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那一夜我伤害了谁10

    那位妇女说道:“行,行,当然行。不过得加价,300元一个。”

  “好,马上给我办一个,给你300元。”

  一个小时后,马文静就拿到了证明。

  文静拿到证明后,反正去学校已经迟到了,干脆今天就不去学校了。文静拿起证明直奔精子库,对精子库服务人员说道,自己需要一份精子。当然必须在精子库里植入受精卵。管理员查看了马文静的证明和相关手续,然后告诉马文静,植入受精卵是有一个过程的。

  在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精子库人员按照马文静的要求提取了马文静的卵子和编号为389958的精子形成受精卵。7月10日,受精卵顺利地植入到文静的体内。

  从此以后,文静感觉自己是“已婚”的女人了,而“孩子”的“父亲”就是蔡宏,她感觉很自豪。

  在接下来的2个月里,文静感到非常空虚。尽管她和蔡宏在交往,但他们毕竟没有跨入禁区。

  文静想到自己已怀上蔡宏的骨肉2个月,但却没有和他上床。如何形成这样一个事实呢?如何让蔡宏相信这个胎儿就是他的呢?然后文静想出了一个办法。

  98年9月8日,文静在校门口等蔡宏出来。蔡宏走出校门口,见文静在此,问道:“文静,到现在为止,编写的计算机2000年问题的程序软件,进行得怎么样了?”

  文静说道:“已经差不多了。”

  蔡宏接着说道:“还得抓紧时间编写,必须在99年初完成所有的程序软件,剩余的大约1年时间只是关键性的调试阶段。”

  文静又说道:“你放心吧,你又不懂编写程序,这些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有人会负责的。只要有了你的解决千年虫的方案,剩下的事都是别人的了。”然后,文静接着说道:“蔡宏,你今天有空吗?”

  蔡宏说道:“有空。”

  文静说道:“那好,蔡宏,我今天心情不好,你能陪我吃晚饭吗?”

  蔡宏点了点头,说道:“那好吧!”

  蔡宏和文静一同来到饭店,文静点了许多菜,叫蔡宏别客气,尽管吃。文静三言两语让蔡宏喝了很多酒,而蔡宏平时很少喝酒。这样一来,蔡宏很快就喝醉了。

  文静看蔡宏已经醉了,叫蔡宏送自己回家是不可能的了。于是就在饭店开了房间,把蔡宏扶进房间。由于喝了酒,加上有些疲惫,蔡宏和文静倒上床,很快就睡着了。

  天快亮了,文静酒喝得较少,先醒了过来,而蔡宏因酒喝得太多,还没有醒过来。

  这个时候,文静想到了肚里的胎儿。为了让肚里的孩子有所依托,当然也为了让蔡宏回到自己身边,文静趁蔡宏没有醒过来,便脱掉了蔡宏所有的衣裤,同时也脱光了自己的衣服。

  过了一会儿,眼看蔡宏就要醒来,文静却假装睡着,将被子盖在自己身上。蔡宏醒过来后,发现自己全身裸露,又看看自己却和文静睡在一起。

  他赶紧穿起衣服,然后一边摇,一边喊文静,文静这才假装醒来。

  “什么事?”文静说道。

  “没,没……没什么事?”接着蔡宏又说:“昨晚,我没对你做什么吧!”

  文静说道:“你好好想想,你都做了些什么?”

  蔡宏说道:“我昨晚酒喝得较多,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文静接着说道:“人家衣服都被脱光了,你说你做过什么了嘛!”

  这时,蔡宏感到自责,对不起文静。

  文静又说道:“不过,你也不要自责了,反正我已经爱上你了。今天晚上的事情也可以当没有发生过。只要咱们俩不说出去,谁也不会知道。”

  说完,文静也迅速穿好衣服。最后两人离开饭店。

  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里,蔡宏一直都闷闷不乐。一方面他觉得对不起文静,一方面又觉得对不起美晨,因为他已经深深地爱上了美晨,而美晨也十分爱恋他。

  每次回到宿舍,蔡宏心事重重、高兴不起来的样子,让童琳也琢磨不透。童琳问及蔡宏为何郁郁寡欢,蔡宏只是简单地说了说,他对不起马文静,但又对不起周美晨。这让童琳感到疑惑,难道是蔡宏做出了什么不可逾越的事情来?童琳越想越不明白。

  “不可能,蔡宏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来,他连碰都不碰我一下,怎么会做出那种事来呢?”

  童琳这样想着,然后对蔡宏说道:“不管你对不对得起谁,还是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该怎么过就怎么过。不要给自己增加太大的思想压力。”

  蔡宏听了,觉得童琳说的有理。他觉得应该去看看美晨。

  蔡宏提出的引进隐形世纪号来解决2000年计算机问题的方案申报了电子信息部及世界通用时间委员会后得到批示。相关部门经过反复论证,觉得蔡宏提出的方案确实可行,并要求各行各业,尤其是计算机行业应加快与该方案相关程序软件的编写,同时要求这些程序必须在99年初完成。而蔡宏不擅于计算机的程序板块,故有更多的时间去协助周美晨。

  这一天,蔡宏照常来到复汝康医院,他看到马秀莲从脑外科出来,发现马秀莲的脸色不正常,关心地问道:“莲姨,近来,身体好些了吗?”

