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飞往台北

  在旅行社和公安出入境部门的安排下,304事故的家属一行人登上从S市飞往台北的航班。

  飞机上大家都默契般地一路无言,每个人的神色都是倦怠的。蒙晓溪与陈父母同行,安置好叔叔阿姨便在自己靠窗的位置坐下。不久传来语音播报:女士们,先生们,欢迎您选乘星空联盟成员逃离航空公司航班由G市前往台北。由G市至台北的飞行距离是1200公里,预计空中飞行时间是2小时10分。飞机很快就要起飞了,现在客舱乘务员进行安全检查。请您在座位上坐好,系好安全带,收起座椅靠背和小桌板。请您确认您的手提物品是否妥善安放在头顶上方的行李架内或座椅下方。(本次航班全程禁烟,在飞行途中请不要吸烟。)。本次航班,我们陪同大家一同将亲人接回家。

  最后一句话落地,传来此起彼伏的啜泣声。2个小时的行程显得无比漫长又短暂。漫长是在这短短2个小时里,所有与至亲至爱相处的点滴都充斥脑海,像幻灯片一样将离去的亲爱的人们的一生演绎完。短暂是无论如何都还是没做好,好好的一个人说没就没了的准备。

  蒙晓溪看着窗外一层层的白云,困得闭上眼。沉睡是不可能的,大脑是个神奇的器官。想起初识陈如期的时候她还在读高中,是个温柔阳光非常有才气的女孩子。到现在已经六七年过去了。如期已经是美院的高材生,马上要毕业了。想到这又不经一阵难过,这么好的年纪,还没能毕业就发生这样的事,实在让人难以接受。想起自己之前的纠结,那些想要分手的想法不禁有些愧疚和羞愧,好好活着,珍惜都来不及。追寻意义本身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下了飞机一行人由台北旅游大巴公司安排接送往医院,到医院后,所有家属先安排在了一个会议室作为接待处和休息点,一个领导模样的中年男子进来了。

  中年男子走到前方,向着家属鞠了一躬。

  “各位家属行程辛苦了。我是台湾接团社旅见旅行社的社长,对于此次事故,我们感到非常抱歉。我们为在此次事故中去世的旅客感到哀痛也为受伤的旅客感到愧疚。我们自知责任重大,一定尽最大努力抢救伤员。对于在事故中的赔偿问题我们正在整跟保险公司洽谈。一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结果。”

  “我们什么时候能见到人”

  “人都不在了赔偿再多也没用了”一个阿姨带着哭腔说道。

  “我们要调查结果!为什么会出这么大的事故。报道说路况很好。司机是否存在疲劳驾驶”,一个男子亢奋的说到。旁边有个家属嘀咕到说这位家属姓田,妻子和一双儿女来台湾旅游,而且一家三口全部去世,也是难为活着的人。

  旅行社的另外一位工作人员见状解释到:“各位家属的心情我们都理解,事故的原因我们和警方都在调查。一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代,现在大家可以过来登记由工作人员带领大家与家属见面。我们的工作人员今天都会陪同大家,有什么需要都可以找他们一对一帮助。”

  带领蒙晓溪一行人的是个年轻的小伙子,蒙晓溪和陈的父母先去见了陈如期。在医院太平间里,工作人员毫无表情熟练地打开冷柜,灯管一片炽白,照在陈如期毫无血色的脸上。陈母看着女儿,忍了很久的泪水又涌了出来,扑上前用手拢了拢女儿的头发,陈父看了一眼不忍再看,搀扶起陈母。蒙晓溪看着这对一夜间苍老了许多的夫妻,不胜难过,但他知道这个时候该为他们分担点。

  “叔叔,我联系了当地的殡仪馆。我们给如期收拾下,送她最后一程,下午那边的工作人员会过来。然后我们一起过去。你们先休息下,工作人员带着去吃点东西,下午才有精神。我一会去看看赵以歌。”

  “是,还有以歌。我们也去看看吧。”陈父神情疲倦的说到。

  “你们都累了,先休息一会吧。我先去看看情况。”蒙晓溪拍拍陈父的背。转身对工作人员说:“麻烦你照料一下了”

  “你放心。”年轻小伙子点头。

  蒙晓溪找到赵以歌的病房,赵以歌还在昏迷当中。护士见蒙晓溪过来。

  “您是病人家属吗”

  “不是,是,是朋友。麻烦您讲讲她现在的情况”,护士疑惑额看着他。

  “哦,病人身上其他地方没什么伤,但脑部受到撞击刚送来的时候昏迷了。后来醒来一段时间,喊着要见同伴。但她同伴陈如期听说车祸的时候护住她背部插满了震碎的玻璃,在抢救的过程中去世了。病人听到这个消息再度昏迷过去。目前还不能确定什么时候能醒过来。估计要过几天”

  蒙晓溪听完一阵颤栗,想象着女友那弱小的身子背部插满玻璃,受了多大的苦。还好叔叔阿姨没听到这些话,不然更是难过。蒙晓溪谢过护士。蒙晓溪想着之前听过如期说她这个朋友没什么亲人。看来是要自己留下来照顾几天,叔叔阿姨现在的状态也照顾不来。

  回到休息点。在门口就听到一阵骚动。是司机的亲属来给大家道歉,是司机的妻子。家属们情绪很激动,并不领情。大巴司机也在这场事故中去世,看得出司机的妻子也是神色疲倦,语气充满愧疚重复着“对不起”,不停的点头哈腰。

  “那天不是他的班,怎么还是他顶班?”那位田姓家属又质问起来。

  “对不起”。

  “他头天晚上开到十二点多,第二天早上6点多又起来接人,这样疲劳驾驶公司怎么不管,简直将乘客的命当玩笑”,田姓家属义愤填膺,其他家属也纷纷指责。大巴司机妻子,更是愧疚地一句话说不出,由工作人员带出去。

  蒙晓溪找到陈父母,大概了说了下赵以歌的情况。也看出陈父母的为难,主动说起,会留下来照顾赵以歌,等她出院一起回S市。

飞往台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