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那一夜我伤害了谁2

  那一夜,我伤害了谁?全球唯一千年虫题材

  蔡宏、童琳是新直大学的同乡同学。两人从小学到初中、从初中到高中,以至现在的大学都是同班同学,都出自农村,家庭比较贫寒;因而两人都能互相关心、互相帮助。现在两人就读的是该大学研究生院数学班。平时两人省吃俭用,很少出去玩。童琳一直暗恋着蔡宏。

  这次寒假就要到了,蔡宏对童琳说寒假前先登山去玩一玩,放寒假后再回家。童琳欣然答应了。

  周美晨与李扬曾经在新直大学读过,是同班同学,现在都是复汝康医院的医生。平时周美晨沉默寡言,很少言谈,母亲虽然死得早,父亲周可——该院(复汝康医院)的院长对她的培养教育也丝毫没有放松,相反周可对女儿周美晨的成长要求一直都非常严格。

  李扬一直都在追求着美晨,但美晨似乎无动于衷。

  也许是平时太枯燥了吧,美晨与李扬商量着只要有空就出去登山解闷。

  这一天,正好是98年元旦。蔡宏和童琳来到尽云山脚,购买了一些登山饮品,开始上山。

  这时,又来了两个年轻人。一个是周美晨,另一个就是李扬。美晨和李扬也一道去买了些饮料、食品,接着开始登山。

  由于时间比较早,登山的人还不多。一会儿时间后,蔡宏、童琳、周美晨、李扬便走在了一起,四人开始攀谈起来。

  当美晨和蔡宏开始谈话的瞬间,二人目光相互交错的那一时刻,似乎有那种相见恨晚,一见钟情的感觉。这就是蔡宏与周美晨刚刚认识的第一感觉。

  在美晨的眼里,蔡宏身材魁梧,谈吐又不失高雅。而在蔡宏眼里,美晨虽不是非常漂亮,但也可算是眉目清秀,却没有城里人那种娇气十足的架子。

  四人一起登山,一起交谈,玩得非常开心。

  登山游玩快完了,四人这才相互介绍了一番。

  “我叫童琳,他叫蔡宏,我们都是新直大学研究生院数学班的,在A区。”童琳说道。

  美晨说道:“真巧啊,我们以前都是新直大学的学生,我叫周美晨,他叫李扬。现在我们都是本市复汝康医院的医生。”

  蔡宏又说道:“那太巧了,以后有机会欢迎你们到学校来玩。”

  李扬、周美晨同时说道:“有空的话,一定会去玩的。”

  说着说着,美晨的脚踩到一块小石头,身体摇晃了一下,没有保持住重心,很快人就要跌入山崖。

  这时,蔡宏意识到周美晨的危险,立即上前去拉美晨。尽管蔡宏用了很大的力气,但在这种危险的情况下,蔡宏仍然拉不住美晨,反而同美晨一道跌入山崖。

  而在同一时刻,李扬也伸手去拉美晨,不但没有拉住美晨,反而因身体重心一偏,也一同跌入山崖。

  这时,童琳眼看三人都跌入山崖,不知如何是好,非常着急。突然,她想起报警。便拿出手机,拨了拨求救电话。结果非常遗憾,这山上没有信号。她只好绕着山路朝蔡宏、美晨、李扬三人跌下去的地方走去。

  李扬跌倒在山中,被一棵大树挡住,受了点轻微皮外伤,他揉了揉被擦伤的地方,然后去寻找周美晨、蔡宏他们不知跌到什么地方去了。

  蔡宏和美晨一同跌倒在山中一块小平地上,而蔡宏一直紧紧地抱住周美晨。地上有许多小石头,跌落时蔡宏先着地,周美晨却趴在蔡宏的身上。

  一阵疼痛之后,周美晨醒了过来。“唉呀,我的天,我怎么会趴在蔡宏的身上?”周美晨心里这样想着。然后仔细端详了一番,这蔡宏长相还不错。

  “幸亏是他救了我,否则我命都没有了。”周美晨再也来不及细想,便使劲儿叫蔡宏。

  由于蔡宏伤势比较重,地上流了许多血,美晨叫不醒蔡宏,便对蔡宏进行现场抢救,口对口地给蔡宏做人工呼吸。

  过了一会儿,蔡宏醒过来了。此时,周美晨正撕下自己的布料给蔡宏包扎伤口,并未觉察到蔡宏醒来。蔡宏痛苦地打量了一番美晨,觉得美晨非常可爱,还给他做人工呼吸,进行现场救护,真不愧是一个医生。想到此,蔡宏对美晨说道:“你没事吧,周美晨。”

  周美晨听到蔡宏说话了,满脸通红地对蔡宏说道:“你醒过来了,蔡宏。我没事,我得谢谢你救了我。可是你流了很多血,痛不痛呀?”

