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若年少与花眠
宛若年少与花眠

宛若年少与花眠

吖匕

浪漫青春/青春纯爱

更新时间:2019-11-09 09:11:50

【新书《染唇》已完结,一个稀有纯血萝莉吸血鬼VS占有欲超强心机人类男主的恋爱小撩文,欢迎来捧场~】
北川的江琛,人称“小江爷”,向来以嚣张闻名。
遇上了转学过来的花眠,就频频打脸,高冷人设整个垮掉。
“琛哥,看到没,咱们小学妹,看着又乖又纯的“
”呵“
”最近流行的一词,叫什么来着...哦!白月光!估计每个男性心里都有这么一个的。”
“呵”
那是啥玩意,没有,不存在的
一段时日过后,曾经牛气哄哄江太子爷乖乖地蹲在地上给花眠系过芭蕾舞鞋带...
吃瓜群众:我就知道,没有人可以逃过真香警告。
花眠:白月光?这个人设不太符合我
江琛:对,明明就是只小狐狸
1、女主美美美,男主高冷毒舌又温柔
2、甜苏宠文,青梅竹马
排雷:男配有点病态敏感,影响不大,掀不起大风大浪,不喜欢的可以无视他。
甜是吖匕以为的甜,读者以为的玻璃渣子...
【花眠:江琛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江琛:因为你是个挺别致的小玩意?
花眠:我信你个鬼,糟老头子坏得很!
吃瓜群众:你简直是对自己的颜值是一无所知!】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番外4

第一章:归来

  燥热的午后,夏蝉抓着盛夏最后的尾巴在枝头叫的撕心裂肺,巨大的铁皮巨兽在马路上飞快地驶过,卷起一阵阵热浪,小巷里嗖的闪过一只黄色的猫...这是一个沉闷而倦热的午后。

  部队的军区大院里,花眠拎着一个小皮箱站在花成章身后,大大的眼睛盯着眼前阔别已久的地方彷佛是陷入了沉思。这个很久都没有住人的地方看起来竟然十分干净,显然是有人常常过来打扫。

  花成章此时看着她,心口又是狠狠地揪着疼,自花潮走后,她就是自己唯一的寄托了。不过说到疼爱,估计谁也比不上花潮疼她的多。军区大院本来就男孩子多,正赶着那段时间二胎计划开放,顺应着国家政策,花眠也算是花成章老来得子了。花潮比花眠大了十来岁,自花眠有记忆以来,就都是花潮一个人照顾着她。不夸张的讲,花潮在花眠心中的地位可重的很。

  “花眠”,花成章叹了口气,小声唤道。

  女孩却愣愣地走进来,看也没看他,直接走到房里,看着和记忆里一模一样的摆设,再摸摸墙上的壁画,一言不发。

  她这个模样不是让人更难受?花成章站起身,想伸手摸摸花眠的头,这时,花眠却转过身来,“爸爸,我住这好吗?”花潮是个有主意的主,打小和爷爷住在一块,爷爷去世之后也不愿离开,顺带着把花眠带着也住在这个地方。

  “你一个小孩自己一个人住在这...”花成章习惯性地想训她,可看着女孩干净透亮地眼睛,还是无可奈何的摆摆手。自己领导当惯了,对谁都是一个样子,除了花眠。那么个乖巧的女孩,谁下得了狠心去说呀,更何况还是自己掌心中的宝,算了算了,由着她就是了。

  短短的一下午,大院里几乎就传遍了花眠回来的消息。于是各家各户都带着些东西过来瞧瞧,一个大院的人,都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特别是花家的这对兄妹,个顶个的好看,谁看着不喜欢啊,大伙在心里都羡慕花成章命好,可惜当时出了那回事...