  马秀莲说道:“我这病呀,可是越来越严重了,蔡宏。”

  “那就得赶紧治呀,平时还要注意休息才行啊!”

  “是呀,可是我没有足够的时间来治疗,现在只好是拿点药勉强维持一下。”

  蔡宏又说道:“莲姨,现在文静知道你的状况吗?”

  马秀莲说道:“现在还不知道,不过,蔡宏,我还请你暂时不要告诉她,就怕她承受不了。”

  蔡宏点了点头,然后想起那天晚上他和文静在饭店的事情,感到很无赖。

  蔡宏经常去复汝康医院协助周美晨,渐渐地疏远了马文静。文静心想自己已经怀上蔡宏的骨肉,不管怎样,孩子出生后总得有个爸爸呀。她决定去找蔡宏。

  98年10月10日,文静来到复汝康医院,看到蔡宏与美晨越来越亲密,就对着周美晨吼道:“你这不要脸的东西,周美晨,平时看起来你对人挺和气的,背地里却抢别人的老公。”

  有人问马文静:“谁是你老公?”

  马文静说道:“蔡宏呀,就是他,我已经怀上了他的孩子了。”

  文静这么一闹,惊动了医院所有的医生和病人。顿时医院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美晨这么好的条件,却爱上了一个乡下学生。人不可貌相呀,蔡宏竟然是个花花公子,脚踏两支船等等。文静这一吵,让蔡宏很为难。而周美晨心里更加难受,自己深爱的人却跟文静上了床。

  从此以后,美晨就不怎么搭理蔡宏了。美晨回到家,心情非常不好,父亲周可问美晨是怎么回事。美晨把在医院发生的事情告诉了父亲。

  周可说道:“美晨,老爸不是叫你当初不要跟他在一起的吗?你偏偏不听老爸的。现在,老爸也帮不了你。”

  美晨哭着说道:“还是老爸说得对,当初我就该听你的,不要跟他在一起。”

  周可说道:“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美晨。不过,生活嘛,总是要经历各种各样的坎坷,才能走向完美。你还是要振作起来,认真应对每天的工作才行。”

  美晨点了点头。周可继续说道:“至于蔡宏的事情,老爸亲自替你过问一下,好吗?”

  美晨又无赖地点了点头:“还是老爸最关心女儿。”

  尽管美晨不理会蔡宏,但第二天,蔡宏还是去了复汝康医院。院长周可看到女儿不理睬蔡宏,便叫蔡宏到他的办公室去一下。

  蔡宏来到办公室,周可问蔡宏:“蔡宏,你们昨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蔡宏很直爽,把9月8日因醉酒与文静发生关系的事给说了出来。周可不但没有责怪他,反而安慰道:“蔡宏啊,年轻人有时候失控了,我很理解。但是应敢作敢当,勇于面对现实。看得出来,我的女儿已经爱上你了。这,连我做父亲的都阻挡不了。我现在只想听你的一句真话。你到底喜不喜欢美晨?”

  蔡宏说道:“不瞒你说,周叔,我确实喜欢美晨,而且非常爱她。”

  周可说道:“那好,你就更要多多关心她。另外,文静那边,你可也要处理恰当才行。”

  蔡宏说道:“好,我知道了,谢谢周叔。”

  蔡宏觉得美晨所谓的非常严厉的父亲其实非常通情达理,不但没有骂他,反而教他如何去面对现实。蔡宏心里非常高兴,他决定以后应加倍地补偿美晨。

  时间过得真快,文静的肚子越来越大。这也成了文静的母亲马秀莲的一块心病。马秀莲知道蔡宏非常喜欢美晨,但又想到自己来日也不多了,她也不想自己的外孙一生下来就没有父亲。尽管文静的脾气不太好,但她毕竟是自己的女儿,她决定要帮帮文静。

  有一次,马秀莲碰到蔡宏,对蔡宏说道:“蔡宏,我找你有点事儿。”

  蔡宏说道:“莲姨,什么事儿?尽管说,只要我能办得到。”

  马秀莲说道:“我就只有一个女儿,蔡宏,你也知道我没有多少日子了,你一定要答应我,你一定要对文静负责。如果你娶了文静,将来一切都是你的。”

  蔡宏说道:“莲姨,我知道你身体不好,这件事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一定会负责,不过你说的其他都是次要的,关键是我不知道我是否适合文静。”

  马秀莲说道:“不要推辞了,蔡宏,就这样定了。”

  蔡宏说道:“那让我好好想想吧!”

  蔡宏想了一段时间,觉得心里总是矛盾重重的,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文静越来越不耐烦了,眼看胎儿一天天地长大,这怎么能让孩子一生下来就没有父亲呢?

  第二天,文静来到复汝康医院。恰巧,蔡宏和美晨在一起。此时,蔡宏正向美晨极力地解释着什么。

  看见文静挺着个大肚子,蔡宏无话可说。文静直接来个开门见山:“周美晨,你臭不要脸的,请你不要再纠缠我们蔡宏了。”

  话一说完,又对着蔡宏说道:“蔡宏,你说,你说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第十章 那一夜我伤害了谁10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