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会,遇你
幸会,遇你

幸会,遇你

满清第一妃

短篇/短篇小说

更新时间:2021-08-01 22:55:30

一些胡思乱想,一点点小心动 都是风景,幸会
目录

1年前·连载至恰好微光似少年(二)

来饮一碗孟婆汤(一)

  临祁第一次见浮欢时,彼岸花在忘川旁开的熠熠生辉,映得忘川的水愈发清澈,似乎都能看到河底的流沙。

  奈何桥上,浮欢是新来的鬼魂,着一身白衣,撑着一把红伞。看临祁亦一身白衣站在桥下,缓缓走上前。

  浮欢看着临祁俊俏的脸庞,仰着头问:“你是白无常?”

  临祁峰眉一挑道:“你见过这般英俊的白无常?”

  浮欢:“我生平并未见过鬼魅!”

  他失笑,竟是忘了,它们都是要喝孟婆汤的。“那你怎知我不是孟婆?”

  她收起手中的伞,不以为然道:“孟婆不都是女子嘛?话本子上都是这样写的!”

  “孟婆只是个名字。”临祁感觉太阳穴隐隐作痛,这些凡间的落魄书生写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浮欢闻言看了看四周,“那,孟婆呢?”

  临祁:“这任孟婆刚刚离任……”

  浮欢:“有许多孟婆吗?”

  临祁:“已经有好几任了。”

  浮欢:“那她们都叫孟婆?”

  啧,小丫头片子问题真多,

  “只有第一任叫孟婆,往后就都这般喊了。”

  她微微一侧头,又扔来了一个问题,“地府的人也这般懒?”

  临祁:“世上懒人多的是。”

  比如说他就想随便找个鬼来接任孟婆之位。“你要不要来当孟婆?”

  “啊?我?”她这才仔细打量起他来,一身白衣,绣着暗金色的花边,满头的青丝用一根碧玉簪束起来,称得上是风度翩翩,这样的人,不,鬼,又怎是寻常小鬼。

  “你是判官?”

  他默然

  “阎王?”她再次小心翼翼的开口。

  临祁背过一只手,扬了扬下巴,“还不算太笨!”

  于是浮欢便守在忘川旁盖了间茅屋,做起了孟婆,只是自此甚少见他,不过总是收到他托白无常送来的话本子。

  她也借此与白无常谢必安熟识,当谢必安活儿少时也会与她闲谈上几句,谈及当日阎王勾她做孟婆之时,谢必安眸中带笑,说阎王凭美色勾回一个孟婆,浮欢亦笑,感叹“美色误人”!

  百年时光眨眼过,当她再见到他时,是有些意外的,一时之间竟愣在了那儿,她以为他再也不会来这忘川旁的。

  他看着一如百年前的她,笑道:“不请我喝杯茶?”

  “要不,你来碗孟婆汤?”

  据说,孟婆汤是用忘川的水熬制而成,他转头看了看忘川中流淌的河水,用微笑压住了抽搐的嘴角,“不了!”他不想喝鬼魂的洗澡水。

  他随她来到茅草屋,怔了一下,他送来的话本子有这般多?小小的茅屋里几乎堆了半屋的话本子。

  浮欢背过身给他倒茶,却仿佛看到了他的表情,笑道:“我都快专职做写话本子的了!”

  他只知,他想她时,便让白无常捎上几本话本子给她,却不想他有这般想她,他看着把茶放在他手边,又坐在他对面看着门外安心喝茶的她,端起茶杯,悄悄感叹了下,“这女人委实厉害!”

  他们一起呆了一下午,他带着不舍微笑离开,浮欢惊叹这百年时光,还不如与他呆这半日来的快活。

  自这天起,白无常给她带来的不在只是话本子,有时是些精巧的吃食,有时是些衣物布匹。

  对于衣物她从来都不穿,只是小心叠好收起来,按她的话来说,“一个鬼有什么好穿的!”只是在得闲时,用布匹给他做些腰带、鞋子、配饰之类的,不多,但都是些贴身的物什。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