  马成文躲在人群里张望,看见那个穿着黄色裙子的女孩,惊得不得了。花眠若有所闻,转头看过去,发现了人群里的少年,向他微微一笑,露出嘴角甜蜜的小酒窝,明显是认出他来了。马成文被笑得脸红,愣头愣脑的挤出人群跑了出去,“不行不行,这么大的消息我得赶快告诉他们”少年怪叫一声,不顾腿上的伤口,一瘸一拐地向着大院大门跑去。

  门口,一群男生正抱着篮球走来,各个都汗流浃背,却带着少年们独有的肆意和野性。暑假马上就要结束了,一些即将要进入高三死亡学期的人赶着暑假最后的日子组织了一场篮球赛,刚刚酣畅淋漓地打了一场。

  一群人边走边聊,“不说我说啊,刚刚琛哥那个扣篮真是帅呆了要我们学校的女生看见可不又得蠢蠢欲动了?”

  “不过我这个胯下过球还是挺帅的吧!”

  “就你那水平,你可拉倒吧,别绊着自己了。”

  “哟,不服来battle啊!”

  “来就来,谁怕谁。”

  眼见着两个人在路中间就要开始互锤,马成文旋风似的冒出来挡在了中间。“哎哎哎!跟你们说个爆炸性的大消息!知道我刚刚看见了谁不?”这个家伙在和别人抢篮板的过程中摔了一跤,膝盖磕得挺严重,毅然决然拒绝了别人的帮忙,自己自强不息的回来处理了一下伤口。

  李仞把马成文从头到脚扫视了一圈,看得马成文毛骨悚然,抱胸,“你别这样,我可不是这种人。”“艹,我看得上你?”李仞笑骂一句,视线最后停留在马成文飞扬的眉毛和压抑不住的嘴角上,抬手搭在他的肩上调侃道:“看你这恢复的速度,你刚刚要么是你回家看到你的暑假作业在你梦游的时候写完了,要么就是看到了仙女儿。”

  “哎,还真是!告诉你啊,是咱大院里的小仙女回来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我刚刚出来买冰棍路过...”这边马成文还在眉飞色舞的描述,这边李仞就敏锐抓住他一大堆废话中的重点。

  “我们大院的小仙女?你说花眠?花眠回来了?真的假的?”

  马成文回过神来,“对啊对啊!不是她还有谁啊?刚刚我出来看到花家的门开了,里面一群人,我就在门口瞄了一眼。啧~真不是我和你吹,咱们小花花真是越来好看了,小时候就顶漂亮,现在越发了。在外面读了几年洋书,就是不一样,依我看啊,比咱们学校那什么校花好看多了,那气质,那皮肤...哎!不是,李仞你眼睛怎么了?”

  李仞不再向马成文使眼色,对着天翻了个白眼,“智障”。

  “不是,我怎么就智障了,我...”马成文突然噤了声,后知后觉地看向人群中的江琛。

  少年穿着黑色的球衣,仰着脖子往嘴里倒了口冰水。水沿着他精致的下颚线流向白皙的锁骨,被他用手随意擦去,墨黑头发被打湿,凌乱地散在额头前面,微微遮住少年黑色狭长的眼睛——这是一个极好看的人,即使在夏日刺眼的阳光下仍然耀眼夺目。

  “走啊,看着我干嘛?”江琛扬眉,将手里的空瓶捏扁,跳起,向远处的垃圾桶扔出了一个漂亮的三分球,“之前不是说已经奄奄一息,迫不及待要回去在家里的冰箱蹲着吗,怎么,没晒够?”江琛轻飘飘的睨他们一眼,抬手推开挡路的马成文,头也不回地走了。

  一群人看着垃圾桶里滚动的塑料瓶面面相觑,无声叹口气,跟在江琛后面稀稀拉拉进了大院。

  也难怪大家这么敏感,这群从小一起长大的哥们是最知道江琛多喜欢花眠的,自小就宝贝着。明明自己也是个小屁孩,偏偏喜欢带着另一个更小的,一对人倒是都长得粉雕玉琢,站在一起大家也是喜闻乐见。好长一段时间大院的人都喜欢调侃小江琛给自己找了个媳妇儿,小男孩还仰着头问“媳妇儿是什么?”“媳妇儿就是以后和你一起生活,一起吃糖的人”来人指着小江琛手上的棒棒糖说道。“那我就把棒棒糖给花眠,让花眠给我做媳妇”,小男孩认真的说。对方失笑,感叹自己一大把年纪了还没有一个小朋友会撩妹。

