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名正言顺的生理工具

  苏千晨盯着他,却没有说话。

  “名正言顺的生理工具。”擒起她的下巴,权谨就此吻了下去,灵活舌头撬开她的唇齿,深入捕捉她的小舌,苏千晨赫然瞪大了眼睛,开始拼命挣扎了起来。

  名正言顺的生理工具?

  他把她当成了什么?充气娃娃?或者是可以贩卖的妓女?

  苏千晨双手双脚更猛烈挣扎起来,美眸瞪大,大喊:“权谨,我们已经离婚了,你再不住手我会告你强/奸!”

  权谨动作一顿,深邃幽深的眸子闪过怀疑,眉峰拧成了个川字。

  离婚?

  他们才刚刚结婚没几天,这个女人居然这么快就想着离婚了?

  她又想玩什么花样?

  “放开我!你放开我”苏千晨没察觉到权谨的异样,用尽所有力气挣扎,声音哽咽,美眼怒吼,“好脏,别碰我,你别碰我……”

  他的这张嘴,他的这幅身体,早已经不知道跟安雅做过多少次了,好脏……

  房外,传来细碎的脚步声,房门很快被敲响,“谨哥哥,你起床了吗?”

  是她,安雅!

  权谨这才回神,朝着门口看去。

  而苏千晨,趁着这时将他猛地一推,权谨被措不及防推到了床外,自己则裹着被子一个翻滚,滚到了床下。

  “谨哥哥你不说话,那我进来哦?”安雅的声音甜美可爱,听起来就像是个无害的小女孩,可是只有苏千晨知道,她的心里有多么恶毒!

  她的嘴脸有多么可恶!

  房门刚被推开一点,安雅便迫不及待探头进来,还没看清楚里面的情况,就被丢过来一个大红色的枕头砸到,权谨冷沉发寒的声音传来:“滚!”

  安雅脸上被砸得正着,还没等反应过来,就被一股大力推了出门。

  房间门立刻被推上,落锁,速度快得不可思议。

  权谨转过身来,看着地上把自己卷得跟粽子一样的苏千晨,在地板上一点一点的蠕动,看着这幅画面,感觉又好气又好笑。

  这个女人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苏千晨的脸上挂着浅浅泪痕,发觉头顶灼热的目光,顺着视线看去,目光下移,脸上又猛地炸红一片。

  他的身上竟然还是……一丝不挂!

  而且,下面还雄伟的挺立着嗷嗷待哺的小兄弟……

  苏千晨捂脸,一副没脸见人的模样,但就是这么一捂,这才发现自己的脸居然变得十分光滑!

  细腻的让她自己都嫉妒!

  生怕自己做梦,苏千晨连续摸了好几次,细腻、光滑,根本没有那一场大火留下来的伤疤!

  而且……苏千晨发现周围布置,是一片喜庆的大红色。

  剪纸的双喜贴在床头、窗上、门上,就连刚刚权谨用来丢安雅的枕头,都是喜庆的大红色,这被子……床单……枕头上的鸳鸯戏水……

  苏千晨目光逐渐落到床单上,淡红色的床单,一抹干涸的血迹在上面格外惹眼。

  什么意思?

  这是怎么回事?

  权家老宅、婚嫁的红色,还有这落红……

  心跳猛地加速,苏千晨开始想到了一个不敢相信的可能,呼吸变得急促起来,看向权谨,“现在是哪一年,几月几日?”

  权谨仿佛看傻子一般看着她,“结婚不过五天就开始演戏装傻,苏千晨,我还真是低估你了。”说着,再不理会她,强忍着腿间下的邪火,朝着浴室大步走去。

  苏千晨心跳越来越快,快速爬到了梳妆台前,镜子里的自己,五官精致,白净细腻的皮肤上,没有那些噩梦般狰狞的烧伤,没有!

第三章 名正言顺的生理工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