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无双

  “华大夫,华大夫,快,快救救双儿吧。”刚到华大夫家的门外,少年郎就开始喊起来。

  听到声音,从屋里走出一名中年男人。

  “你是谁?华大夫呢?”少年郎焦急。

  “你找家师?家师不在。”中年人看着焦虑不安的少年郎回答。

  “不在?他去哪了,快,快带我去找他。”少年郎很是着急。

  “家师一大早就去了山上采药,大概晌午时分就会回来。”说着看了看天色,“你也不必去找,看天色,如今也快回来了,我看你这么着急,是要治病救你背上的姑娘吗?鄙人不才,学了家师六七成的功力,还是能为在下效劳的。”

  少年郎一听,救人急切的心里,让他不得不进屋等待。

  “好,那还请赶紧救救我家双儿。”少年郎轻车熟路的进屋将双儿放在诊治病人的病床上。

  “好,将她的手放好,我看看。”中年人开始给双儿看病。

  好一会功夫,“这。。。。。。我师父看过了?”中年人转头问。

  “是的,华大夫在八天前看过,说。。。。。。说双儿她最多还有十五天,可是这才过去一半的时间啊。”少年郎有些激动。

  “哎,家师说的十五天是最长的时间,可是我刚才看了下,这姑娘的身体很不好,八天已经算时间久了。”

  “你说什么?不可能,你一定要救救双儿啊,她命这么苦,刚有机会。。。。。。”中年人打断他的话。

  “你先别激动,既然你不死心,那就等家师回来,在替这姑娘看看吧,不过,在这之前,我还是能先让这姑娘醒来的。”

  “好,那就请救治双儿。”

  中年人拿出一副针灸,不消片刻,双儿还真的悠悠的睁开了浑浊的双眼。

  “好了,你们聊吧,我就不打扰二位了。”说完就离开屋子,去了院子里整理草药去了。

  “双儿,你醒了。”少年郎连忙上前抓着双儿的手。

  “嗯,这是哪里。”双儿看着陌生的环境,疑惑不解。

  “这里是华大夫的家中,你病了,我就带你来华大夫这里,让他给你看看。”

  “原来是这里啊,看来,我的时间到了。”双儿喃喃自语。

  “说什么胡话呢,什么时间到不到的。”少年郎指责双儿乱说话。

  “相公,你不用瞒着我,我都感觉得到,我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我早就知道自己快不行了。”

  “别瞎说。”少年郎不让双儿乱说。

  “我没瞎说,相公你不用瞒着我,那次取药回来的时候,华大夫随手诊断了下我的身体状况,他让我处理好家里的事赶紧找他,他要仔细的看看我的病。他当时的神情就很严肃。”

  “再加上这几天身体越来越不好,还有,相公你虽然隐藏的很好,但我还是能看出你对我的不安和难过。”

  “对不起,双儿,都是我的错,我没有照顾好你,我该死,都是我的原因,才让你得病。”少年郎终于忍不住自己的情绪了,放声大哭起来。

  双儿紧紧地握着少年郎的手“相公,不怪你的,不怪你,是我愿意的,我心甘情愿,相公,你。。。。。。你能抱着我吗?一直抱着。。。。。。我想死在你的怀里。”双儿深情的望着放声大哭的少年郎。

  少年郎听到双儿的话,哭声渐渐消减下去,他静静的将双儿从床上扶起来,抱在怀里,紧紧地抱在怀里,生怕抱得不紧,双儿就会消失一样。

  双儿埋头在他的胸膛,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他身上的味道。心里想着“还是相公的味道好闻,我要深深地记住这种气味,下辈子,我还要找到他。不能忘了他。”

  双儿慢慢的仰起头,看着少年郎开口:“相公,在我临走前,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少年郎低着头,四目相对。少年郎狠狠地点点头。

  双儿看到少年郎点头同意,费力的从怀里取出一张白色锦布:“相公,你只要将自己的名字写在上面就好了。”

