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许念白接到肖睿电话的时候正好下班,可见他是掐着点打开了。

  “许知意怎么回事啊,连电话都关机了?”

  “和他爸回爷爷奶奶那里去了。”许念白说。

  肖睿无比惊讶,“什么情况?他这回怎么想通了跟他爸一起回去?”

  许念白沉默,肖睿很快就反应过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没事。”许念白缓声说,“忙吗?等下去你那儿,陪我喝两杯?”

  “行啊,我给你们打电话就是让你们过来吃饭,杜师傅研究了几样新菜式,你正好过来试试。而且我刚得了几瓶好酒,让你尝尝人名币的味道。”

  许念白被肖睿的语气逗乐了,“别了,我也喝不出好坏,浪费了。”

  “你是喝不出,但是你的身体喝的出啊。是好是坏,你的胃可是会给你最真实的反应!行了,听哥的,你过来就行了。”

  许知意接到他爸爸电话的时候,他们正跟客户吃完晚饭,准备开车回公司。

  “什么事,说,我忙着呢?”许知意沉着脸,说话的语气毫不客气,他对所有人都温温和和的,唯独对他爸爸不假颜色。

  听了他爸爸的话,他有些不耐烦,“我会回去看爷爷奶奶,但没必要跟你一起回去。”

  不知道他爸说了什么,他很讽刺地怼了回去,“你跟我面前演什么父慈子孝?你说我的时候要不要先反省反省自己,我确实回去的少,但绝对比你多,而你呢,你一年回去过几次?我每个月都会给他们打电话,你呢,你一年打几次?说别人之前最好先看看自己,不然现丑!”

  可是接下来,短暂的十几秒,许知意的脸色突然沉了下来,“你调查我!”

  他冷笑一声,“你当你在拍电视剧?你跟我演什么豪门恩怨?”

  许知意猛的拉开车门下了车。他的脸色沉的厉害,不知道说到了什么,他一巴掌拍在车顶,看那样子就知道力道很重,他烦躁地甩甩手。

  许念白皱皱眉,拉开车门想过去看看。他的声音就从外面传了进来。

  “我结不结婚,跟谁结婚,这件事你管不着。如果你再调查我,调查林可,我对你最后一点尊敬也没了。”

  许念白有些发愣,最后慢慢退了回来,把门也轻轻的带上了。她突然觉得,车里的空气好闷,闷的她都有些难受了。

  许知意跟他爸聊了半个多小时,聊完后还在路边抽了两根烟才上车,上车了,他只告诉她,“我回爷爷奶奶那里一趟。”

  “所以,你觉得许知意是为了林可才跟他爸妥协的?”听完许念白的讲诉,肖睿不敢相信地瞪大了眼,仿佛她讲的是个科幻片。“所以,他这次是认真的了?”

  许念白喝了口酒,点点头,“我见过他对他爸爸很多的态度,这样的暴怒是第一次。”

  许知意的爷爷白手起家,人到中年才打拼下一番基业,他爸爸接手后到达全胜时期,所以啊,他是个名副其实的半个富三代。

  为什么说半个呢?

  因为他7岁的时候,父母离异了,他跟了他妈妈。原因是他爸爸在外面有了个私生女,这件事几乎摧毁了许知意对他爸爸的感情。七岁前有多美好,七岁后就有多不堪。

  “我觉得吧,你就是断章取义,你也就听到了一句半句,前言后语的你也没听全。他究竟是因为什么事,现在也说不准,你说是不是。”

  肖睿的语气小心翼翼的,许念白笑了笑,“干嘛呀你,我没事。”

  肖睿咽了咽口水,“嗯,你没事。所以咱要不要吃两口再喝。我绝对不是心疼酒啊,我是怕你这胃经不起折腾,”

  毕竟她一个人已经干了半瓶红酒。

  “你的酒好,我的胃知道。”

  肖睿无语,还有心情打趣呢?闹到自己杞人忧天了?

  许念白举了举酒杯,“挺好喝的。”

  “那当然。”肖睿傲娇了,“小八千呢!”

