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不忧伤

南娜斯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前绪

     “人们常说,如果你过重的看待某事,你将来必为所累,必为所伤。”我们总会执着于某个人,或许多年后看会觉得当时的自己真是傻的可以,但是却没有后悔。

  初夏的天空纯洁的像一个新生的婴儿,微凉的风吹拂在人的身上带来阵阵的暖意。校园里的木兰已经打起了花骨朵,过不了多久就能开了。满栏的常绿灌木也已经脱下了春天时的淡绿色衣服,穿上了应季的新衣,咋一看就像一个帅气而又阳光的大男孩。星语便是在这个夏天遇着星宇。

  这一天是新生报到的日子,星语和其他许多前来报名的人一样既紧张又兴奋。是的,怀揣着梦想而来的人就连微笑都显得张扬无比。“你好,星语”,“嗯,你好”,女孩与男孩的对话就这样止于唇齿,男孩不说话,女孩也不说话。就这样盯着对方看,最终还是男孩先沉不住气,“请问有什么事吗?”男孩一脸怪异的盯着目前这个能叫出自己的名字却什么也没有说的女孩。“我叫星语你叫什么名字?”女孩又浅笑着开口。“星宇”男孩开口后便转身走了,留下了一脸风中凌乱的星语。“你好,同学麻烦把你的录取通知书拿过来登记然后去旁边缴费”面前负责登记的老师说。“哦,好”星语盯着男孩离去的背影一边伸手在随身的书包里把要用的材料拿了出来。一转头发现登记的老师一脸奇怪的盯着她看,好像在拿她和照片上的人做对比。

  “这里的老师还真谨慎,还害怕我是冒充的”星语一边走一边嘀咕。“算了还是早点去找教室吧”走过一排低垂着眉眼的杨柳,再过了一条幽静的小河,星语便看到了她将要生活三年的地方,多的不用说,这个校园的环境她是非常的满意的。但有时候我们的生活有多美便会有多遗憾,她在这里遇见了他,那时的她不知道后来他的喜怒哀乐都与她有关。而她却像是他心里的一根刺,不拔会疼,拔了会死。

  “同学们先自己找一个位置坐好,后期再按名次排坐位,我们先点名,看我们班同学都到齐了没有”星语的班主任和所有的班主任一样都是评本事论高低,从他那秃了大半个的头颅可以看出他为了培养优等生花了多少心思。“第一个星宇”“到”“到”两道异口同声的声音从前后两个方向传来,他与她都是一愣,“同学们不要恶搞,课堂是一个庄严的地方,不要像什么阿猫阿狗一样”班主任异常严肃。“星宇”还是两声“到”班主任快绷不住了,看着逐渐失控的教室,刚回答的两人都被喊起来了,男孩皱着好看的眉头,上天果然是很眷顾长得好看的人,就连皱眉头的样子都是那么的别有风气。后来老师问我们两个怎么回事。然后在星宇下面又找着了一个“星语”,因为这样我们两个成了我们班的双星。我们的高中生活就这样张牙舞爪地开始了。

  星宇和星语真正打交道是在一个温暖的午后,阳光照射在路旁的草坪上,投下一片名亮的光影,光与绿混合出了别样的柔和。但发生的事并不是那么的美好,星宇被一群男生围着爆打,原因是带头的男生喜欢的那个女孩喜欢上了星宇。看着渐渐落于下风的星宇,星语决定帮帮他,便加入了混战的队伍。事末的结果是星语一个人放翻了一帮人,从那以后两星便走到了一起,一起学习,一起玩闹,即使星宇并不如星语那般的善谈但两人就是那么的合得来,学习上也不分上下,全校的一二名就这样被他俩占着。后来学校渐渐的流传出了说他们两个恋爱的事,为了这个两星被叫到校领导室教训了一顿,本以为事情会随着教导主任那吹风机般婆娑的话语结束,可是事情不是这样。他们都被要求把家长带到学校。星语清晰的看见在教导主任说了请家长之后那个眉目如画的男孩眼里流过了一道忧伤的光。那个时候的她不懂,直到后来知道了那件事她才知道,她和他之间隔了不止一道银河系。

  和星语一起去学校的是她的妈妈,因为她的父亲在她七岁那年就消失了,她曾问她妈妈“爸爸去哪了,什么时候回来?”但那时候年轻的母亲眼里总会流露出年幼的她看不懂的哀伤,再然后便是压抑的低咽。有过几次之后,星语便不再问了,直到她懂得了一些事,她逐渐理解了村口张大妈和李大婶聊天时说到的她爸爸卷了某个老板的钱带着一个女人跑了是什么意思,知道了“抛弃”是什么意思。从此她便三纳其口,再也不在母亲面前提有关父亲的任何事。但私下里她是特别的羡慕那些有父亲的孩子的。她曾无数次幻想过从母亲口中知道父亲消息的情景,但她没想到结果会是那样,如果知道她宁愿自己永远也不见到。星宇家长没去,当星语和她母亲到的时候,他正一个站在教导主任的办公室里接受洗脑。我们到了之后星宇被允许从我们旁边出去,但我当时想不通的是母亲看见星宇后有一瞬间的惊慌失措,直至后来我都不知道当时的母亲有没有听进教导主任的话,当我们回到家后,母亲便不由分说的打了我一把掌,是的,长这么大,我第一次被打。我当时除了脸上火辣辣的感觉之外更多的便是委屈。委屈一向疼我的母亲像变了个人似的对我,委屈母亲禁止我再和星宇在一起。甚至想要帮我转学,我不知道事情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最后的结果以我和母亲一个月的冷战而结束。母亲最终还是对我妥协了,前提是我不再和星宇说话。