  少年郎答了一声“好”便扶着双儿坐在床上,自己拿着锦布来到桌前。

  将白色的锦布平铺开来,然后顺手拿起桌上摆好的笔,就要找地方签字。

  “休书”就在这时候,少年郎才有机会去看锦布上的字。

  只见正上方,华丽刺眼的闪闪发光的两个大字映入他的眼前。

  “凡说夫妻之缘,恩深义重,谈论共被之因,结誓连理,凡为夫妻之因,前世结缘,始配今生夫妇,若缘不合,比是冤家,顾来相对。。。。。。各还本道。。。。。。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放下手中的笔,心中有些气愤。气愤的不是双儿,而是自己,他大概明白双儿的用意。

  “为何。”他来到床前。

  “相公不要激动。听双儿解释。”

  “头前,新婚,相公被埋,街坊邻居皆说相公是被我克死了。”

  “他们胡说八道。”原来还有这档子事,自己竟然不知。

  “相公莫急,后来我将相公救了,他们又改口说双儿是旺夫命,大吉。”

  “改的还真快,不过他们说的对,我家双儿就是旺夫。”少年郎将双儿再次抱进怀里。

  “如今双儿就要离世,但是人言可畏,双儿担心他们会说是相公克死了双儿,这样,今后相公想要再寻良缘岂不无人敢来。”

  “双儿,你又胡言乱语了,我此生唯你尔。再寻良缘这种话就不要说了。”少年郎轻轻拍打着双儿小脑袋。

  “相公,我记得前人一位大能这样教育过他的儿子:

  这世上,没有人是不可代替的,没有东西是必须拥有的。看透这一点,将来就算你失去了世间最爱的一切时,也该明白,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爱情,只是一种感觉,而这种感觉会随着时间、心境而慢慢改变。如果你所谓的最爱离开你,请你耐心地等待一下,让时间慢慢冲洗,让心灵慢慢沉淀,你的苦就会慢慢淡化。不要过分憧憬爱情的美,不要过分夸大失去恋人的悲。”

  “相公,你可听明白了。”双儿给少年郎讲了一个故事。

  “你要我忘了你。”少年郎明白。

  “对,相公,在我走后,双儿请求相公忘了我。不要为我伤心、难过。生命是短暂的,你如果忘不掉我,就会颓废下去,这是在浪费生命,你要好好活着,替我活着,因此,你必须要忘了我,珍惜自己的生命,代替我去感受这个世界的美好。”

  “你要我忘记你,怎么可能,我怎么能,怎么敢忘记你,我不要,我明白时间的可怕,它能让人忘记一切,可是我怎么能忘记你,我不能,那个大能说的没错,人是要往前看,人的情感是一种感觉。可是双儿,你明白吗?人为什么被称之为人啊。

  就因为人的感情,这就是人与动物的区别,人的感情胜过一切,包括生命。人如果没有了感情,那他就是行尸走肉,活着,又有何意义。

  你别说话,我知道,你想说,我只是忘记你,向生命的长河继续走下去,没有让我失去感情,我还可以进行下一场感情,时间就是最好的证明。

  不,你错了。人的感情要专一,矢志不渝,海枯石烂。一场有一场的爱恋,那是滥情。

  说这么多,其实我知道自己有些断章取义的意思。

  但是,说到底,我只有一句话:我的心很小,只能装下你一人而已。

  哪怕是那时间的长河,也洗不去我的心,时间想要冲洗我的心灵,想要我的心沉淀,也不能将我心中的你洗去。”

  双儿早已泪眼婆娑。

  “相公,今生有你,真好。”一边说着,一边想要用手去摸少年郎的脸。只是,就在双儿的手即将碰到他的脸颊的时候,突然间,无力的垂落下去。

  在少年郎连忙看去的时候,只见双儿的双眼紧闭。

  “不。。。。。。”少年郎不甘的大吼起来。

  就在这时候,华大夫回来了,听了中年人的简单解释,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正好听到少年郎的吼叫,两人双双想屋里走去。

  “华大夫?”少年郎朦胧的眼睛看了一眼华大夫,却没有任何的动作。

  因为他知道,一切都结束了。

  “你先起来,我看看情况。”华大夫轻声的说话。

  “不必了,我知道,一切都结束了。结束了。”少年郎痴痴呆呆的言语着。

  “你快让开,让家师看看再说,也许会有一线生机也说不定呢。你就当死马当活马医,万一成了呢。”中年男子安慰少年郎。

  “好吧,那就请先生看看吧。”低沉的声音,少年郎早已不报任何希望。

  诊脉。

  “师傅,如何。”看到华大夫起身,中年男子询问。而少年郎一脸的呆滞样,显然知道结果。

  “也许,还有一次机会。”

  “师傅,是什么?”

