疼的却是他的心。两者要比个高低的话,也许他的心更痛吧。

  一只脚好了,他用盆里的药水冲洗的溃烂的伤口,然后拿起地上的一包药洒在双儿的脚底,然后用准备好的布将其包扎好,再换另一只脚。

  “呃。。。啊。。。。。。”又是一阵尖锐的喊叫,一声下去,他明显感觉到自己肩膀上传来的力量。

  然后肩膀上的力量渐渐散去,慢慢的知道消失。

  “这。。。。。。”他开始担心,他知道,她疼的昏了过去。他很担心她的状态。

  但是他要克制自己的冲动,忍着,忍着。

  终于,另一只脚包扎好了,他将她扶到床上躺好,盖好被子,紧接着,他自己就昏迷在了床边。

  五日后,她的脚重新结了痂,终于能下地走路了。

  她下地的第一件事就是做家务,给他洗衣服,做饭。

  他挡不住她。

  看着眼前的饭菜,他突然想起来,他们的米面都吃的差不多了,肉就算省着吃,也在三天前吃完了。

  看着粗茶淡饭,他心酸。在她生命的最后日子里,自己给她的竟然是连一顿像样的饭菜都没有。

  而且看样子,她的身体是一天不如一天,很难坚持十五天的时间,以目前的身体来看,他明白,她还能坚持三四天。

  她感觉到了,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状况,她感觉到了自己要离开他了。她要在离开前为他打理好一切。

  她一直在忙碌,她不能停,她怕她自己下一刻就不行了。

  他陪着她度过最后的时光。

  他白天陪着她逛完整个市集,看着各种各样的新鲜物品,可是他们只能看看而已。

  他多想买给她,可是他没有银子。

  他们前方突然热闹非凡,原来是一家大户在娶亲。

  他们也凑热闹,在边上看着。

  新郎骑着高头大马,好不威风,新娘更是艳丽无边,坐在八抬大轿里,新郎官踢轿门,迎接新娘,只见新娘身着凤冠霞帔,美不胜收。

  她看的眼热,喃喃自语,要是自己也能坐着八抬大轿身穿凤冠霞帔该多好,可惜这辈子都没机会了。

  是的,她已经嫁人了,没机会了,而且,她也要离开了,更是没机会了。

  少年郎就在她身边,听到了她的自语。

  可是他无能为力。他想要给她好的可是。。。。。。

  就在这时候,他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一段记忆,那是一对玉如意。他就这样知道它放在了哪里。

  是夜,他独自去了李家的老房子,那里早已破败不堪,杂草丛生,他去了那里,因为,那里有李家的旧祠堂,那里有如意。

  这是她生命的最后的第八天,他早早的来到当铺。

  掌柜子,我要典当。

  “好嘞,呦,这不是长陵二公子嘛,你要典当些什么?”老板竟然认识他。

  “给”简单不废话,少年郎直接将一手卷包裹的玉如意递给掌柜的。

  掌柜的随意的小心的将手绢打开。

  “这是。。。。。。”打开一看顿时一惊,看着少年郎“这莫不是你李家的传家之宝玉如意?”

  “没错”少年郎肯定了他的疑惑。

  “呵呵,二公子,这我可收不起,你也知道,我这店是小门小户,您的东西是世间珍品,述在下不敢收。”掌柜的反反复复的看了好久终于确定是真品。

  “无妨,我知道它的价值,不过,我只要五千两,而且是死当。”

  “呵呵,二公子真会开玩笑。”

  “我没开玩笑,就是死当,而且只要五千两,这玉如意就是你的。”

  “您真的没开玩笑?”看着少年郎认真的神情,掌柜的不确定的问。

  “真的,我只要五千两。”

  “我再问您一次,您真的要死当?”掌柜的再问。

  “真的,死当。”

  “好嘞,死当,五千两。玉如意一枚。收。。。。。。”

  “这是五千两银票,您收好,您是死当没有票据。”老板将银票递给少年郎,还不忘提醒他是死当。

  “好。谢了。”说完转身离去。

  “掌柜的,这李家二郎莫不是傻了,竟然将传家之宝拿来给当了,而且只要了五千两。”当铺小厮看着离去的背影。

  “也许是有难处吧,不过,这次还真赚大了,这可是稀世的珍宝啊,万金难求。”

  。。。。。。

  “双儿,今儿个我带你去吃大餐,今天啊,你想吃什么我们就吃什么,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一进门,少年郎就笑着开口。

  “双儿?”没看见人。

  厨房,“双儿?双儿。”厨房的地上躺着的,可不正是双儿吗。

  “不会的,华大夫告诉我,还有十五日,这才八天,不会的,”抱着昏迷的双儿,少年郎大哭起来。

  自己才刚拿到钱,还没有给双儿买东西,还没有带她去最好的酒楼,她怎么就。。。。。。

  “不行,我不同意,我不同意。”少年郎大吼起来。

  抱着双儿就往华大夫那里跑去。

第四章 绝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