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帮忙

  蒙晓溪从医院出来拦了辆出租车。报了萧太留的地址。司机是个中年大叔,胖胖的身材,露出地中海的发型。整个人很是精神。

  “听口音应该是大陆的吧”司机问道。

  “是的”

  “大陆哪的,我祖籍是山西。只是从来没去过。”

  “我是G市的,现在制度和交通都很方便啦,可以去看看”

  “计划退休后去。你是出差还是旅游”

  “都不算吧,来办事。”

  “看你从医院过来,但也不好怎么问。最近的大巴事故吗?”

  “嗯,看来影响挺大。”

  “新闻这段时间都在爆咯。归根到底还是司机疲劳驾驶。我们开出租的载的人少都不敢马虎,自己一个人开车也很注意,疲劳驾驶很危险的。听说那司机也没什么经济压力但还经常顶班喔,八卦新闻都说他养两个家把命搭进去了。”

  蒙晓溪听着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着司机的话,司机从事故聊到八卦,又从八卦聊到政治。越说越兴奋,丝毫没注意到车上坐着的蒙晓溪听得并不专注甚至神情出现烦虑。蒙晓溪一心只想快点到达目的地,快点下车。

  二十分钟后,到达目的地,司机得演讲终于结束。一下车蒙晓溪顿时觉得神清气爽了不少。

  蒙晓溪站在门前,对比了一下萧太留下的地址,门牌604,没错。便按了下门铃。

  开门的是小萧。2人打了个招呼,小萧请蒙晓溪进门。换了鞋入了玄关,蒙晓溪瞥见佛堂佛像旁边一张遗像,照片上的人应该就是去世的司机。

  “这便是我爸”

  “我上柱香吧”

  “好”小萧,奉上香,蒙晓溪祭拜后上香。

  “先在客厅坐会,我妈最近感冒,下班后在房间休息,我去叫一下。”

  还没走到房门口,萧太便出来了。

  “蒙先生你来啦“

  “萧太好”

  “这几天我一直犹豫着要不要找你,怕打扰你,但思来想去还是决定找你帮忙,你给我很踏实的感觉。”

  “谢谢,请问是关于什么事呢?如果我能帮上忙肯定是没问题。”

  “关于我先生的事,上次跟你谈话提醒了我,后来我们去银行查过,我先生在这几年有给一个账号汇过几笔钱。数目都不小,人我不认识。我所知道的就一个我丈夫的姑妈在大陆。还是我公公去世的时候跟我丈夫说的。咳,咳”萧太咳起来。

  “喝点水”小萧将一杯水递给母亲“我来说吧,我阿公是抗共卫国勘乱战争也就是大陆说的解放战争的时候举家迁往台湾的。我从小也没听说过在大陆还有什么亲戚。直到阿公去世的时候跟阿爸说大陆还有一个妹妹也就是姑婆。后来阿爸还去过一趟大陆,但说是没找到姑婆,此后就没再提过这件事。”

  说完小萧起身从柜子里拿出一块包好的不知是什么的方形物件。只见他仔细打开,慢慢露出一副画的一角,是一副水仙花油画。

  “这是我阿公在世时画的,阿公生前是个先生,在画画方面颇有研究,阿公祖籍福建漳州,当地盛产水仙,阿公画这幅画整整画了3年,晚年常常对着这幅画一看就是半天。临终前阿公托阿爸去找找姑婆,并将这幅画带给她,还有阿公年轻时的一张照片。”

  “这也是我们找蒙先生来的缘由,我跟我妈总觉得阿爸当年应该是找到了姑婆的,不然也不会在那之后几次寄钱到大陆。可能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所以想拜托先生回去后帮我们打听打听。不知道这样会不会太麻烦”

  “听完这些我很受感动,但要寻找一个有一定岁数的老人确实有点难度。”

  “我们也明白,这确实也是为难先生了。没事。”

  “或许我可以试试,现在网络那么发达,而且漳州离S市也近,我也有业务在那本。”

  “那就麻烦和感谢蒙先生了,我们也不报太大希望,但还是想试任何办法。”

  “太感谢你了,蒙先生”萧太也道谢。

  “我尽力。”

  “这副画和这张照片也请先生带上,万一找到姑婆了呢,这个我们还是希望交给她。”

  “哦,对,邮费和产生的其他费用都由我们这边负责。”

  “这就客气了,这是我自愿的。”

  萧太咳嗽起来。

  “萧太需要去医院看一下吗?保重身体才是啊。”

  “不用,休息一下就好了。”

  “你说休息,这几天还去上班?”小萧关切又责备的语气说到。

  “我就觉得带在家里空落落地,容易多想,我做着事,时间就过得快些。”

  “让你要放宽心,现在也大概知道情况了,就不要想那么多,阿爸不在身边,你更要照顾好自己。他也不希望你整天忧心忡忡。想起他是难过地。”蒙晓溪听着小萧安慰萧太地话,看在眼里的是小萧皱久了眉留下的与年龄不符的一道细纹。因为有亲人在,所以要故作坚强吧,在悲伤面前才好鼓励亲人。

  “我知道啦,妈妈也没有那么脆弱。”

  “那你先去休息,我送蒙先生回去”

  “那蒙先生,我就不送了,事情就拜托你了。”

  “客气了萧太”

  回到酒店,蒙晓溪放下东西便躺在床上,又是信息量超载的一天,自从事故开始,每一天都积攒了满满的情绪和信息得让人独自好好消化。

  说来也奇怪,自己也不是英雄,这个时候却答应帮肇事司机的家属的忙。其实可以不管的,但置身那个情景却无法拒绝。是好奇心使然吗?还是善良本性吗?

  说实话,蒙晓溪也不知道,只知道就这样做了。只是大巴司机为什么要瞒着家人帮助姑婆呢?站在男人的角度,避开妻子接济亲戚,这样确实是避免了一些家庭纷争,但跟萧太接触下来不像是不通情达理的,应该能体谅丈夫这样的行为的。而且这样超出负荷的事情,时间周期那么长还是跟家人通一声会比较好。也许是姑婆那边有什么难言之隐。这件事还得明天跟如期说一下。

帮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