  华大夫没有理会自己的徒弟,转向少年郎:“老夫这里有一剂药能救双儿,你可愿意。”

  呆滞痴傻的少年郎听到这一句话,身体的细胞瞬间活跃起来,迅速的站起身子,拉着华大夫的衣襟:“什么?双儿还有救?是真的吗?”少年郎激动异常。

  “可救,但是要经过你的同意。”华大夫慢悠悠的回答。

  “那就赶紧救啊,愣着干什么,华大夫,赶紧救双儿啊。”说着,就推着华大夫来到床边,让他赶紧施救。

  “莫急莫急,听我把话说完。”

  “您说,需要什么东西我这就去准备。”

  “不是的,是这样,这一剂药有些特殊。

  它比这世上的任何猛药的药效都要强,而且强的不止十倍。

  你也知道,猛药虽说见效快,但是会有后遗症,药效越猛,后遗症越大。

  可想而知,这一剂药的后遗症有多可怕。”

  “先生可讲清楚些。”少年郎逐渐恢复理智。

  “这一剂药可保双儿姑娘三日时间,这三日的时间,她的身体与常人无异,只是。。。。。。只是三日后的日落时分就是最后的期限,就算是大罗金仙也难回天。

  而这后遗症,就是在这时候爆发,双儿姑娘的五脏六腑会如烈火燃烧,接着会如同万丈寒冰的万万颗冰刺在同时扎着五脏六腑,最后,身体会失去各种感官,然后痛苦的死去。

  你。。。。。。可还要救。”

  “救”少年郎坚定不移的回答。

  “好,明天天一亮,我还你一个完整的双儿。你且离去吧。明早再来。”

  。。。。。。

  “双儿?你。。。。。。你都好了?”少年郎看着生龙活虎的双儿,惊讶异常。

  “嗯,相公,华大夫将情况都告诉我了。我能多活三日,双儿已经很满足了。”

  两人相拥在一起。

  “双儿,这几天我们逛遍这大街小巷,还要吃遍各种山珍海味,还有,双儿,我要还你一个婚礼。”

  “相公,不必这样,我们家的情况。。。。。。”她明白他们家条件不允许。

  “嘿嘿,放心吧双儿,相公我自有办法。”少年郎得意的笑着。

  “不行,相公,难道你去偷。。。。。。”双儿以为相公为了自己不择手段。

  “想什么呢?”听了双儿的话,少年郎顿时气得笑出声来,用食指刮了一下双儿小巧玲珑的鼻子。

  “相公我不是将之前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吗,前一日,相公我记起来一些事情,其实爹留给了我除了家产外,还有大量的银票,我们这辈子都花不完的。”

  “真的?”双儿不确定。

  “真的。”

  “嗯,我相信相公。”

  “那还等什么,我们去下馆子,吃最好的去。”说着就拉着双儿去最好的酒楼。。。。。。”

  “双儿,你试试这件衣服,,,,,,嗯?还是刚才那件好看,老板,就要刚才试的那件了。”

  “双儿,给。”

  “冰糖葫芦?相公,这是小孩子吃的。”双儿看着递到自己眼前的冰糖葫芦,咽了口口水。

  “是谁规定这冰糖葫芦只能是小孩子吃啊,我就吃了,谁能把我怎么样。”说着将自己手里的那串冰糖葫芦咬了一口,一边嚼着一边递到双儿的嘴巴边。

  双儿娇羞的微微张开小嘴巴也咬了一颗。

  “唔,真好吃。”瞬间酸甜的味道传遍全身上下,开始大口大口的吃着,即便嘴里满是冰糖葫芦也挡不住她开口称赞好吃。

  “这几样首饰我全要了。”少年郎大气蓬勃的开口。

  “相公,要不了这么多,一个就够了。”双儿拉着少年郎的衣襟,让他不要浪费钱。

  少年郎只是报以微笑,安慰着:“娘子,咱有钱。”

