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告别

  下午到殡仪馆,蒙晓溪自然是第一次来殡仪馆,新奇又感慨。还未进门就听见一片哭声。悲天跄地,迎接的工作人员介绍说,那边是哭丧队,专业哭丧,很动情,如果需要办丧礼,化妆、礼貌、哭丧、主持这边都有一条龙服务。随行的工作人员马上解释说是大陆来的客人,迎接的工作人员随即将蒙晓溪他们领去登记,然后介绍起骨灰盒。从木质、陶瓷到玉石材质,价格从1000到上万不等。工作人员一一介绍。

  蒙晓溪感慨原来丧礼都这样商业化了,人都去了,丧礼办得多体面,礼炮多响,骨灰盒多贵重又有多大的意义呢?但听着叔叔阿姨讨论如期喜欢木质的还是玉石的,又觉得也算是活着的人的一种寄托吧。

  “木质的吧,叔叔阿姨,如期性格阳光温暖,木质适合她,希望如期有木可栖吧。”陈父陈母点点头。

  一个小时候火化结束了。很难想象进去一个完整的人,一个小时后就成了骨灰。

  离开殡仪馆三人商量着回程。

  “叔叔阿姨,明天你们就跟着旅行社那边安排的航班回去吧,我留下来照顾赵以歌。回去再跟你们一起操办如期的丧礼”

  “真是麻烦你了,没有你在我们两个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以歌这孩子也没什么亲人,麻烦你了”陈父说到。

  “应该的,也是我能为如期做点事。你们这几天辛苦了。待会送你们去酒店休息下”

  “唉!我们去看一下以歌吧”阿姨提议到。

  “只是她现在也还没醒,你们先回酒店吧。我晚点过去看看,有什么情况我及时通知你们”

  “也好”

  蒙晓溪回到医院。赵以歌还是昏迷着。护士说跟她说说话刺激下,可能比较快醒来。可是蒙晓溪坐下却不知说什么,毕竟也没有很熟,一阵尴尬。隔了好久,才想起可以跟她说说如期。

  “今天去殡仪馆送如期的最后一程。我们选了个木质的骨灰盒,跟如期的气质还蛮搭的。不知道如期喜不喜欢。明天叔叔阿姨就带如期回家了。你们两个这么调皮,出来旅游一趟,要三个人来接。”说着就说不下去了。但看到赵以歌的眼睛在动。蒙晓溪赶紧喊护士,护士说这是意识活跃的表现。病人虽然昏迷,但意识还是活动的。多跟她讲些话,她能听得到。

  护士走后,蒙晓溪又不知道该讲什么了。不一会有人敲门。是大巴司机的妻子,带着一个小伙子。小伙子提着一栏水果。

  “你好,我们来探望一下病人,希望早日康复”,说着递上手中的鲜花。

  “谢谢。”蒙晓溪接过花和水果放下。

  “坐吧”蒙晓溪示意凳子。

  “就不坐了我们去看看其他的病人,实在抱歉。”说完,2人鞠了一躬。

  “您也节哀。”蒙晓溪不知该说点什么。蒙晓溪送2人出去,才看到门口放着小推车,上面还剩几束鲜活和水果,看来基本都探望了一遍。这样的诚意也是让人挺有感触的,失误的是司机,能在这个时候及时出来面对,除了亲人的离开还要面对遇难者亲属的指责也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但说到就这样原谅司机也是做不到了,毕竟背负着那么多个鲜活的生命。蒙晓溪看着2人的背影,心情复杂。

  回到病房,看着赵以歌自言自语道。

  “刚刚那个是大巴司机的妻子,来看你,另外一个可能是他们儿子吧。家属里有人质问为什么大巴司机休息日要顶班。大巴司机疲劳驾驶是事故的直接原因。大家都无法原谅他吧,但是好像家属也是无辜的,怎么说呢,你会介意他们来看你吗?如期走了,你会恨他们吗?”

  说完又陷入沉默。看着赵以歌安静的脸,想着以前她冰冷孤傲的样子。这个样子也怪让人怜惜的。

  突然外面传来一阵喧嚷,蒙晓溪出门去看,隔壁病房一个家属推着司机妻子和小伙子出门,地上滚落着水果。喊着“出去”,司机妻子一个劲地低声说“对不起,对不起”。

  “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们了,我们不想看到你们”另外一个家属拦住另一个失控的家属说道。小伙子护着司机妻子连连后退。家属说完转身回病房。2人弯腰捡起散落的水果。蒙晓溪帮忙捡起一个滚到脚边的苹果。上前帮忙。

  “进来坐会吧”蒙晓溪邀请到,2人互看了一眼,跟了进来。

  “先生怎么称呼?”

  “姓蒙,蒙晓溪,怎么称呼您”

  “我丈夫姓萧,您可以喊我萧太。这位是我儿子小萧,去年毕业刚参加工作。”

  “你好”小萧向蒙晓溪打招呼。2人年纪差不了多少,可能蒙晓溪自己创业历练多些的缘故,显得沉稳些。听到这样的介绍,蒙晓溪心里产生一丝疑惑。

  “你好”

  “有个疑惑可能有点冒犯,但我想了解一下,按理说儿子毕业了,家里压力应该没那么大了。萧先生怎么还工作这么拼命呢?”

  “其实我们也在为这件事奇怪。我先生原本并不是做大巴司机的,只是三年前放弃原本比较安稳的工作,说大巴司机工资高些,孩子上大学花销大些。但儿子毕业后,还是做着这份工作。也经常顶班。”

  “是有其他开支计划吗?买房什么的”

  “也没听他跟我或者跟儿子商量过。儿子工资也不错,也表示要自己积累买房”

  “很多人造谣说我爸在外面有家庭,这完全是胡扯。我爸妈感情一直很好。我爸是个对家庭很负责的人。对我妈和我都很关心。也没什么不良嗜好。”

  “但对于收入部分我们也有疑惑。我丈夫一直把工资交给我打理,但后来我们在大巴公司了解到那是他部分的收入,而且他经常顶班,所以按理说还有部分收入不知去向。家里也没有其他存折,他名下的账户也没有钱。”

  “这样看来确实让人有点疑惑,或许可以留意一下萧先生留下的东西里面有没有银行存款汇款的票根这些。或者电子转账记录这些。”

  母子俩听了这句话对视了一眼。好像是提醒了他们什么。这时护士过来换药水,母子俩便向蒙晓溪告别。

  初春的台北夜晚,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有一丝丝的凉意。蒙晓溪还不想回酒店,跑到便利店买了几罐啤酒,找个避雨的台阶坐下。夜晚安静的时候才允许做自己,成年人的世界不允许情绪奔溃。想起陈如期给他告白的那一天,也不是不曾心动,也想过要守护她很久很久。模拟过几次告别,却从没想过这样的分开。想着心里一阵犯堵。一罐啤酒下肚。意识更加空泛,感觉放空了些。

告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