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有缘人

  云澈溪出了县衙,从南平侯府的后门偷偷地溜回了自己住的墨云轩。

  “小姐,你就不能不去县衙吗!在这临京,不是有南平侯爷照顾,而且您还有侯府画师的身份,为什么要冒如此大的风险去断案呢。您的身份一旦被圣上知道,后果不堪设想啊!”

  云澈溪望着面前嘟着嘴的梓倩,叹了一口气道,

  “梓倩,你是知道的。王府遭难,父亲和母亲已经不在了。云家本无任何谋逆之心,唯有通过此法,才能名正言顺地进入上都面见圣上,请求重申云家谋逆案。我是一定要还云家一个清白,给自己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

  云澈溪垂眸,想到如果真正的云澈溪还活着的话,一定也会这样做的。

  “可是小姐,梓倩不想让小姐身犯险境。如果可以的话,梓倩愿替小姐承担着这一切。”

  云澈溪扬起嘴角,起身用纤细的双手将梓倩嘟着的红唇抚成微笑,然后轻轻地抱住了她。

  梓倩大大的杏仁眼中顷刻充满了泪水,云澈溪用手抹去了她眼角挂的一颗晶莹的泪珠,勾起了一抹温暖的微笑,问道,

  “莫莫传信回来了吗?”

  莫莫是云澈溪私下对莫时南的称呼。

  “还没。不过他已经去了两月有余,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传来了。”

  云澈溪看着已经将刚才的伤心消化地差不多了的梓倩,用手轻轻地拍了拍梓倩娇嫩的脸蛋,说道,

  “去用晚饭吧,不用服侍我了。”

  梓倩还想说什么,云澈溪笑着摇了摇头,将梓倩推了出去。

  草草地喝了一碗紫米薏仁粥,云澈溪不禁感叹南平侯府的伙食真的不错,菜式也和五星级酒店的一样。

  “这南平候家里是有矿吧!”云澈溪拿起面前做工及其精致的饭后甜点往嘴里送了一块,顿时眼睛中冒出了两道光。

  想来无论是古代的还是现代的云澈溪也都是出身名门,但奈何都是十足的吃货,况且着这南平候府的东西不仅精美绝伦,而且十分美味,自然被这些人间精品所俘虏了。

  “为了减肥不能吃饭,不过好像没说不能吃甜点吧。”云澈溪又拿起一块,边吃边摇头道:“暴殄天物,暴殄天物啊!”

  一更天。

  云澈溪抬头望了望空中的月亮,心想到:“这古代就是麻烦,才刚刚晚上七点就已经黑天了。”揉了揉自己因为作画而酸痛的手腕,终于赶在天黑前的一刻将这幅山间流云图给画完了。

  因为云澈溪是小幺,所以康乐王格外宠爱云澈溪。云澈溪不爱女儿家的女红刺绣,却偏偏爱舞刀弄枪。康乐王虽然让云澈溪自幼跟随哥哥们习武,但是从来不让她碰刀剑,怕她吓坏日后的夫君。所以云澈溪才能常年习武,还拥有一双纤纤玉手。好在康乐王思想十分前卫,不信什么女子无才便是德,膝下的三个女儿皆知书达礼,诗词歌赋更是不在话下。而云澈溪在现代除了不通武功和对音乐不敢兴趣之外,其余或略懂一二,比如受家族熏陶的医术;或十分精通,比如书法和画画。因此才能名正言顺地在南平侯府当这个画师。

  云澈溪提笔在空白处题词,刚写到“白玉茗烟曲万千”,忽然一阵邪风刮来,将云澈溪面前的画纸吹得无影无踪。

  “出来吧!”云澈溪毫无一丝意外地说到。

  “哎哎哎,我说小溪溪,你可真是太无趣了,一下就猜到是老夫了,一点都不好玩。”一个白胡子老头凭空出现,走到云澈溪身边,大大咧咧地坐下。

  “老顽童!”云澈溪端起石桌上的茶壶倒了一杯清茶递给这位老神仙,问道:“我的画呢?”

  白胡子老头故作神秘地说道,“画自会到有缘人手中。”然后拿起茶杯一饮而尽,说道,

  “拾到画的人是你的有缘人,你一定要好好珍惜,老夫只能帮你到这里了。”然后一挥衣袖,消失在空中。

第四章 有缘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