  逛庙会,游历山川大河,这两日,两人过得那叫一个潇洒自在。

  至于婚礼,少年郎交给了邻居大妈和王大爷。然后两个人去过二人世界去了。

  转眼间,到了第三天,两人大婚。

  这次,可谓是满巷子的宾客,婚房也是新买的一处不大不小的宅子。

  到处都是红布弥漫,大红喜字贴的到处都是,喜庆之意不言而喻。

  少年郎骑着高头大马,身后是八个人才抬得动的花轿,新娘双儿就坐在里面。

  到了门口,新郎三踢轿门,然后将双儿抱出。

  “哇,新娘的衣服、盖头好美啊,”旁人羡慕不已。

  “这还不算什么,你可知道,盖头下面的新娘据说长得美若天仙,而且这凤冠霞帔也难显现其真正的风采呢。”

  “是吗,是吗,新娘这么美吗。”

  “是啊,就是这么美,我以前见过新娘,那叫只应天上有啊。”

  “新郎真是好福气啊。”

  。。。。。。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这一天,是喜庆的,但是注定了以悲剧收尾。

  婚房,少年郎揭开盖头,痴傻的看着眼前的美娇娘,一时间竟然呆了。

  “相公,你看够了没。”双儿被看的不好意思起来,

  “没有,一辈子都看不够。”

  双儿娇羞的低着小脑袋。

  “我家双儿是这世上最美的新娘了,没有之一。”

  “相公莫要笑话双儿。”

  “谁笑话你了,我去揍他,我家双儿就是美,这是事实。”

  “相公。”听了少年郎的话,双儿更加害羞,扑到在少年郎的怀里。

  “难道你刚才在外面没听到他们说吗,我家双儿来自天上呢。”

  “相公好坏。”双儿用小手捶打着他的胸口。

  “好了好了,不调戏我家娘子了。”

  。。。。。。

  天渐渐黑了,宾客也都离去,院子里就剩下大妈和王大爷在收拾打扫。

  婚房。两人你侬我侬的依偎着。

  “相公,我们今晚就圆房了啊。”说着,满脸的红晕。

  “嘿嘿,娘子,难道你已经等不及了吗?”少年郎还在调戏。

  “相公,我们喝交杯酒吧。”双儿提议。

  “好,等我,去取来。”

  两人双手交错,开始仰头就要喝交杯酒。

  “额啊。。。。。。”可是突然,双儿感觉身体传来一阵剧痛,酒杯拿不稳,直接掉在地上。

  “双儿,你怎么了。”

  “相公,我没事,我们重新喝,我重新去倒一杯。”双儿微笑着看着少年郎,起身。

  可是刚走两步,终究还是忍受不住痛苦,摔倒在地上。

  “双儿。。。。。。”少年郎大惊,连忙上前扶起双儿。

  “相公,双儿真没用,连个酒都倒不了。”

  “双儿,别说了,别说了,”少年郎紧紧抱着双儿坐在床边。

  “看来双儿是没有机会和相公圆房了。”双儿忍着痛,努力的使自己露出微笑。“噗。。。。。。”

  可是刚开口,一大口血就喷了出来。

  “双儿。。。。。。”少年郎赶紧用手去擦拭她嘴角的血。

  “我。。。。。。我没事。”剧痛,让她说不出完整的话。

  “相公,我。。。。。。我好不甘心,我不想。。。。。。死。”双儿在少年郎的怀里。

  “没事的,没事的,双儿不会死。不会。”少年郎一边擦着双儿嘴角的血,一边安慰着双儿,又像是安慰自己。

  “相公,我不是。。。。。。”“噗。。。。。。”正说着话,有是一口血。

  “双儿,你不要说话”

  “我不是怕死,我。。。。。。啊。。。。。。”疼痛然她说话变得更加艰难。

  “你不要说话了,不要”少年郎不忍心。

  “我只是不想离开相公。”

  “相公,你知道吗,我好爱好爱你。好爱好爱你。”双儿的身体变得滚烫,

  “相公,你怎么把灯熄灭了?我都看不见你了。”双儿伸着手,想要摸到少年郎。

  少年郎回头看了看正在燃烧的蜡烛,用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他知道,这就是华大夫说的后遗症,不紧要忍受痛苦,还要失去一切感觉,这才只是刚刚开始。

  “双儿,我在,灯太亮,我怕有人来闹洞房,我就将灯熄灭了。”

  “哦,是这样啊,可是这也太黑了,我都看不见你了。相公?我怎么摸不到你了?你在哪?”双儿紧张起来,有些害怕。

  可是,可是此时她的手正紧紧地抓着他的手,紧紧地握着。使出全身的力气握着。

  “哦,我想要点根蜡烛,让你能看见我。不在你身边,你自然摸不到我。”

  “相公?你在吗?你说句话啊,相公?”

