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连轴转了好几个星期,难得的周末,许念白还是决定给自己放个假。晚上睡的不好,她忍住了没有去吃安眠药,导致的结果就是直到凌晨两点多她才缓缓地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的还算踏实,至少她强大的生物钟没有让她七点就醒过来。可是,即使睡到了十点,她还是怏怏的没什么精神,直到洗漱完才感觉恢复了意识。

  她从厨房储物柜里找出了一桶泡面和一包火腿肠,可惜火腿肠已经过期了。

  烧好水泡好面,一边看手机一边解决了早餐。

  盘腿坐在沙发上,她完全不知道该去做什么。最后站起身,她决定下楼买点零食回来,然后窝在暗房里看着一下午的电影。

  在家里不觉得,出了门才知道这七月的天,果然还是暑浪滔天。

  本来只准备买点膨化食品的许念白,最后还抱回了一桶冰淇淋。一路上她就在心里嘀咕:真不如就在家里饿死了算了。

  许念白的家是三室一厅,除了一间主卧一间客房,剩下的一间就被许知意隔成了两间,一边做书房,一边做暗室。包括里面的沙发床、茶几和所有的放映设备,都是许知意一手包办的。

  许念白觉得麻烦,她很少看电影,而且就算要看,一台电脑也就搞定了,费这么多事干嘛!

  许知意则对自己的创意很满意,“你不懂,这叫生活。”

  不过许念白不得不承认,在这间全黑的暗室中看电影的感觉确实要比在书房用电脑看要爽的多。

  一部电影刚进行了三分之一,她就吃完了一碗冰淇淋。吃的时候没觉得,吃完了才发现有点冷。

  她赶紧把温度调高了几度,并给自己裹了个毯子。

  随时拿起一旁的薯片开始吃,吃完薯片开始嗑瓜子,嗑了没几分钟就觉得舌头疼,只得放弃继续吃薯片。

  干掉了三袋薯片一灌咖啡,她觉得撑了,从坐姿变成躺姿,看着看着竟然就这样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身为一个合格的男友,陪生病的女友吃午饭是必须的。只是许知意没想到,等他到医院的时候,设计部的人竟然都在,包括设计师夏青青,啧,这可真是劳师动众啊!

  不过却唯独缺了许念白。

  “你们小许总没来?”许知意问。

  “小许总还有事,抽不开身,不过她托我带了不少东西呢!”说话的是许念白的助理,她说着还指了指身后最大一落的东西。

  许知意眼角抽了抽,正常人来探病,要么一个果篮要么一束鲜花,毕竟医院不是家里,探病也要考虑病人方不方便了。

  他相信这这东西不是许念白买的,但同时他也相信,许念白给小谢的钱肯定500起步。这样想着不禁心里好笑,这小祖宗什么时候能有点生活常识啊。

  林可拉了拉他的手,他低头冲林可笑了笑,对众人说:“你们吃午饭了吗?想吃什么,我请客!”

  “许总,您还是好好陪陪小可吧,她身边也离不开人,等小可出院了,您再请我们部门好好吃一顿。”夏青青笑着说。

  许知意点点头,“还是咱们夏设计师善解人意啊!那行,这顿饭留到小可出院之后。”

  送走了众人,陪着林可吃了顿饭,他就以有事忙为借口离开了。

  刚走出医院他就给许念白打了个电话,却半天没有人接,连续打了三个,一直无人接听。

  许知意皱了皱眉,驱车直接去了许念白家。敲门没人应,电话没人接,他直接输密码开了门。

  许念白的聪明是毋庸置疑的,可是她在很多地方却小白的很。就像密码,她所有的密码,都是她的生日,这门的密码还是他觉得不安全特意给她改的。

  一进门就感觉凉气铺面,安抚了许知意燥热的情绪。可是看到客厅桌上摆着的泡面,他又不淡定了。

  找遍了书房、阳台、厨房、卧室,最后竟然是在暗室里找到了正沉沉睡着的许念白。

  许知意挺惊讶的。

  大学的时候许念白挺喜欢看电影的,所以那时候房子装修时,许知意第一时间就想到了给她弄个放映室。

  他隔三岔五就会过来升级升级系统,自己也会是不是窝在里面看看电影,但是他知道,许念白很少进来。

  许念白蜷缩浅灰色的沙发床上,她总是这样的姿势睡觉。不管多大的床,她总是把自己缩成一团,明明快一米七的身高,却占不到床的三分之一,有人说这是没有安全感的表现。

  她睡觉的时候很安静,就像这时候,毯子将她整个包裹,就连嘴巴都看不到,只看得见鼻息微动,撩着毯子上的细毛也一颤一颤的。看着眼前的情形,许知意眼中带笑。

  可是转眼却看到茶几上四处散落的包装袋,他叹息一声,这就是为什么养了这么多年她的胃却一直没养好的原因。

  不知道睡了多久,等她醒过来的时候,电影早已经结束了,只不过,投影仪怎么关了呢?难道许知意设置了自动关机的功能?

  没有多想,她坐起身伸了个懒腰,直到看见被收拾的干干净净的茶几才觉得不对。

  许知意来了。

  可是家里却没有人,许念白想:该是走了吧。

  手机上有好几个许知意的未接来电,她坐在沙发上把玩着手机,并没有要给许知意回个电话的想法,只是静坐着发呆。

  “想什么呢?”耳畔突然响起熟悉的声音,可即使这个声音再熟悉,许念白还是被吓了一跳。

  “你干嘛,走路也没个声音!”许念白没好气。

  许知意无辜极了,“祖宗,我都快在你身后跳踢踏了,楼下的人都要上来投诉了!”