  “有点痛,没关系,只要你没事就行。”

  “你真好,这个时候,你还替别人着想,把身体转过来,我还给你包扎一下,不过这只是简单地应急,呆会儿还得到医院去看看”。

  过了一会儿,童琳、李扬均来到美晨、蔡宏跌落的地方。

  四人相互问了一些情况,便走到当地一家小医院,再作了一些消毒和包扎。然后美晨和李扬回到医院,而蔡宏和童琳回到新直大学。

  两天过后,但蔡宏的伤势越来越严重了。他的脚已经感染了,走路时摇摇晃晃,这怎么去学校听课呢?

  童琳对蔡宏说道:“这样吧,蔡宏。你这样子走路都困难,不如咱们俩到校外去租房子,同时我也可以照顾你。”

  蔡宏觉得没有更好的办法,说道:“那好,就按你说的办,到外面租房子。谢谢你啊,童琳!”

  “别给我说这些,我们都已经是老同学了。”

  从此以后,童琳和蔡宏一同在校外租了房子。房间比较大,蔡宏叫房东把房间隔成两部分,蔡宏住南边,童琳住北边。

  经过较长一段时间后,尽管童琳悉心照料蔡宏,但蔡宏的脚伤口仍未愈合,似乎越来越严重,伤口感染得很严重,走路时仍然一颠一跛。

  尽管蔡宏没有到校上课,但童琳每天都把当天在学校掌握的新的东西及学习进度都全部告诉了蔡宏。这样,蔡宏在出租屋一边养伤,一边在童琳的帮助下认真地补习功课。

  童琳见蔡宏病情(伤口)越来越严重,对蔡宏说道:“蔡宏,看来,你还得到本市最大的医院复汝康医院去看医生。如果钱不够,我这里还有几百元钱。”

  说着,童琳就把自己平时省吃俭用的钱递给蔡宏。

  童琳、蔡宏都是农村家庭出身,家庭条件贫寒,平时两人有困难时都是相互帮助,共同克服困难。

  蔡宏没有收童琳的钱,笑着说道:“这个没有大的问题,好,就按你说的,到复汝康医院去看医生。不过,这钱你留着自己用,我这里还有用的。”

  周美晨、李扬都是复汝康医院的医生,以前也都是新直大学的同班同学。复汝康医院院长正好是周美晨的父亲周可。周美晨、李扬在复汝康医院都工作了较长时间,技能都有较大的提高。李扬在内科,而周美晨在脑外科,但周美晨至今还没有单独主刀过相关手术。

  这天,童琳陪蔡宏来到复汝康医院,童琳去给蔡宏挂号,蔡宏就坐在门诊部走廊的长背椅上。

  这时,周美晨在医院会议室刚刚开完会,从楼上下来,她看见门诊部走廊长背椅上坐着的那个人好像很面熟,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便走近一看,认出是蔡宏。说道:“你就是蔡宏吧!”

  “对,我就是蔡宏。你是……”

  “我是周美晨,上次我们还一起登山玩呢!你忘记了?”

  “哦,你是美晨,我想起来了。对,上次我们在一起登山,这事我怎么会忘记呢?你还给我做人工呼吸呢?”

  “你今天到医院来有什么事吗?”

  蔡宏说道:“上次在当地医院作了简单的消毒和包扎,心想没多大问题,要不了多久,脚自然就会痊愈的。没想到,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脚不但没有康复,反而感染得更严重了,走路都是一颠一跛的。幸亏这段时间童琳一直在照顾我。”

  美晨这时心中正想到,没想到这段时间来,自己朝思暮想并多次到新直大学A区寻找的蔡宏竟然就在眼前,感到很突然,同时也感到很高兴,因为她已经喜欢上了蔡宏。此时,美晨才发现蔡宏走路的样子果真是摇摇晃晃的。

  然后,美晨对蔡宏说道:“那这段时间还得感谢童琳对你的照顾。不过,还是怨我,上次登山若不是因为我,你的脚也不会是现在的状况。”

  周美晨感到很内疚,接着说道:“不过,你也不要着急。你是因为救我才受的伤。我会尽力给你治好的。现在,我告诉你,我就是这里的外科医生,主要负责脑外科。”

  这时,童琳办了挂号手续,正朝着蔡宏走过来。

  “你好,你就是童琳吧!”童琳点了点头。

  “上次登山出事后,因为我,蔡宏受了伤。在此,感谢你帮我照顾他。”

第二章 那一夜我伤害了谁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