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相见

  小女孩看着草篮子不停哭啼的婴儿不知所措。

  “我听故事里都会讲到,婴儿哭闹,大多数是因为她饿了。嗯,那我该让她吃东西,吃了东西也许就不哭了吧。”小女孩食指顶着下巴歪着脑袋想着。

  小女孩从行李中取出一块干饼,然后放到婴儿嘴边:“小宝贝,来,吃个饼,吃了,就不饿了。”

  结果,婴儿停止了哭声,瞪着亮晶晶的大眼睛看来小女孩一眼,仿佛在说,你是不是傻,是不是傻,我现在能吃吗?然后继续放声大哭。

  “咦,你怎么不吃呢?不吃就会饿的,你都饿了,还不吃饭,难道是不喜欢吃饼?”小女孩又歪起脑袋思考起来。

  突然一拍大腿:“哦,我知道了,你还没长牙呢,婴儿都是喝奶的。”

  婴儿一边哭着,一边看着眼前自言自语的小女孩,此时心里也许在想:“你终于知道我要喝的是奶而不是吃那硬邦邦的饼了啊。”

  “可是,这荒郊野外的,哪里有奶给你喝啊”小女孩撅起嘴看着眼前不停哭泣的小婴儿嘀咕着。

  “嗯?药汁?对,给她喝药汁吧,嘻嘻嘻,还是我最聪明最机智了。请叫我几只小仙女。”小女孩眼前一亮,有了主意。

  从行李中取出了一些瓶瓶罐罐:“给她喝什么药汁呢?灵芝?人参?还是鹿茸?算了,这些药汁这么少,都给她喝吧。”

  于是一瓶接着一瓶的往婴儿的小嘴里灌,撒的满嘴角的药汁,还顺着下巴流的满脖子都是。

  还真别说,婴儿是来着不惧,你给什么,我就喝什么,也不管药汁的味道是苦的、咸的、还是酸的,反正都是我的。

  那小瓶子有小女孩手掌那么大,一下子就喝去了七八瓶,就在她还要继续的时候一道声音传了过来。

  “晓珊啊,你在干什么呢?怎么还有个篮子啊。”原来啊,是小女孩的师傅回来了。

  “对了,晓珊啊,你刚才有没有听到婴儿的哭声啊,奇怪啊,这荒山的,哪来的婴儿哭声?你听到了吗?”

  小女孩的师傅从远处一边往树下走,一边疑惑的问着话。

  直到她走近了,才发现,原来篮子里有一个婴儿。顿时吃惊不已:“你。。。。。。这。。。。。。哪里来的婴儿啊,刚才我还听到婴儿的哭声,原来是这里发出来的声音。”

  “师傅,你看,这是我捡的。”小女孩放下手中的药汁瓶,蹦蹦跳跳的来到师傅的身边,拉着她师傅的手得意的说到。

  “捡的?从哪捡的。”

  “就是从河上飘过来的,我开始还以为遇见鬼了呢,后来壮着胆子到河边一看,发现是个婴儿。我就捡过来了”小女孩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指着河流。

  小女孩的师傅发现地上扔了几瓶装药汁瓶的瓶子:“嗯?你将这些药汁瓶拿出来干什么?”

  “嘻嘻嘻,师傅,我聪明吧,这个小婴儿一直哭个不停,我想应该是饿了。”小女孩的师傅一边听着一边点头表示同意她的观点“可是我不知道该让她吃什么,于是就想到了药汁,这不,刚喂了七瓶药汁,正准备继续呢,您不是回来了嘛。”

  “嗯嗯,不错,不错”小女孩的师傅点着头赞同着:“啊?你刚才说什么?喂她喝药汁?”

