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复活

  蒙晓溪躺着酒店的床上被电话吵醒,是医院的护工,说病人醒来了。问了情况,想见他。蒙晓溪立马清醒,看了下时间9点45,好久没睡这么沉了,昨晚的酒的作用很大。

  蒙晓溪赶到病房。看见赵以歌坐在病床上,两眼放空不知道在想什么。蒙晓溪轻声打了个招呼“你怎么样?”,言语中有些尴尬,毕竟他们也没有太熟。赵以歌没有回话,回头直勾勾地看着他,想说什么却没说出口。

  “饿吗?想吃点什么吗?我去买,医生说可以吃点流食”赵以歌还是摇头。

  “那个如期的事,叔叔阿姨带如期回家了。等你出院了我们一起回去”,蒙晓溪看着赵以歌快哭出来的表情不知所措。

  “哪里不舒服吗?要不我去叫医生”蒙晓溪询问着,转身要走。

  “学长……”,蒙晓溪听到一颤,这是陈如期对他的称呼啊。蒙晓溪回头,赵以歌看他的眼神负责。应该是还没从刺激中缓过来。

  “是你叫我吗?”

  “学长,我是如期啊……”赵以歌,伸手想要拉蒙晓溪。蒙晓溪却不适应。

  “要不我去叫医生过来?”

  “不要,不要叫医生,你听我说,可以吗?拜托,先听我说完。”赵以歌情绪激动。

  “好,我不叫医生,你不要急,慢慢说。”

  “学长,我知道这是件非常奇怪的事。但醒来之后就发现了。一开始我以为医院搞错了名字,医生,护士,护工都喊以歌的名字。后来看到镜子才发现我现在是以歌的样子。我不知道该跟谁讲这样的现象。”

  “学长你相信我说的吗”赵以歌拉着蒙晓溪的衣角。

  “我相信你,可能是受伤后的一些刺激和幻觉”蒙晓溪安慰地拍拍她的背。

  “你还是不信我,我是如期啊。我不是以歌”蒙晓溪看着赵以歌坚持的表情。

  “你还记得我们最后一次联系是事故前一晚我半夜睡不着给你发了张自拍。”

  “记得,我早上看到才回她的。”这确实是跟如期的最后一次联系,但如期跟闺蜜讲也正常。

  赵以歌看蒙晓溪还是不信,急得眼里噙满泪水,直扣指甲。这倒是陈如期的习惯。每当画画没有灵感,或者遇到急事的时候,陈如期就会默默地扣指甲。蒙晓溪吃惊,觉得不可思议。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约会吗?”

  “记得,我们在海洋公园水族馆看到好多鱼,你说如果变成海里的鱼你要变成海马,因为这样你就可以站着吐泡泡了”

  “嗯嗯,不是鱼,海马不是鱼,是海里的动物”蒙晓溪纠正道,但每次陈如期总爱说成鱼,每次蒙晓溪都拿出律师严谨的态度来纠正她。

  “还有我第一次去你家,你怕我一个人害怕,等叔叔阿姨睡着之后,来房间陪我。第二天一大早又睡回了客厅。”

  “还有我第一次去你家,太紧张了,吃饭不小心撒了汤,弄脏衣服。”

  “然后换了我爸的睡衣,我拿这件事笑了你很久。”赵以歌接着说。

  “你还偷拍我”蒙晓溪假装生气。

  “我就传在了我们的共同相册了”

  “你还画了一幅我穿睡衣的卡通形象,偷偷换了我的头像”。

  “哪里有偷偷,你假装睡觉,看着我换的,就是默许。”

  蒙晓溪有点混乱,这些都对得上,但是还是无法接受和解释这样的状况,或者是如期跟闺蜜分享了这些事。但是这么多细节闺蜜也无法事无巨细呀。

  “你真的是如期吗?”蒙晓溪牵起眼前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女孩的手。

  赵以歌双手将蒙晓溪的手分开,左右两只手分别握住他的食指和中指及无名指和小拇指。将头靠在他的手背,泪水浸润了他是手背。那一刻蒙晓溪确定了,是陈如期,就是陈如期。难过的时候,陈如期爱这样握着他的手,说握着他的大手就有了安全感。蒙晓溪坐下,抱住女友,让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哭泣。

  “你终于认得我了。”陈如期带着哭腔激动又感慨。

  “我在,我在”蒙晓溪轻拍陈如期的背。2人的情绪慢慢安抚平静下来。

  陈如期握着蒙晓溪的手说,一开始自己以为是医生护士搞错了,照了镜子才发现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但又不敢告诉医生护士,发生这样的事,别人都不会相信吧。还好护工说这几天是蒙晓溪在照看自己,等了一晚上终于等到早上才联系上你。

  “对了你刚刚说‘如期’跟叔叔阿姨回家了?”说到这蒙晓溪深吸一口气,解释到:“你的身体已经去世了。护士说事故的时候背上插满了玻璃,抢救过程中去世。我们送去火化,然后叔叔阿姨带着骨灰回去了。”

  陈如期听后哽咽着“我爸妈一定非常难过。”

  “那以歌呢?”

  “那么说来离开的是以歌的意识和你的身体。”

  “会不会以歌也还在呢?或许出现在了另外的人身上?那我占据着她的身体,如期回不来怎么办”

  “如果这样她一点会来找我们的。所以以歌应该是去世了”

  “好好的旅行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都怪我非要坚持来台北。”陈如期把头掩埋进手臂,

  “别这样,刚来的时候护士说,在车上的时候是你护住了以歌,所以送来的时候你背部插满了震碎的玻璃。”蒙晓溪拦着女友的背安慰着。

  “但承受结果的却还是以歌”。陈如期失控地喊出这句话。情绪更加抽动,放声痛哭。

  蒙晓溪拍着她的背,也许让她哭出来会好些吧。静静地陪在旁边等她情绪平复。心里装着100万个疑问却无从问出口。这个简直太不可思议。

  看着眼前女友的陌生样子,感受到她的神情举止和话语却又是熟识的,如期回来了,虽然知道这样的想法很自私,但心里还是有稍许安慰。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都太让人措手不及,这样的状况会长久地持续下去吗?还是不知什么时候又会有新的让人措手不及的新变化。蒙晓溪第一次感到那么地失控。这点是让这个思维严丝合缝的大律师最抓狂和最要命的。也许这一切只是开始。

复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