  “哎,李仞,你说江琛这什么意思啊,他到底咋想的啊?当时发生了那件事以后,花眠突然就消失了,他那段时间找她可找疯了,脾气还差跟个人型炸药包似的,一点就炸。不过刚刚看他的反应,咱们应该是瞎操心了。也是,毕竟过了这么久了。”

  “嗯...但愿吧”李仞看着江琛的背影眸色深深。

  他到现在都还记得江琛那段时间的样子,发现花眠不见了的那天,江琛像疯了一样找人,但怎么可能找得到,花家走得很急,急到什么东西都没有来得及收拾就匆匆离开。当天晚上,江琛一个人站在花眠的房间的窗口站了许久,离开的时候眼神发狠,“花眠,有本事你这辈子都不要回来。”自那之后,大家还是该干嘛干嘛,好像什么都没变,又好像变了什么。

  ......

  “好了,走吧,咱们一起去看看我们好久不见的小公主。”李仞一把捞过马成文,搂着他的肩膀跟了上去。

  “不是,你什么意思你说清楚啊,什么叫但愿吧?哎!你放开我,我这刚刚洗完澡,你一身的臭汗,待会看见花眠影响我形象...”

  一下子安静下来的大院门口尽职尽责地站着几个士兵,感受着迎面吹来的微风微微扬头,“这大中午的,太阳刚刚还这么刺眼就突然刮起了大风,看来要变天了啊...”

  这边的男生们还在路上推推搡搡——这个年纪的少年们向来对长得漂亮的女生都有种天生的狂热,就像他们总是晚上呆在寝室悄悄给班里的女生按照颜值排序一样。江琛四平八稳的步子却突然停住了。

  只见前方迎面走来一个人,鹅黄色的裙子衬得她的皮肤愈发白嫩,黑色的长发被规规矩矩地盘在头顶,露出修长的脖颈,眼睛里像盛着满天的星河,被风微微扬起的裙摆摇曳生姿,背对着太阳的女孩此时此刻就像个坠入凡间的天使。一群人瞬间安静如鸡。

  “我艹,真好看,这是什么神仙颜值啊,这的的确确是我们大院的小仙女没错了”,此刻的男生们心里默默感慨。

  花眠看到他们了,几个男生在路中间一溜排开,明显是刚刚打完篮球回来,这么久不见,除了身条抽得很快,其他倒是都没有什么变化。

  “好久不见啊”花眠抬手挽起耳边不安分的小碎发,彷佛被眼前男孩们的朝气刺伤了眼,眯着眼睛笑道,“你们可一点都没变”。

  “好久不见啊!小花花你可算回来了。我们是没什么变化,倒是你,越长越好看了。”

  “怎么样,这次回来了就应该不走了吧?在国外生活得怎么样?”

  “你现在是打算出门吗?准备去哪里呀?”一堆问题一股脑扔出来。

  花眠扬扬手上的文档袋,“是呀,我打算转回来读书啦,现在正准备去学校把手续好。”“转回来?太好了吧!是北川中学吧?我们都在那读的。”

  “是呀”

  一群人正在聊着,江琛接起了电话“好,知道了,这就过来。”说罢,径直离开。

  场面进入了一种微妙的境地,“那个,小花花,需不需要我们陪你去啊”,马成文突然发问。

  “不需要啦,爸爸已经交代好了,而且那是哥哥的学校,我知道怎么走的。”花眠不胜介意。这时大家才反应过来,可不是嘛,江潮,大伙记忆里那样惊艳才才的人物,要是到现在得是怎样的光景啊。可惜...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