  “是啊是啊,师傅,我是不是很聪明啊,你看,现在她都不哭了,咦,师傅,你看她再看我哎。”小女孩得意洋洋。

  “你。。。。。。你。。。。。。哎,糟了。”听到小女孩说完,立马上前来到婴儿身旁蹲下身子开始给小婴儿诊脉看病。

  “师傅,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小女孩见师傅突然着急的给婴儿看病,顿时有些紧张,心里暗暗的想着:“难道自己又做错了什么吗?应该。。。。。没有的吧”她不确定的皱眉深思。

  “怎么了,哎,你和我在药谷也学了几年的药理知识了,怎么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了,这些药汁都是大补之药,你还敢给婴儿喂,而且还喂了,这么多。”她一边抬起婴儿的小胳膊看看,一回儿有抬起小脚片看看,在掰开婴儿的上眼皮眺眺。

  “奇怪,竟然没事,怎么会呢,难道这孩子的体质特殊,”于是自己又拿起一个药汁瓶喂了一些,发现婴儿真的屁事没有,而且喝了药汁反而更精神了。

  将婴儿抱出篮子又全身上下都检查了一边,才确定是没有问题。

  “师傅,师傅,这衣服上有一幅画,还有字的。”小女孩在师傅抱起婴儿的时候无聊的左看看又看看,发现篮子里包裹婴儿的衣服上竟然有一幅画。

  “画?我看看,”说完一只手抱着婴儿,一只手将篮子里的衣服取出,摊开平铺在地上。

  只见衣衫上是一副百花争艳图,中间有一朵牡丹,看起来是那么的雍容华贵。

  “嗯?这些画是用草汁画的,花的染色竟然用的是血。”

  画中零零散散的写着几句话。

  在画中里的河中写着:林间河畔前,寂寞花开燕。

  天空之中有一只小燕子,旁边写着:花逢雷雨鸣,燕却似人间。

  百花丛那朵牡丹旁边有一句:不是花中偏爱燕,此花开尽更无花。

  百花之外画着一颗风雨摇曳的狗尾巴草,狗尾巴草旁边也有一句:草尾来时新舍,燕祭花落清明。

  “这是?难道与她的身世有关,可是这些诗词毫不连贯,看不懂啊。”

  “师傅,这幅画是什么意思啊。”小姑娘好奇。

  “为师也看不懂,不过,能看得出,这个孩子身世不简单,与花有着千丝万缕的连系,尤其是画中的牡丹。”

  “牡丹花?师傅,我也是很喜欢花的。”小女孩发表声明。

  “呵呵呵,你呀你,既然这孩子是你捡到的,今后你可要好好照顾她啊。”微笑着拍了拍小女孩的脑袋。

  “我知道啦,我一定会好好看护她的,不过师傅,我们以后喊她什么啊,叫她小宝宝吗。”小女孩问。

  “嗯,这是个问题。”然后又看看画,思索了一下:“嗯,这幅画是副百花图,但是却独独多出一只燕子和一颗狗尾巴草,那么一定有其含义,一定与这孩子有关,那么这孩子我们就叫她燕儿,或者叫她草儿吧。”

  “师傅,草儿多难听啊,还是燕儿好,”

  “好,你喜欢,我们就叫他燕儿吧,好了,我们带着她也不方便,这次就不找药了,我们先回药谷吧,草药的事下次再找。”

  “好耶,我们终于可以回去了。”

  。。。。。。

  十八年后。

  “珊姐,你看,这是我培养的蕙兰花,不但可以驱散蚊虫,而且有清目醒脑的作用呢。”一个身着白色衣裙,一头长发及腰娉娉袅袅的少女自得的介绍着手中的花。

  “燕儿,我告诉你很多次了,不要再用你的血来养这些草药繁花,你怎么就是不听啊,这不但对你的身体有影响,而且万一。。。。。。”说着回头看看四周,发现周围没有人,

  才继续:“万一被人发现你脖子上的平安牌有特殊功能,还不被抢去啊。”被称为珊姐的少女恨铁不成钢的指责着。

  “没事的珊姐,我都是很小心的,没有人发现我的平安牌加上我的血能培养药株花草的。”少女连忙解释。

  “没发现?当然没发现,如果发现了,就晚了,师傅都说过多少次了,不能再用你那平安牌了,一旦让药谷的其他人知道,定会遭到惦记,而且,这个平安牌事关你的身世,万万不可丢失。”