  许念白吃惊,“你一个不喝酒的买这么贵的酒干嘛?”

  肖睿摸摸鼻尖,“别人送的。”

  说着他用公筷给许念白夹了一筷子鱼肉,“尝尝,这个烤鱼味道特别正宗,很入味,肉还嫩。”

  许念白尝了下,味道确实很好,很开胃,不禁又自己挑了好几块肉。

  她头也不抬,无奈开口,“别看我了,吃你的吧。”

  肖睿也没有被发现的尴尬,毕竟他也不是偷看,而是光明正大地在看。

  “真没事?”肖睿也不会拐弯抹角,他直截了当的问。

  许念白指了指酒,“显然不是没事,但也不是什么天崩地裂的事。”

  “那你究竟是怎么想的?”肖睿刨根问底。

  “挺好的。”许念白停下手里的动作,见到肖睿不相信的眼神,她笑了笑,“真的挺好的,这么多年,他换来换去,对谁也不认真,我就总觉得自己还有机会,就放不下,就跟他耗着。总想着,说不定那天就守的云来见月明了。现在他终于定下来了,也算放了我一条活路,有什么不好的。你不是一直想让我放下吗?”

  肖睿摇摇头,其实从大学开始,他就挺看好许知意跟许念白的。

  许念白这姑娘就是典型的外冷内热,那时候许知意被她扭断了胳膊,他仗着自己受了伤,各种使唤许念白。

  什么“我身上痒,你给我挠挠”、“我要吃水果,你给我削”、“我不要吃整个的,你给我切小块”、“太酸了,我要吃甜的”、“我的衣服只能手洗”、“我要吃二食堂的馄饨”、“怎么放虾皮了,我不要,你给我捡出来”、“把作业给我抄了”………………

  那段时间许念白总是冷着脸,可是许知意要求的事她都仔仔细细地在做,一句解释一句抱怨都没有。

  后来他们发现,许念白为了照顾许知意把兼职全部辞了,连生活费都捉襟见肘。

  第一次他在许知意脸上看到了除却玩世不恭之外的表情。

  从那时候开始许知意就喜欢缠着许念白,明里暗里的帮她处理各种麻烦。有什么好玩的总是找各种理由带着她,他从来不把女朋友介绍给哥儿们,而他们这一群哥儿们都认识许念白。

  肖睿以为许知意碰到克星了,可还没等他幸灾乐祸,许知意就又开始频繁地换女友。

  只是他不管换几个女友,都还是照常不误地缠着许念白。

  肖睿以为是许念白不接受许知意。

  直到大三那次许知意的生日会。

  那时候许知意刚分手,他一点也没有受影响,带着一群朋友出去吃饭唱歌,许念白也在。

  在KTV那个拐角的地方,他无意中听到许念白对许知意说:“许知意,你如果不能接受我就不要再招惹我了,我明明知道我那么喜欢你,你这样对我,我很难受。”

  后来发生了什么肖睿不知道,他只知道生日后的一周,许知意又交了新的女朋友,不是许念白。

  曾经有一次,肖睿问许知意,“我以为你很喜欢小白的,可你为什么不跟他在一起呢?”

  许知意转着笔,漫不经心地说:“也许因为我们都姓许吧。”

  肖睿被深深地噎住了。

  滚犊子,难道同姓还能让你觉得是在乱伦?

  这么多年,作为发小,肖睿是越来越看不明白许知意对许念白的态度了。

  这种似爱而非的感觉就像雾里看花。肖睿真想掰开许知意的脑子看看,他究竟在想什么。

  所以半夜时分他接单许知意电话的时候,毫不犹豫地幸灾乐祸。

  “许知意,我告诉你,你就作吧,等到哪一天小白真的放弃你了,你哭都没地方。”

  许知意顿了会儿,问:“她跟你说什么了?”

  肖睿把许念白的话挑三拣四地告诉给了许知意。

  “行,我知道了。”许知意说着挂断了电话。

  肖睿满肚子的话还没倒完,忍不住骂了声,这厮到底怎么想的,这种操作他是越来越看不明白了。

第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