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2 芬达和炸鸡2

  22

  想象了下自己抱着谢谦润衣服取暖的样子,陆见川只觉得背后一阵恶寒。

  “我不冷。”他立刻把衣服还了回去。

  温晚晚茫然挠了挠头,难道是陆见川比较抗冻?

  算了算了,想不清楚的事情就不要想啦。她的注意力又放回到演奏上面。

  散场时,温晚晚激动地握着小拳头,“陈老师真的太厉害啦,那首渔舟泛江简直能让人想象到江上笼罩着一层水汽,啊啊啊我一定要好好学!成为像陈老师一样厉害的人!”

  谢谦润笑着揉了揉她小脑袋,“加油,以后等你开独奏会了,记得给我留票。

  “嘿嘿,好说好说。”

  陆见川单手插兜,脸色有点臭,“走了。”

  他居然摸温晚晚的头……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随便吗?

  温晚晚:“我们先把润润送回去吧。”

  陆见川:“?”

  谢谦润怔了下,哭笑不得,“温晚晚,我是男孩子好吗?”

  “男孩子在外面一定要保护好自己!”温晚晚一脸严肃,“尤其是你这种长得好看的男孩子。”

  谢谦润瞄了眼某人的表情,果不其然,陆见川的脸色比刚才还黑。

  “好,那就麻烦你们两个了。”

  “不麻烦不麻烦,应该的。”

  陆见川环抱着手臂,“你倒是挺乐于助人的。”

  公交车到站,三人上车,后面刚好有三个空座,两个并排的座位,一个单独的。

  谢谦润看向温晚晚,还没来得及开口,陆见川一把将温晚晚按在了那个空座上,语气不容置喙,“你坐这里。”

  “喔……”

  谢谦润假装看不出某人的小心思,打趣道:“咱俩坐?”

  陆见川冷冷说:“我站着。”

  谢谦润:……行叭,你开心就好。

  陆见川单手搭在温晚晚的椅背上,看她傻兮兮摸出手机消消乐。

  连续试了几次都没过关,温晚晚叹气,“唔……好难啊……”

  陆见川看不过去,“把那四个连一起,然后上面的掉下来就可以连个炸弹……”

  “啊?哪里?”

  “笨。”陆见川抬手在她屏幕上点了一下,不经意两人指尖相碰,他像触了电一样缩回手。

  “哇,真的耶!啊啊啊,过了过了,陆见川,你好厉害!超厉害!”

  陆见川别开脸,不理她。

  温晚晚还以为他不喜欢听彩虹屁,乐呵呵又开了一局。

  在她看不到的角度,陆见川指尖偷偷蹭了蹭掌心,有点痒,可又不一样。

  当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时,陆见川暗想,他一定是被温晚晚这个笨蛋给传染了,才会变得这么奇怪。

  -

  把谢谦润送回家,温晚晚两人步行回去。

  一路上,无论温晚晚怎么挑话题,陆见川都不搭理她。

  温晚晚赌气地说,“你不理我,我也不理你了!”

  陆见川:“幼稚。”

  刚好到楼下了,温晚晚说:“哼,你上去吧,我要去便利店买点东西。”

  陆见川下意识拦住她。

  看着横在面前的胳膊,温晚晚疑惑,“干嘛?”

  陆见川清俊的脸上一本正经,“温晚晚,你还没有送我回家。”

  

22 芬达和炸鸡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