  “知道了,珊姐,我以后不会了。”少女低下脑袋。

  “好了,不说你了,看你委屈的,对了,师傅教你的十二玄针现在会了几层了。”看着她委屈的表情,赶紧岔开话题。

  “珊姐,我已经能施展五针了,”少女抬起头自信的回答。

  “不错不错,比姐姐我的天赋好多了。”点点头:“嗯,我就过来看看你,没事我就先走了,还有事呢”

  “好的珊姐。”

  正要离开的珊姐又回过头来:“记住,不能再用,知道吗?好了,我走了,等这阵子忙完了,我就来陪你。”

  一边离开嘴里还在不停地嘀咕:“真是不让人省心,我这才离开几天啊,就又开始闹了,也不怕被人发现。哎,我命真苦啊,当初怎么就将这不让人省心的小东西捡回来了呢”嘀咕完还不忘回头给少女一个警告的眼神。

  少女听着珊姐的嘀咕,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药谷正殿。

  “宁雪啊,听说你在桃花镇有一位老朋友啊。”大殿正中央坐着一位四五十岁却风韵犹存的中年妇女。

  “是的师姐。你问这个干什么?”大殿侧座坐着的正是珊姐的师傅。

  “哦,没什么,随便问问,对了,你和你的那个老朋友很多年没联系了吧。”被称为师姐的人继续询问。

  “嗯,有三年了吧。”宁雪点点头。

  “三年啊,是久了些,那你就该去走动走动了,联系联系感情,这样吧,你呢书信一封,就让你那两个徒弟替你去桃花镇走动走动,顺便让她们出谷到外面历练历练。”

  “这。。。。。。师姐怎么突然想起来,让我和桃花镇的老朋友走动了,莫不是师姐有什么事需要我这老朋友的帮忙?”

  “这个嘛,呵呵,没有,只是最近感觉对你的关心少了些,就留意了一下,发现,你的朋友不多,桃花镇的正是其中一个,就想着让你们多走动,将来你老了,可以悠然的互相串个门什么的,要是长时间不走动,将来感情淡了,想找个人聊天都没有朋友不是。”师姐尴尬的解释着。

  “哦,好吧,那行,我过几天就写封书信,让她俩去一趟。”宁雪也没多想。

  “这个,不如就明天吧,明天一大早,就让你那两徒弟出谷去吧。”师姐直接定下日期。

  “明天?好吧,那师姐我就先回去了。”然后转身离去,心中充满了疑惑。

  “师姐今天是怎么了,感觉怪怪的,还突然想起桃花镇,怪哉,又是桃花镇,又是珊儿她两,怎么感觉里面有事啊。不过师姐不会害我,算了,就让她俩跑一趟吧。明天我得去问问师姐到底怎么回事。”

  几天后。

  “珊姐,师傅这次怎么突然就叫我们出谷了呢?”

  “我也正奇怪呢,那几天师傅正交给我一些事情,正做着呢,那天师傅突然说这些事先放一放,就让我和你出谷了。”

  “算了,不想了,我终于自由了。”少女猛烈的吸一口气,然后闭着张开双臂眼向着前方跑去。

  “燕儿,跑慢点,等会姐姐我。”

  。。。。。。

  都成安王府。

  “小五,我这次找你来呢是有一件事需要你帮我去办。”一个二十左右的少年郎坐在正厅的主座看着眼前站着的另一名少年。

  “安王爷与我家主子是兄弟情深,您有什么吩咐只管说,小五立马就给您办了。”被称为小五的少年看起来十七八岁,一身的腱子肉,看着壮实不少,腰间还配着一把宝剑,看着就有一身的武艺。

  坐着的被小五称呼为安王爷的少年听完小五的话后,本来笑呵呵的脸突然一变,双眼眯起来,阴森的开口道:“我想要加害。。。。。。你。。。。。。家。。。主子”

  “呵呵,安王爷真会开玩笑,您和我家主子的感情我小五还不知道吗,您说吧,您要我帮您什么?”小五笑呵呵的开口询问。

  “哦?你不相信?告诉你吧,我真的要加害你家主子,我要你给我传递消息,你家主子的一切消息。”

  “您确定您不是开玩笑?”小五听着安王爷的口气,表情立马严肃起来。

  “是的。”

  “为什么?”

  “你说呢?”