  “我在,我在这儿。”少年郎用力的抱着双儿。回答着。

  “相公?你说句话啊,我好害怕,相公?你说句话啊,你在哪里。”

  “这。。。。。。”少年郎愣住了,她。。。。。她听不见了。

  然后,他看见她的嘴一张一张,却没有任何的声音传出。

  少年郎,放声大哭,将头埋在她的怀里。不断地哽咽。

  他感觉到了她的痛苦,她的身子又变得冰寒刺骨,她此时,听不见看不见摸不着,她的内心是多么的惶恐啊。

  他能看到她的表情,这是多么惶恐的表情啊。

  他将她抱得更紧了,用尽自己一切的力量,想要让她感觉到他的存在。

  她还在不停地吐血。

  吐的他满身都是,他不在乎,他只想让她知道自己就在她的身边。

  紧紧地抱着她。

  寒冷渐渐消失,她的身体有回复正常,慢慢的,她能看见了,能听到了,能摸到了。

  “相公,你将灯点着了?我看见你了,可是你嘞的我喘不过气了。”

  他看着恢复的她,笑了。

  他给她讲着他们美好的未来。

  可是讲着讲着,她又听不见了,看不见了,摸不着了。

  这种状况要持续一个晚上,这是华大夫告诉他的。

  她要不断的承受着身体的痛,还要承受心灵的折磨。

  如此反复两次,她知道了自己的状况,不断地吐血,不断地失聪。

  但是她就是忍着。

  “双儿,你走吧。”少年郎终于忍不住内心的折磨。

  她受到的折磨,同样的,他也在承受。看着爱人不断的承受痛苦,自己无能为力,那种折磨谁人能经受得住。

  他就不行。

  “双儿,别坚持了,走吧。”少年郎让她离开。

  “不,我还能坚持,我还能行。”

  “走吧,不要硬撑了,离开吧。”少年郎早就哭干了泪水。劝说着怀里的双儿。

  “不,我不走,不想在你身边多陪你一会儿。我,想多看看你,我不想死,我好不想死啊,”

  “走吧。”

  “可是我不放心你,相公,我担心我走后独留下你一个人,谁来照顾你,时间久了,你取了别人,我担心她照顾不好你,我担心她没有我这么爱你,我担心她没有我这么好的照顾你。我担心。。。。。。”

  “双儿,不要说了,不要说了,走吧,求求你,不要折磨自己了。”

  “我只想能多陪你一会儿,让你少孤单一会儿。相公,我好爱好爱你,我不想离开你。”

  “双儿,求你,我真的求求你了,走吧,我保证,我会照顾好自己,我一定好好照顾自己的,不会让自己受一点的伤,我会天天快乐,我会忘记你,我会的,你走吧。”

  “相公,你真的能忘记我吗?”

  “能,你不是说了吗,时间能证明一切,我会忘记你,然后好好的生活,重新来过的,你就安心的走吧。”

  “相公,这是你说的,你一定要忘记我,忘记双儿,只要你答应了,双儿也就无牵无挂了。”

  “我答应你,我会忘了你。”

  “相公,记得我们的约定哦,我相信你。”双儿抚摸着少年郎的脸微笑着,然后双儿的双眼皮慢慢闭了起来,再也没有睁开。

  “啊。。。。。。不。。。。。。双儿,你要我忘了你,怎么能,我怎么会这么做呢,我不能,我不能忘记你,不能,我的心里只有你,已经满了,永远也忘不了,哪怕海枯石烂,我心依旧,时间的长河也不能阻挡我心里的你。”

  。。。。。。

  “公子,公子,不好了,不好了。”癞子着急忙慌的跑到少年郎的堂哥身边。

  “怎么回事,大惊小怪的。”

  “公子,不好了,刚才,老爷,”说着喘着气:“老爷看见了您从长陵那里夺来的玉如意,老爷问这是哪来的。丫鬟就说这是咱自家祖传的那个玉如意。结果。。。。。。结果。。。。。”

  “结果怎么了?这本来就是咱李家的传家宝,有什么不对。”

  “老爷说不对,那个玉如意不是传家宝,是。。。。。。”眼睛上翻瞟了一眼身前的公子哥“是假的。”

  “假的?”

