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锦囊

  白如觞回到房中,坐在案前,打开一个做工极其精致的红木盒子。

  此盒乃前任筱徴阁阁主白庭在远游四方前给白如觞留下的。老阁主在离开前曾召来白如觞,与他进行了一次密谈。

  “当年我在梅山之下遇到了你,将你带回乾坤殿。救活你之后,曾为你占卜过一卦,卦中所云:‘明珠土埋日久深,无光无亮到如今。只待时风卷天下,调仪许中彰清平。’此卦未曾和你说过,如今将此签赠与你。”

  老阁主拿起青石案上的红木盒子,将它递与白如觞,说道,

  “当年救活你之后,曾有一白须长者来到乾坤殿赠予我此盒,告诉我,将此盒交予你,让你好好保存。长者曾言你的命数,与我所算如出一致。他让我转告你,你今后会遇到一位贵人,此人将会助你夺回你所失去的一切。”

  白如觞接过盒子,取出盒子中的锦囊,打开信纸。

  “学比山城,辩同河泻。

  明经擢秀,光朝振野。

  昔时之物,皆有见汝。

  无平不陂,无往不复。

  志非于此,自遇良人。

  缘来缘去,情终不散。”

  “记住,有一天你终会遇到有关良人的线索。”老阁主叮嘱到。

  白如觞收回回忆的思绪,将面前的盒子打开,取出锦囊旁的一支银簪,想到了昨日拾画时的情景。

  画纸悄然飘落,白如觞拾起,赞叹画工精妙之余,见上有一首未题完的词,便拾笔续写。笔落,突然几行金字跃然纸上,

  “云谙青天钟声远,

  澈底心清水共虚。

  溪澄闲数潭中鱼,

  在官长恨与山疏。

  文柄久持殊岁纪,

  庙前幽草闭残春。”

  随即消失不见。

  “云澈溪?文庙?”白如觞立于窗前,眼睛微阖,静静地思索着。

  “云家?原来这就是那位前辈口中的缘分。”

  所以第二日,白如觞才会带着伞与火种出现在已经破败了的文庙。

  至此,白如觞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

  白如觞,本名苏宥,祁文帝长子,曾经的大梁太子,天造之才,六艺经传皆通习之,文韬武略样样精通。因被筱徴阁阁主白庭所救,化名白如觞,学谋权之术,习纵横之学,通兵法,晓医理。祁文帝在时,曾云家订下婚约,他日皇长子苏宥行冠礼之时,便要迎娶云家女儿为妻。可是天有不测风云,谁能料想一朝灾祸竟然从天而降,落在了大梁皇室。

  当年,苏里爱慕叶国公之女叶鸾,祁祯帝却赐婚于苏学与叶鸾,并在病逝前将皇位传于苏学。苏里记恨在心,策划谋反。终于,在两年前的上元节发动兵变,一举拿下大梁皇宫,弑兄夺位。假借祁文帝玉玺,代拟遗诏,自封为王,灭族叶家。

  祁文帝之人阴狠毒辣,心思狭隘,自私无情。登位十余年,以谋逆罪名,铲除前朝重臣十余人。

  渴望万世为王,长命百岁,广罗天下长生之法。近年来,因服食丹药过盛,致使身体阳气亏损,鸩形鹄面。因其残暴冷酷,对直指自己阳虚的太医皆冠以庸医之名,处以极刑,满门抄斩。宫中太医皆不敢怒也不敢言。

  忌惮任何认为对自己皇位有威胁的人,暗中建立暝雨庭,设立暗卫,铲除一切眼中钉。

  后宫之中,有德贵妃曲氏和沈贵妃勾心斗角;朝廷之上,有曲沈两家相互制约。曲沈两家在朝各安眼线,皆拉拢官员,结党营私,相互对立,各成一派。

  祁武帝及其重视自己的颜面,对外装作宽厚仁德,察纳雅言。此次白如觞前往上都,虽说是自愿出山,但仍有皇帝之意,假诏贤士,测其能否为自己所用,如若不然,则恐遭致杀身之祸。

  十年嬗变蛰伏,隐忍不发,终成败在此一举。

  白如觞垂眸,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下午的那抹倩影。

  “云澈溪,将来,我们便要并肩作战了。”

  与此同时,临京陈府。

  “走水了!走水了!”

  陈府下人们忙做一团,四散奔走救火。

  陈世阁此刻正坐在书房查阅文案,听到门外的骚动,正欲出房门查看。

  突然,一个蒙面人破窗而入,提刀逼近。

  “你,你是何人,竟敢擅闯本朝知府家中,信不信本官将你押送衙门治罪!”

  蒙面人冷笑道:“恐怕陈大人没这个机会了。”

  一道银光闪过陈世阁的双眼,他转身正欲逃跑,却刚好被一刀封喉,睁着眼,靠着公案缓缓下滑,嘴中含糊不清地说了一句

  “你终究还是不肯放过我”便咽了气。

  黑衣人结果了陈世阁之后,毫无逗留,拿起案上的烛台,点燃了桌上的文案,随后跳窗离开。

  顷刻间,熊熊大火吞噬了整间书房。

  自此,云澈溪彻底卷入了这场风云之战。

第七章 锦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