  “难道是因为皇位?可是,可是我家主子不是已经放弃皇位了吗?还主动请皇上封他为逍遥王,意在逍遥快活,游遍山山水水。”

  “他从小不喜欢皇宫里的氛围,这您应该比我清楚啊。”小五不解。

  “是,你说的没错,我皇兄他是无意皇位,但是,但是父王他却不这么想,指不定哪天,父王就突然宣布让我皇兄当了这世间第一人了,我心里不安,你明白吗,不心里不服,所以,我要将一切的萌芽扼杀在摇篮里。”少年王爷恶狠狠地到。

  “难道您就不念及你们这么多年的兄弟感情吗?难道这些感情都是假的?”小五也不怕他是什么王爷。

  “不,是真的,是真的,但是,我能怎么办,与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我也很无奈,要怪只怪老天爷造化弄人吧。”

  “哼,我是不会帮你害我家主人的,你死了这条心吧,来吧。我今天就是死在这,也不会帮你的。”小五知道,自己完了,他不可能让自己活着离开,除非自己答应帮他,不然。。。。。。

  “呵呵呵,你放心,我不会杀你,而且,我会让你帮我的,你要相信我,你一定会帮我的。”安王爷笑呵呵的说到。

  。。。。。。

  “小五啊,你说这桃花镇真的布下了什么四季阵?我怎么没听说呢?”风度翩翩的少年一边赶着路,一边扭头文向身边的人。

  “王。。。。。。额,少爷,是这样的,这个四季阵呢是半年前刚布置的,据说布置这个阵法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呢。”小五开始解释。

  “哦?三个月?这么久?这个四季阵真的会如一年的四个季节一般吗?还真想快点看到啊。”少年有些急不可耐。

  “少爷,您放心吧,再有半天的时间我们就到了。”

  “对了小五,你说这两天不停地追杀我们的人会是什么人啊。”少年疑惑。

  “这。。。。。。”小五略微颤抖,平复一下心情开口道:“少爷,这个我还真不知道,会不会是这些年咱们游历山川大河在哪里不小心或者是无意中得罪了什么人啊。”

  听到小五的话,少年一边走,一边低着脑袋思考。

  “少爷,前面有两个人。”小五打断了思考中的少年。

  “哦?是两个姑娘啊。走我们上前问问,看她们的路线,也是去桃花镇的,说不定还能一起走,这样也能有个人说说话了。”

  “少爷,不是还有我陪您说话的嘛”

  “你?三句不离你的琉璃,欺负少爷我单身是吧,我还是和别人聊天的好,和你?找虐啊。”少年看着小五撇撇嘴。

  “嘿嘿嘿,少爷,这也不怪我啊,再说了,这琉璃还不是您介绍给我认识的嘛,”小五不好意思的挠挠脑袋。

  “走,我们上前去。”少年加快步伐。

  前方的两个少女听见脚步声双双回过头来。

  就在两人快追上的时候,小五的耳朵动了动:“不好,少爷,那帮人好像又来了。”

  “又来?”少年一副无语的表情:“这都什么人啊,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吗?还真是锲而不舍啊。”

  “这帮人看着好像只是冲着咱们来的,旁的人他们好像是无动于衷,这样,咱们尽量绕开这两个姑娘,别给她们带来麻烦。”少年眉毛一簇。

  “知道了少爷。”

  话音刚落,路两旁的丛林里冲出了一群将脸包裹的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眼睛的黑衣人。经两人的左右包围,后路阻断。

  两人赶忙的向前方跑去。

  就在四人交汇的刹那间,少年开口正要安慰两个姑娘说不要她们担心,当个旁人就行。

  可是余光却瞟见前方不知什么时候同样冲出了五六个黑衣人。

  而他们的目标竟然不是自己,而是身边的两个姑娘。

  只见前方冲出来在最前方的人,一个甩鞭就冲着自己身边的姑娘而来。

  “小心”

  说时迟那时快,少年一个华丽的转身,一个满怀的拥抱,一个潇洒的旋转。

  让自己身边的这个姑娘避免与难。

  长鞭狠狠地抽在了自己的身上。

第四章 相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