  “是的,假的,老爷说,他见过这个假玉如意,是老太爷当年造的假货,为的是防止外人的窥视。这枚假的可以以假乱真,殊不知其实真的玉如意是一对儿。而且能完美的契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完美的略宽的极品玉如意,又能拆开形成两个玉如意。”

  “该死的,竟然被长陵那小子给骗了,走,这就找他去。”

  “公子,公子”这时候从外面传来一个狗腿子的声音。

  “什么事”公子哥有些烦躁。

  “是这样的,小的听说长陵少爷将家传的玉如意到当铺给当了,而且还是死当。”

  “什么?这个混蛋,走随我去将我家的传家宝给要回来。”

  。。。。。。

  双儿的坟前。

  少年郎双手捧着一枚略显老旧的手镯”双儿,对不起,这枚手镯是你娘亲留给你唯一的东西,可是因为我的原因让你被迫拿去当了,那天我虽然将它赎了回来,本来想要给你一个惊喜,可是,可是你病倒了,我心里着急,却也将手镯的事情给抛到了脑后,对不起,让你临死之前也没见到这手镯。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他不上心了,对不起。“

  “双儿,这手镯也是你留给我最珍贵的东西,我会好好保护好它的。”少年郎看着眼前的手镯仿佛再一次看到了他的双儿,她正在对着自己笑呢。

  “双儿,你知道吗,从我醒来的那一刻我什么都不记得,而我的眼里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你穿婚服一脸着急的样子,那为我着急模样,好可爱,我好像再次看到你为我着急、为我笑的样子啊,双儿,你知道吗,我也好爱好爱你啊,双儿。。。。。。”

  而这个时候,一片发黄的落叶正好从少年郎的眼前飘过。

  “原来,不知不觉中,已经入了秋,双儿,我们正好认识了一个夏天,可是以后没有你的夏天,你让我如何度过。”

  少年郎在坟前不断地讲述着两人的过往。

  “公子,前面就是了,长陵少爷在坟前都呆了三天了。”

  “长陵,你这混蛋,竟然将我们李家的传家宝给当了,要不是我威逼利诱下,用了一万两赎回,哼,我李家就没有传家宝了。你个败家玩意,之前还骗我给了我一个假的。

  说,另一半玉如意在哪里。”

  公子哥有些激动。

  可是少年郎没有任何的反应。

  公子哥上前抓着少年郎的肩膀不断的晃动,想要问出另一半的玉如意的下落。

  “你可知道这玉如意为何能成为我李家的传家之宝吗?告诉你,这玉如意有莫名的力量,可以让人心想事成,它会追随主人的心意。让主人事事顺心。这些年,李家之所以不败,都是因为它的存在,你竟然将他给当了。

  快说,另一半在哪里。”

  “心想事成?哈哈哈,如果真的能心想事成,那我只想和我的双儿在一起,永不分离。”少年郎听到公子哥的话放声大笑。

  “快说,另一半在哪里。”公子哥揪着少年郎的衣襟。

  少年郎瞥了一眼双儿的坟墓,没错,他将另一半的玉如意放在了双儿的身上,他想要它陪着她。

  “说啊,在哪里”公子哥不断地晃着少年郎,然后用力的将少年郎向后一推。

  不料,少年郎脚下不稳,被推的向身后倒去,离奇的是,身后正好有一块尖锐的大青石,少年郎的后脑正好被大青石刺中。

  鲜血流淌了一地。

  可是少年郎没有丝毫的死亡的害怕。

  “双儿,我来找你了。朦胧之中,他看到了她,她是来接自己的吗?她回头冲着自己笑了。她是来接自己的,可是她为何不等等我,双儿,等等我,等等我,就一下,等等我,你慢点。”可惜的是他眼前的人儿却越走越快,越走越快,然后直到消失。

  “没关系,双儿,我的双儿,我一定能追上你,找到你。无论天涯海角,请你一定要静心的等待,我这就来寻你。”

  第一卷完。

第五章 无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