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验尸

  云澈溪进入了一种完全忘我的境地。在检查完尸体的每一处后,她又将目光停留在了陈世阁的颈部,心中似乎已经有肯定的答案。

  “去准备一碗水和几块白色棉布。”

  两名衙役端着水和棉布条走到云澈溪身旁。云澈溪接过白瓷碗,向其中倒入少许白醋和盐。没有医用酒精,只能用此法消毒了。

  细细地擦拭布尸体面部与颈部,然后取出一根探针绕上棉布条,伸入死者口中,拿出。再重新缠绕棉布条,从死者的口中直通气管,再拿出。

  “死者并非死于火灾。”云澈溪断言。

  两名衙役一脸茫然的地看着云澈溪,甚是不解。

  “如果是死于火灾,那么死者会吸入大量浓烟,口腔和气管中会存在烟灰。可是陈大人口中并没有烟灰,而咽喉处用水擦拭后却有少许血迹,应当是有血块存在,致使他窒息而死。同时,我刚刚在检查时叩击其胸腔,发现内有浊音,应当是内有淤血,而恰好证明了我的猜想。”

  “不过,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我还需要进一步确认。”

  云澈溪用一旁的棉布擦了擦手上戴的手套,然后取出一把解剖刀,熟练地运刀,从左、右乳突向下至肩部,再向前内侧切开至胸骨切迹处会合,胸腹部切口同上,剥离颌下及胸前皮肤。将胸部皮肤、皮下脂肪和胸大肌紧贴肋骨面向两侧剥离。

  解剖刀随即迅速地自第二肋软骨开始。刀刃向外侧偏斜,沿肋骨与肋软骨交界处内侧约一厘米处逐一切断肋软骨及肋间肌,云澈溪伸手探查两侧胸腔内有无积液和积血,随即向两名衙役说道,

  “麻烦将我置于后堂那面青石案下的一个搪瓷罐子拿来。”

  云澈溪收回手,再次擦拭手套,拿出一个舀勺将胸腔内的积血舀出,置于罐中,测量体积。

  “死者是先遭人割喉杀害,大量血液涌入肺部,造成窒息,休克致死。而后凶手放火焚尸掩盖真相,想要混淆视听,造成陈大人死于火灾的假象。”

  两名衙役两脸崇拜地看着云澈溪,虽然说的什么也没太听懂,但总之在他们心里云澈溪现在就是偶像。

  “张,张大人,您可真厉害。”一个衙役激动到结巴,憋了半天才憋出这么一句来。

  云澈溪浅淡地笑了笑,说道:

  “一会儿你们便到厨房里去,将醋烧热了,拿到这里熏一熏。”

  见两名衙役仍有不解,云澈溪解释道,

  “醋有杀菌消毒的功效。早晨天气凉爽,又急于检查死者,所以我便没有烧醋消毒。但若临近正午,尸体很容易加快腐烂。虽说此时正值金秋,天高气爽,尸体却也不便长期保存。若不进行消毒,容易造成疫病。”

  两个衙役恍然大悟,小鸡啄米般地点头,心中云澈溪的形象又高大了几分。

  “你们先去向找大人汇报案情,以免延误了案件的进程。我留下来要缝合尸体。”

  由于大梁法律规定,朝廷命官若死于非命,则先交由地方县衙审理,以七日为限。若是未解决案件,则提交上一级政府,以此类推,所给予的办案时间也越来越长,直至提交到最高部门——邢狱司。

  七日之内,案件若是水落石出,审理此案的官员则可有资格向上申报,申请官职调动。以处理的案子的大小,时间,以及案件的复杂程度不同,所以升任的官职也不同。往往是案子越大,越复杂,处理的时间越短,调动的官阶越大。若是被随之一同提交的以往案件的处理堪称完美,则可被皇上钦点,受御诏入上都担任官职。

第九章 验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