  我和星宇不再是同桌了,我们分别被调到了两个不同的方向,我遵循着和母亲的约定,不再和星宇说任何的话。但我们有时候就是这样,越不想关注一个人却又容易关注一个人,我常常会想起星宇的眉目,星宇的笑,我记得我第一次看见他的笑是在冬天,那时候我冷得像个流浪的小狗一样缩在教室的角落,星宇到了之后看见我猥琐的一幕不地道的笑了,虽然只是列了一个嘴角但在那一瞬间我觉得我恋爱了。真的。我从没有见过一个和他一般笑的好看的男孩,但他的眉间总是含着太多我看不懂的忧伤。

  星宇虽然对我的行为感到奇怪但并没有什么明确的表示,我曾想过如果他主动与我说话我便打破与母亲的约定,可是没有,我只是感到他的成绩一天比一天好而人也一天比一天更忧郁。对他的表现我是十分不满意的,所以他成绩上升我的成绩也上升,两个人谁也不服谁,而这个结果无疑是学校老师们最想看见的结果。后来直接导致我们学校成了恋爱者们的禁地,而我们两个被标榜为最值得学习的榜样。其实刚开始的时候我是讨厌传我们恋爱的人的,但后来我竟希望它是真的。可有些事它就是这样总会留下一些的遗憾,让你在午夜梦回的时候有可想的东西,这样就不会显得你太过孤单,可往往会午夜回想的人都是越想越孤单,越清冷。

  时间总不会因为你一个人的不舍而停止流动,在一沓一沓的空白试卷上被标上表示对错的勾叉之后,我们毕业了。我以为我和星宇最后一次斗争是高考,可我没想到我还会和星宇爆发除了成绩之外的战争。那天闷热无比,因为忍受不了这样的热,我和母亲说了一声便起身去村里的一户瓜农家买西瓜。可当我回去的时候,我无比的痛恨嘴馋的自己。母亲躺在地上,头上被砸了一个大窟窿,血流了一脸。家里被砸的没有一件好的东西。看到母亲的那一瞬间我感觉我的灵魂离开了我的身体,我呆滞着将母亲送到了医院。母亲在医院呆了一个月才出来。那期间我从不敢想母亲如果就此离开我,我会怎么样。所以当我知道我母亲的事是因为星宇的时候,我疯了似的找星宇,我想要他给我一个解释,别人说的我都不想相信。可当我见着他的时候,他的眼神让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我从没有见过他那样冷而寡淡的表情。像是我是他最仇恨的人一样。最终我没和他说上一句话便被他家的佣人轰了出来。

  我从没想过星宇家会那么富裕,也从没想过他父母是因为我父亲而丧命。但当他的老管家恶狠狠的对我说“你给我滚,你们这一家子人害了先生和太太还不够还要来害小少爷”我当时并不明白他说的这句话的意思。我问母亲,我以为母亲会像之前的很多次我问父亲在哪里时一样,可是这次母亲没有再一直沉默,她说“星语,有一些事你不应该知道,但你只需要知道是我们对不起那家人,你父亲…”母亲哭的泣不成声,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但我好像明白了什么…

  我后来又去找过星宇,没见着他。据说他出国了,什么联系方式也没留下,我知道这是他的老管家骗我的。所以我什么都没有再问,因为当他的老管家再次恶狠狠的对我说“你父亲当年卷了先生的钱跑了,本来这件事先生没有想追究的,可你的父亲…”“唯独苦了小少爷,小小年纪便遭受如此的罪”我看见他的目光变得悲伤而夹杂着仇恨的光,听见他的声音变的沙哑而不断哽咽。而我在他的话语中迷失了意识,但我想不通如此仇恨我的人居然没对我动手…

  后来我去了首都的一所学校,我和星宇便这样再也没有见过,我走便所有繁华的地方,我固执的认为我会在某个人声鼎沸的地方再次遇见他,我固执的一次又一次的回到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我期待着当我再次回头的时候能够见着那个眼神忧郁而又帅气得不像话的男孩,可是一次也没有遇见。就像从来没有过他这个人一样。“你遇见一个人,犯了一个错,你想弥补想还清,到最后才发现你根本无力回天。犯下的罪过永远无法弥补,我们永远无法还清我们所欠下的…”当欢快而又忧伤的音乐配合着灵婆那低沉而又沧桑的声音响起的时候,我又想星宇了,我想和他说一声“对不起”也好想告诉他我是多么的想他。

   我的内心一直在呼唤他,所以我要找到他。因为他我存在的意义变成了寻找。如果你遇着一个帅气而又面带忧郁的男孩。请你一定要告诉他,有一个深爱着他并和他同名的女孩一直在寻找他。如果他愿意可不可以回头看一眼,一秒也行。

前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