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寻找真相

  在陈如期出院的前一天,陈如期胃口大好,嚷着要吃台北地道的小吃。蒙晓溪自然成了跑腿男友。收索了台北的美食街和搜罗了一堆好吃的小吃。花了一上午的时间排队打包买。最后提了一大袋吃的。在打车回医院的路上蒙晓溪欣赏着台北这座城市的街道,建筑和路人。脑袋处于放空的状态。好久没有这样轻松过了。

   在红绿灯路口看见一只白猫,与蒙晓溪对视一眼后便窜走了,蒙晓溪目光跟随着白猫窜进一家店门,沿着木门,蒙晓溪的目光往上扫,看到木质招牌上的店名“浮光书店“。红灯过去,司机启动车子,在蒙晓溪转头的瞬间,白猫又出来了,蹲在门口,看向蒙晓溪的方向,好像等着谁来一样。

   蒙晓溪回到医院一下午脑子里都不断地浮现着白猫地身影和“浮光书店“几个字。冥冥中感觉要寻找什么,而那里会有他想要的答案。

   晚上与陈如期用过晚饭,这种感觉更加强烈,驱使他再次回到书店。

   蒙晓溪推开门,书店很是安静,蒙晓溪静静地看着书店地摆设,无从下手,突然白猫从他脚下蹭过,“喵“地叫了一声,蒙晓溪惊了一下。一个大叔走了过来。穿着很日式的休闲装,胡子修剪的整齐,有些已经灰白,带着一副复古金边眼镜,整个人显得睿智又闲适。

   “找什么书吗?”

   “我也不知道,有那种讲意识和身体分离的书吗?”

   “灵异故事?”

   “不是,科学解说”蒙晓溪摇头解释到,这也不算是灵异吧。

   “大脑和身体分离,医学类的书吗?”

   “怎么说呢,有没有那种讲一个人意识出现在另一个人身上的书。”

   “灵魂附体吗?”

   “类似吧。”

   “在以前先秦的时候,人们认为死后的灵魂会跑去占据另一个人的身体,继续活下去,也就是所谓的灵魂附身,在春秋时期《左传》就有写到“匹夫匹妇强死,其魂魄犹能冯依于人,以为淫厉”,就是说人死后会灵魂附体在别人身上,继续活下去。也是平常各大穿越小说经常出现的借尸还魂。随着科学的发展,也有科学家认为所谓灵魂是多维空间里,人体物质的存在。还有其他不同的理论学说涉及到物质粒子,磁波辐射等自然科学。你想要找的是哪种呢?”

   蒙晓溪听着,觉得复杂,看来这确实是个复杂的现象。他要的自然不是近几年烂透了的穿越剧。但多维空间/粒子/磁场这些科幻片必不可少的元素又感觉离生活太远了。归根到底仍不是自己想要的答案。但是“灵魂附体“这个说法倒是引起了他的好奇。

   蒙晓溪谢过店主离开书店,在门口看见白猫,白猫慵懒地躺着舔它的爪子,看人的眼神显露着傲娇的神气,猫是很有灵性的动物,蒙晓溪想,以为是猫引导着他来找答案,其实是内心的好奇心和疑惑引导着他来。

   蒙晓溪回到酒店,拨通郝磊的电话。

  “是我,我这边事情处理完了,定了明天晚上的航班到S市”

   “终于处理完啦,节哀顺变。”

   “嗯嗯,公司最近怎么样?”

   “有我在当然一切安好,还可以再给你放几天假调整一下。”

   “好,我看情况。“

   “你就放松几天吧,虽然知道蒙大律师是个工作狂,但我这个合伙人也不能太剥夺了。回来陪你喝几杯。”

   “谢谢合伙人体谅,但说起喝酒是我陪你吧”

   “哈哈哈,彼此互陪,相互安慰,为寂寞干杯”

   “几日不见,文化水平有所提升,都压上韵了。哈哈哈哈,话说你听过灵魂附体吗?”

   “我这是真身,才不是附体。”

   “明天,郝大才子。我是真好奇,有没有听过。”

   “那不是电影忽悠人的桥段嘛。不,艺术手法,这样说起来高端点。那个之前不是有部电影,日本的动漫啊,新海诚《你的名字》,对,这个就是将男女主角身体互换的呀,那个桥段特别搞笑,就是男主起来,哇,惊喜发现自己长了两个***……”

   “好啦好啦,先挂了。”

   “我还没讲完呢,你……”

   蒙晓溪快速打开电脑,搜索“灵魂附体”,居然还看到一组新闻。

   瑞典科学家2018年成功完成了“灵魂附体”实验:通过操控志愿者的感知,使其将别人的身体误认为是自己的,出现身在别人的体内的幻觉,并且能“体验到”他人的感觉。即使两个人外表和性别不同,参加实验的志愿者同样能“感觉到”自己进入了对方的身体。无论志愿者是处于静止状态,还是自愿活动身体,都能达到同样的效果。

   这项研究负责人表示,上述控制感觉印象的方法,能让科学家使某人误以为自己真的“灵魂出窍”,并“附在”别人体内。而所有这一切,其实都是实验参加者产生的“幻觉”。

   但这只是个实验,而且只是产生“幻觉”,仍没有事实案例的记载这些。

   所有搜索结果浏览了十几页,大多是没有根据的编纂与故事罢了。可能和时空穿越一样,意识交换也是网络小说的永恒话题。搜索页显示已知最早的灵魂互换的故事之一,是19世纪的一部小说《反之亦然》(Vice Versa),这种模式后来被广泛使用——从而有了著名的电影《疯狂星期五》《两男变错身》,以及《山田君与7位魔女》《父女七日变》等动漫和日剧。但不是经常说艺术源于生活吗,那这些意识互换的电影小说的生活原料又是什么呢?

   文章继续解释说在现实生活中,要达到灵魂互换,唯一有望做到的就是大脑移植,虽然一位身患重症的俄罗斯计算机工程师打算进行大脑移植,也有医学机构证明这个疯狂的计划可行,但这绝非像两截香蕉合拢那样简单,一个关键点在于连接大脑和脊髓之间的神经纤维,这是相当困难的。这也是为什么重度脊髓受损是毁灭性和永久性的。

   如期跟以歌受伤并没有涉及到大脑移植,只是赵以歌的头部确实受到一定的创伤,也没有进行什么复杂的手术。出现这样的状况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或许只有时间能告诉他答案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寻找真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