  许念白深吸了一口气,“那你不会敲门吗?”

  “哪里知道你醒了,再说咱们家谁跟谁,你家不就是我家吗?”

  许念白不说话,瞪视着他。

  许知意告饶,“好了好了,我的错。走,我给你做好吃的,给你赔罪,成不?”

  许知意晃了晃手里的菜,只一瞥就知道,基本都是自己爱吃的。

  “你什么时候来的?”许念白问。

  许知意一边洗青菜一边说,“一点左右就到了。”

  这会儿已经五点了。

  “你一直在这?”

  “嗯,书房看了会儿书。”

  许念白叹息,“你真把我这当你家了?”

  “还委屈你了?”他看着许念白,只见她无意识地撕扯着青菜。

  “行了行了行了,不要你帮忙,你再扯下去,就不够炒一盘了。”

  许念白耸耸肩,退到一旁,她本来就不擅长厨艺,也从来没想过在这方面有造诣。

  说起来,许知意是个富二代,许念白才是个柴米油盐的普通人。可到最后,跟许知意一比,她倒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了。

  “林可怎么样了?”她问。

  “回复的挺好,这两天就可以出院了。”许知意切着西兰花对她说,“今天你们部门的人去医院了,你怎么没去?小可还问起你来了!”

  许念白玩着自己的手指,“问我什么?”

  “问你怎么没来呗,她挺想你的。”

  许念白动作一顿,她真觉得自己是个神经病。明明不喜欢跟许知意聊林可的话题,却自虐般非要自己开这个头。

  现在好了,尴尬了吧。

  她觉得心理憋闷的厉害,转身就走了。许知意听到动静回头,疑惑地问:“怎么了?不舒服吗?”

  “口渴。”许念白淡淡地说。

  知道许知意和林可在一起的时候,她是想把许知意暴打一顿的。他谈了这么多次恋爱,可是把恋爱谈到她眼皮子底下的,这还是头一遭。

  林可单纯、干净、阳光、有活力。她就像一个泉眼,给言午注入了新的血液。这半年了,她进步很快,在工作上是个很有灵性的准设计师,许念白想,她的出人头地指日可待。

  在感情上,这半年她和许知意一直很稳定。她是迄今为止,能让许知意保持新鲜度时间最长的女友,光是这一点,她就坐在了许知意历代女友的榜首。

  这半年,她和林可的接触也不少,一直以来都很和善,至少其他人看来是如此。只是他们不知道,许念白实是不愿意面对林可的。

  那是一种嫉妒、抱歉、委屈、憋闷揉杂的情绪,每每想起都让她几乎窒息。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许念白知道,许知意这次可能真的遇到对的人了!

  电话来了,将许念白从思绪中拉回来,一看来电显示,是薛定。

  “喂!”

  “是我。”对面的声音低沉中带着沙哑。

  “嗯,我知道,您好,薛总。”

  “昨天给我打电话了?”薛定问,“有事?”

  “收到咖啡了,想跟你说声谢谢。”许念白说,“不过后来我有跟您发信息,您没有看到吗?”

  对方静默了下,然后说:“抱歉,我不看看信息。”

  许念白哑然,“没事。”

  “味道怎么样?”

  “很好喝,让您破费了。”

  “喜欢就好。我在国外,回来联系。”顿了下继续说,“有事打我电话。”

  许念白愣了下,“那您忙,再见!还有,谢谢您的咖啡。”

  挂断电话才发现站在不远处的许知意,他没什么表情,但许念白知道,他有事。

  果然,他把饭菜端上了桌就对许念白说:“好好吃饭,少吃点垃圾食品,对胃不好。”

  “你不一起吃?”许念白问。

  “去医院一趟。”

  许念白愣了下,“哦。”

  许知意走了,家里的温度好像也一下子被带我了,许念白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桌上的饭菜都是自己喜欢吃的,尝了尝,还是熟悉的味道。许念白忍不住回想,第一次吃许知意做的菜是什么时候呢?是第一次遇到的一周之后。

  他们的第一次见面挺传奇的,甚至在学校论坛上都置顶了很久。

  那是她入学第一年的冬天,她陪室友去北食堂等一个学长。

  可是学长没等来,却等来了一个色狼。

  站在原地的许念白只感觉一直热乎乎的手拢到了自己腰间,呆愣的瞬间,又一个热乎乎的气息喷到自己耳畔,低低地唤了声,“宝贝儿……”

  许念白倒抽一口凉气,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几乎本能的,她拧过那条胳膊就来了个180度的大旋转。

  伴随着一声大叫和“咔嗒”一声响,从小学习跆拳道的许念白生生把那人的胳膊拧的骨折了。

  而那个人就是许知意。

  从那一天开始许知意就缠上了许念白,尤其在他发现冷冰冰的许念白只是个纸老虎的时候。那时候许念白包揽了他的一天三餐,外加洗衣服收拾房间。

  可是吃了一周外卖的许知意受不了了,非抗议着让许念白自己做。可是许念白哪里会做,只能无声抗议,最后无奈妥协的许知意只能自己动手。

  还好他断的是左手,有着许念白打下手,倒还做的得心应手。

  就是那时候许念白吃了许知意做的第一顿饭,不得不说味道挺好的。第一次,许念白对这个骚扰自己的纨绔有了新的认识。

  后来有人问许知意,“你为什么要去骚扰许念白呢?”

  许知意特别委屈地对着许念白说,“谁让她穿的跟我女朋友一样,还有一样的身高,一样的身形,一样的长头发。”最后他还小声嘀咕道:“这怎么看怎么是老子喜欢的类型啊!”

  只是这最后一句话许念白并没有听到。

第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